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夺舍女暗怀不轨心 闭关人苦困相思局2

正文 夺舍女暗怀不轨心 闭关人苦困相思局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

    这是墨安第一次准备晋阶化神。

    此时他已闭关将近百年。按理说,元后修士冲击化神,本不须用这么久的时间,但墨安处事谨慎,自认闭关越久,晋阶之事越是稳妥。

    厚重的灵气萦绕在他的身旁,越积越厚,仿若云雾。墨安的神思却渐渐恍惚起来,耳畔忽然飘来一句:“历来有了道侣的修仙者,修道之心就淡了……”

    似乎是凌玄师尊在同他说话。

    墨安忆起来了,这是当年墨宁师妹结婴大典后,凌玄师尊将他留下来,单独讲给他的话。师尊还道:“你品行端正,修为上佳,我有心让你继承掌门之位,不忍看你滞于修行。你也别耽误了……”

    墨安蓦地清醒过来。

    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

    .

    肖月隐匿了气息,躲在一座碎石的后面。

    她刚刚施展了瞬移术,周身灵力几乎被抽得一干二净。现在藏匿在此,只是想休息一会儿,吃点丹药恢复体力。

    她断定秦悦不会追过来,心中很是庆幸:“幸亏她的修为只有元婴后期……若她早已进阶化神,那我今时今日便在劫难逃了。她现在肯定去召集众弟子寻我来了,我且略略休整一番,寻个契机离开灵宇宗。等她找到这儿来,我早已逃之夭夭了。”

    她心里有了打算,整个人便松懈了许多。谁知下一刻就见秦悦绕过了山石,缓步走来。

    肖月不敢置信:“你,你……”她指着秦悦,一时惊骇至极,话都说不利索了,过了许久才磕磕绊绊地说出一句囫囵话来:“你怎么可能找到这儿来?”

    她借助瞬移术,才得以在瞬息之间从玉衡峰转移到摇光峰,眼前这个女修莫非也用了瞬移术?肖月惊疑不定地打量着秦悦,见她周身灵力充沛,半点没有灵力耗尽的样子,只好推翻了自己的假设。

    “西门晓月,”秦悦平静道,“我希望你明白两件事。其一,即便我仍是元婴后期,你也不可能成功偷袭我,更何况我早在一百年前进阶了化神。”

    肖月震惊地瞪大了眼睛。她怀疑自己听错了,进阶……化神?这个师承掌门的女修,

    如今连六百岁都不到吧?

    “我,我不信!”肖月固执地摇头,“你骗我!你在宗门内为何还要隐藏修为?”

    她若早知秦悦是个化神修士,断不敢上前造次的。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秦悦没搭理她,接着说道:“其二,你的父亲,西门余庆的陨落,同我没有半点干系。你要报这份弑父之仇,恐怕是寻错了人。”

    肖月闻言,柳眉倒竖,立马反驳道:“不可能!当初我夺舍后,便和父亲一起来北川,后来父亲去沧镜寻宝,几十年后气息奄奄地回来,说你害他跌进镜湖,险些丧命湖底!”

    西门余庆临终前的话语一一在肖月脑海中浮现,她眼中的恨色越来越盛,尖声喊道:“我要替父亲报仇!你这个害人不浅的蛇蝎女修!”

    说完掏出了一把弯刀,朝着秦悦捅了过来。

    秦悦一把握住她执刀的手,用力甩开。冷声笑道:“颠倒黑白,不自量力!都同你说了我已进阶化神,还要向我出手,当真嫌命长是不是?西门余庆费尽心思,只知替你寻一个适宜的夺舍人选,倒忘了替你换一个好脑子!”

    肖月从没听过这等折辱之辞,只觉得自己气势汹汹的言辞全被秦悦这几句云淡风轻的话击败了,溃不成军。她想再说些什么挽回一下自己的尊严,却发现在秦悦的世界里,她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根本无足轻重,更不论什么尊严。

    秦悦偏还要往她的心口插刀子,“当年是西门余庆先害我坠入了镜湖,而后我才出招反击。我又不曾取了他的性命,他落得怎样一个结局,同我有什么相干?你不分青红皂白便要寻我雪恨,倒同你那道心泯灭的父亲如出一辙。”

    肖月还不知是自己的父亲最先动手的,闻言不由一愣。

    秦悦看她一副错愕的模样,心里犹豫了几番,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你既胆敢偷袭我,便要做好功亏一篑的准备。你不配为灵宇宗弟子,我允你自行了断。”

    西门晓月为了苟活于世,不惜夺舍他人。这种人不值得她原谅。

    肖月面色一白。自行了断?还不如一刀杀了她来得好!她心里盘算了许久,暗道:“我当年筹谋夺舍,便着意将元神修炼得强大非常,此刻不妨舍了这副肉身,暗令元神逃脱,日后再寻一躯体夺舍?”

    不行,她这副夺舍来的躯体已养了三百年,很是契合,断断不能割舍!以后没有父兄在侧,她只余一缕元神,上哪儿去找一个合适的肉身?

    肖月左右犹疑,彷徨无措,秦悦却不想再等下去了,笑着反问:“你可是下不去手?可要我帮你一把?”

    她忽然想起了当年殒身雷符的席昭,也曾恳求她动手灭杀自己……这段回忆当真说不上愉快,秦悦的神色渐渐冷了下来。

    肖月见她一脸冷色,终于下定了决心,举起手上的弯刀,狠狠扎向自己的心窝。

    这具肉身不要也罢!他年再行夺舍,  改名换姓,她依旧仙途可继!

    鲜红的血迹顺着刀柄流了下来,肖月放在弯刀上的手无力地垂下,她的瞳孔渐渐失去了焦距,整个人都不由自主地向后仰倒。

    秦悦摸了摸怀里的翡翠,翡翠抬起脑袋蹭了蹭她的手掌,仿佛感知到了肖月似有若无的目光,便说了一句:“我怎么觉得这个女修不曾死透?”

    正在向后倒下的肖月身形微怔。

    秦悦也察觉出了不对劲,神识扫过去,果然发现了肖月正在潜逃的元神,连忙甩出一簇灵根之火,那团元神立刻被火焰沾染了,烈烈火苗凭空燃烧。

    元神发出了极其痛苦的声音:“啊……”

    按理说,元神是不可能发出声音的,但这声痛呼却清晰而凄厉,显然痛苦到了极点。可见纯灵根之火,确实威力不比寻常。

    :,!  。

    &;b&;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