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碧玉丹须用玺玉草 洗灵诀堪造纯灵根2

正文 碧玉丹须用玺玉草 洗灵诀堪造纯灵根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九婴死得着实冤枉。

    它先是被音攻折腾得晕头转向,而后又被灵刃伤得体无完肤。眼睛受伤,不能视物,连反击都做不到。

    它可是一只十品的妖修,这两个人修本该不足为虑……九婴怅恨地阖上了所有的眼睛。

    秦悦见九婴渐渐没了声息,便停下了抚琴,对男修道:“你去瞧瞧它死透了没有。”

    男修应了一声,执着长剑,一脸警惕地上前。九婴一动不动,男修又给它补了两刀,终于确定下来:“已经死透了。”

    秦悦这才收起掠影琴,慢慢走上前。

    九婴于她而言,算是一个庞然大物。抬头望去,灵刃已将它伤得千疮百孔,几条蛇尾扭曲地缠在一起。

    秦悦捡了一根树枝,拨开九婴的蛇尾,里面还有三株不曾入腹的灵草,一个妖兽,和一个人修。

    适才灵刃密集,这一兽一人难免被误伤了。人修倒还好,尚有一丝求生的意志,避开了一部分灵刃。此刻虽然已没了意识,但还剩一口气在。那妖兽就没有这么好运了,本就是个修为低微的小妖,经受了这等狂风骤雨般的袭击,早就一命呜呼了。兽身上还有不少血窟窿,还在向外汩汩流血。

    秦悦沉默了一会儿,将这只妖兽拖了出来。

    那男修看见妖兽反倒一喜,提起长剑,熟练地将妖兽开膛破肚:“道友,这是赤皮金花鼠,炼器的好材料,你我平分了罢。”

    秦悦摇了摇头:“我暂不想炼器。”她给那个气息奄奄的人修喂了一颗丹药。至于此人能否活下来,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男修沾沾自喜地将那赤皮金花鼠的皮毛肉骨收拾好,将它的妖丹也剥了出来,心满意足地放进了乾坤袋。

    “我已被九婴困了整整十年有余,今日多亏了道友,要不然我兴许就被这妖物一口吞食入腹了。”男修抱拳,“道友今日搭救之举,某定不相忘!”

    “我也只是自救罢了。”秦悦淡淡地答道。

    “我姓苏,单名一个沐字,玄城人士。”男修自报家门,又问,“敢问道友姓甚名谁?”

    秦悦随口答道:“墨宁,一介散修。”

    她小心翼翼地旋开九婴的蛇尾,将裹在其中的三株灵草取了出来。

    这似乎是上古时期才有的灵草,名唤“玺玉草”。秦悦对着阳光端详了一会儿,道:“苏道友,你方才既已拿去了那个妖兽,那这三株灵草便归我所有,如何?”

    在灭杀九婴的过程中,秦悦的音攻可谓点睛之笔,莫说是三株灵草,便是让苏沐将全部身家交出来偿谢,也不算过分。苏沐正想点头,忽然瞥见了她手上的灵草,神色又变得迟疑起来。

    “墨宁道友,”苏沐语带犹豫,“你可否将这灵草……分我一株?”

    秦悦抬眸:“哦?”

    “玺玉草,是炼制碧玉丹的必需之物……”苏沐搓着手掌,慢慢走上前来,“不瞒道友,几十年前我得了一本秘籍,唤作碧玉洗灵诀,能将杂灵根慢慢转化为纯灵根……道友若不介意,我便用这本秘籍,换一株玺玉草如何?”

    这个交易对普通人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但对秦悦而言,可有可无。

    她一身纯灵根,再无须净化灵根的秘法了。

    苏沐见她不答应,便当自己出的筹码不够,狠了狠心,道:“我再加两万个灵石!”

    真不幸,秦悦也不缺灵石。

    她手上转着玺玉草把玩,心里细细回忆了起来碧玉丹,似乎出自玉泉丹书……

    这时苏沐又道:“再加两枚品阶不错的增寿丹!不能再多了!”

    秦悦不知想起了什么,含笑道:“成交。”

    笑吟吟地将一株玺玉草递给了苏沐。

    苏沐先将玺玉草稳妥地收好,而后才把方才承诺的东西拿了出来:一本古籍,一个乾坤袋的灵石,还有两枚华光闪闪的增寿丹。

    增寿丹,顾名思义,便是可以增加寿元的丹药。这也是上古时期才有的灵丹,是改天换命、增添寿数的妙药。不过秦悦寿元充足,暂时用不到它。

    苏沐给她的增寿丹品阶尚可,大抵能增加三百年到五百年的寿元。她把丹药收好,打算留着日后赠给不甘面临坐化的师友。

    苏沐又挽起了长剑,开始拆分九婴的肉骨。

    九婴是个凶兽,身上的皮肉大多带了几分煞气,没有炼丹炼器之用,唯有一颗妖丹尚可入药,可以制成丹丸,供人修闭关修炼时服用。

    苏沐主动将妖丹一分为二,递给秦悦,然后神秘兮兮地说道:“据说九婴一族的妖丹有一个妙用……”

    秦悦来了兴趣:“什么妙用?”

    苏沐也不藏私,直言不讳:“将它的妖丹磨成粉末,融在符箓里,可以增加制符成功的概率。”

    秦悦点点头,将妖丹收了起来。

    两人一同踏上飞行道器飞走。

    苏沐高秦悦一个小境界,是以能赶上她的飞行速度。二人结伴飞了日,依旧没有离开这片森林。

    秦悦慢慢停下画卷,“苏道友,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苏沐警惕地望了望四周,颇为谨慎地说道:“我已用神识探查过了,没有什么异常。”

    “我是说,”秦悦抿了抿唇,“我们这么久都没有飞出这片林子,道友不觉得奇怪吗?”

    苏沐怔了怔,然后十分认同地点头:“道友言之有理!”

    秦悦郁结。她方才说这个人缺心眼儿,果真不曾说错!

    “据我判断,你我现在正陷在一个机关内部。”秦悦徐徐说出自己的想法,“这个机关另成一个世界,我们看似在前行,实则一直在这里面兜圈子。”

    苏沐讶然:“机关术?道友可确定?”

    秦悦笃定地点了点头。她原本以为,那个九婴便是这个机关的设置目的,只要九婴身死,机关便也不复存在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苏沐落到了地面,翻出了好几个玉简,细细翻看起来。

    秦悦盘腿坐下,支着下巴看着四周的树木,默默地揣度着机关主人的用意。忽然听见苏沐问了一句:“道友可是深谙机关术之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