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夺舍女暗怀不轨心 闭关人苦困相思局1

正文 夺舍女暗怀不轨心 闭关人苦困相思局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二百十六章

    因秦悦不曾设防,所以那鞭子上面的锐气划破了她腰际的衣裳,见一招不成,还不依不饶地缠了上来,意图缠住她的腰肢。

    秦悦好歹也是个化神修士,自不会让人打到眼前来。她腾空一跃,便脱离了迅速移来的鞭子的桎梏,画卷自袖中飞出,接住了半空中的她。

    秦悦一把拽住了鞭子,转过身来,神色清冷。

    面前是一个元初的女修,眸光中满是恨意。

    “我还当是谁,胆敢在门内偷袭我。”秦悦冷笑了一声,“说吧,什么缘由?”

    这个女修秦悦也见过,姓肖名月,当年门派大选之后留下来的新弟子。她这件道器秦悦也见过,可不是梦随之境中那条妄图灭杀自己的红鞭子?

    当初让这个女修拜入灵宇宗,秦悦便觉得不妥,一则是缘于梦随之境的警示,二则是因为肖月竟不惧自己的神识干扰。只是她当初没出什么差错,秦悦寻不出理由把她撵走。现如今百年已过,秦悦已把这件旧事忘了,倒是肖月原形毕露,反令秦悦重又想起了这桩往事。

    肖月功败垂成,很是癫狂地笑了许久,最后才厉声喊道:“你问我什么缘由?杀父之仇可否!”

    秦悦微怔,觉得肖月纯粹在信口胡说。她一向心慈手软,很少出杀招,何曾灭杀了肖月的父亲?

    肖月却没容她细想,手肘用力一收,鞭子便回到了她的手上。她赤红了双眼,不管不顾地冲了过来,尖声喝道:“墨宁!我要同你决一死战!”

    秦悦比她高出了一个大境界,此刻应对起来自是轻而易举,随手回敬了几个法诀,肖月便已满身血迹,遍体鳞伤。

    秦悦上下扫视了她两眼,淡漠而平静,“就凭你这个修为,也妄想取我的性命?”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眼底没有半分轻蔑与不屑,仿佛就在说一件司空见惯的事。这般傲然又尊贵的态度彻底将肖月激怒了,她直勾勾地看着秦悦,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视了半晌,忽的甩出了长鞭。

    秦悦都懒得抬手掐诀,只令画卷前去抵挡。这时,长鞭倏然换了个方向,径直向翡翠打了过去。

    翡翠适才为了方便秦悦斗法,

    便跳出了她的怀抱。此刻它正乖巧地趴坐在秦悦的裙角边上,眼睁睁地看着那鞭子朝自己挥了过来,它的瞳孔里只剩下那道深红色的鞭子,它仿佛闻到了鞭子上的血腥味……

    就在这时,秦悦拖着它的爪子将它拎了起来,凌空旋转了几圈,将那长鞭一脚踩了下去。

    死里逃生的翡翠急促地呼吸了几下,显然心有余悸。

    秦悦冷冷地看着肖月。后者似乎发现了她的弱点,接连甩出了许多道器,都是奔着翡翠去的。

    翡翠都快吓哭了。它常年处于秦悦的庇护下,何曾经历过这等阵仗?

    秦悦眸色一厉。她原本还想留肖月一命,细细问她偷袭自己的缘由,此刻却觉得,那个缘由,不知晓也罢!

    刚准备将画卷祭出来,就听见了二师兄墨宣的声音:“墨宁师妹?”

    然后是走近的脚步声,与此同时还有一连串的质问:“你是谁?跑到玉衡峰这儿来做什么?为何同墨宁师妹起了争执?”

    显然这些质问都是对肖月说的。

    肖月扬着头,一句话也没回答。而秦悦被墨宣这么一打搅,也没有了将她灭杀的心思。收起了画卷,随口问道:“师兄怎么来了?”

    “我洞府离这儿近的很,听见了打斗声,便出来看看。”墨宣答道。他指着肖月,又问了一句:“师妹,这位可是门中的弟子?”

    语中透着迟疑,像是不信门中弟子会和秦悦打起来,毕竟秦悦的修为、身份都不差。

    秦悦点头,似笑非笑:“正是门中弟子,还是我当年主持门派大选的时候亲自选进宗门的。”

    墨宣闻言,又向肖月追问起来:“你是哪一峰的弟子?可有师承?”

    肖月的目光在他和秦悦身上打转,忽然低笑了一声,道:“墨宁道君,你可还记得南域的西门家族?”

    说罢,轻念咒语,整个人竟消失不见了。

    墨宣怔愣了一会儿,眨了眨眼睛,“师妹……这可是瞬移术?”

    好久没有等到回答。侧首一看,才知秦悦也已不见了踪影。

    墨宣现在正是元婴中期,而秦悦不过也才“元后”,只高他一个小境界而已,没想到秦悦的来去他竟分毫不能察觉。

    墨宣顿感挫败,回洞府继续修炼去了。

    秦悦自然去追肖月了。

    墨宣说的不错,肖月使出的确实是瞬移术,能将一个人从一个地方迅速地转移到另一个地方,相当于个人随身的传送阵。不过这个法术也有弊端,一是移动的距离长短依修为而定,若修为不够,至多只能传送百尺远二是这个法术三天之内只能使用一次,而且使用之后会灵力大减。

    秦悦若真是一个元婴后期的修士,断然追不上肖月。.但她并不是。她身负化神中期的修为,再加上一等一的飞行速度,追上肖月不在话下。

    或者说,追上……西门晓月。

    那个女修方才问她,可还记得南域的西门家族,她思来想去,终于想起了西门家那个病弱的小姐,那个名唤晓月的、一心想要夺舍的女修。

    秦悦心道:“想来现在这副躯体便是她夺舍来的。难怪我当初鞭打她的神识,她没什么反应……”

    那时她只当肖月是个真正的炼气期弟子,倘若受到神识攻击,自然会变得神志不清、举止失常。可肖月的内里分明是早已修炼出神识的西门晓月,那一切便要另当别论了。

    以肖月的修为,至多从玉衡峰瞬移到最为偏远的瑶光峰。秦悦踏着画卷,全力追了过去,一边飞一边忖着:“她说我同她有杀父之仇……她的父亲不是西门余庆吗?我何时灭杀了西门余庆?”

    秦悦满腹疑惑,脚下的速度愈发快了。数息之间,便抵达了瑶光峰。散开神识寻觅了一番,锁定了一个方向,快步走了过去。&;010&;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