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得宝人推演传送阵 借灵身觅求惊世名1

正文 得宝人推演传送阵 借灵身觅求惊世名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二百二十五章

    很快就有人接着加价:“一万两千个灵石。”

    苏沐颇有深意地朝秦悦那儿看了一眼。

    秦悦懒懒散散地说道:“两万个灵石。”

    她加价的幅度太大,反倒让别人望而却步,场内一时寂静无声,苏沐的神色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好在这份寂静并没有维持多久,很快就有人接着喊道:“两万两千个灵石。”

    苏沐顿时喜笑颜开。

    秦悦继续加价:“三万个灵石。”

    苏沐又提心吊胆起来。

    不过须臾之后又有人应和了秦悦:“三万五千个灵石。”

    如是几番你来我往,这件天阶法宝的价格便被抬到了十万个灵石。

    苏沐嘴角的笑意愈发深了,示意秦悦停下,免得价码太高,把人家吓跑。

    秦悦自然不理他,照旧喊价。

    苏沐渐渐察觉出了不寻常,听着秦悦势在必得的喊价声,他的心底猛然跳出了一个念头:“莫非墨宁道友很属意这件道器?”

    那,再这般僵持下去,倒是没有必要了。

    于是苏沐十分尴尬的开口:“诸位道友,实不相瞒,这件道器有一个缺陷,便是只适宜女修使用。”

    众人将信将疑:“当真?可是自古以来,玄天七剑都没有这种说法啊。”

    苏沐信口胡诌:“炼制这个法宝的化神期前辈,生平最是敬服勤勉修行的女修,所以特意为女修炼制了这样一件道器。”

    说得倒是一板一眼,挺像回事儿的。

    方才竞价的除了秦悦都是男修,闻言自然都打了退堂鼓。玄天七剑遂归了秦悦。

    一场扑买便结束了,众人三三两两地离开,苏沐赚得盆满钵盈,见秦悦走过来,便将灵石分与她,还将玄天七剑递了过去,一边数着灵石一边问道:“你看中了这件道器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秦悦接过剑,细细打量,“先前不曾注意,一则我不缺道器,二则我不知这是天阶的法宝。”

    “天阶,也就是个传说罢了。”苏沐的神色倒是淡然,“虽说修仙界中传世的天阶法宝数量很少,但世人有所听闻的也有几十件之多了,更别说那些不曾公之于众的了……你修道至今,可曾听说哪个天阶道器得尽造化,自己升品了?”

    秦悦摇了摇头,心中一阵失落。就连听闻“天地玄黄”四品,都是翡翠告诉她的。想来也是,倘若当真是难得的灵宝,苏沐定会留给自己,又怎么可能拿出来售卖?

    秦悦将剑扔进袖子,幽幽地叹息了一声。

    苏沐盘点好了灵石,颇为餍足地走上前来,神采飞扬,“墨宁道友,我家就在前面不远处,你且在此等等,我去寻个高阶的传送阵给你。”

    秦悦笑着致谢:“有劳。”

    没想到苏沐还记得这回事。

    苏沐大摇大摆地飞进了不远处的府邸,不消片刻,又飞了回来,手上拿着一个阵法和一个乾坤袋,“墨宁道友,这个阵法是个随身阵法,只要你身在玄城,不论你在何处,皆可被传送到我家门口。”

    他往那间府邸的方向指了指。显然这个随身阵法便是他家中子弟的随身之物。

    秦悦点点头。

    苏沐又把手上的乾坤袋递了过去。

    秦悦愣了一下,打开来看,竟是一袋子五颜六色的霓虹。

    苏沐迟疑了一会儿,才道:“你我同行了这么久,我也不好意思再收你灵石……”

    先前他说要以一灵石十株的价格卖给秦悦。

    秦悦竟然有几分感动。正打算将那把霓虹接过来,便听苏沐继续道:“这样吧,这些双色草你拿去,给我一百个灵石就行。你放心,这里绝对不止一千株。墨宁道友,和你同行挺让人高兴的,但灵石不能不收。”

    语气还颇为诚恳。

    秦悦的感动之意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僵硬地拿出了一百个上品灵石,“阁下也真是……性情中人。”

    苏沐竟颇为自得。

    .

    精致的玉石迸发出温润的光芒,秦悦双手打着法诀,寻根究底般地演算着面前的阵法。

    那日,她与苏沐告别之后,便在玄城中漫无目的地闲逛了许久。本意是想寻秦昌,奈何一直无缘得遇。碰巧彼时人修同妖兽起了争执,她想置身事外,便在靠近城郊的地方开辟了一处洞府,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研习阵法。

    此刻她面前的阵法正是苏沐给她的传送阵。

    除却可攻可守的护山大阵,传送阵便是阵法一道之中最难演算的。传送阵又分为了好多种,单向的,多向的,短距离的,长距离的,固定的,随身的……品类繁杂,数不胜数。

    苏沐给她的这个随身传送阵品阶不差,演算步骤也很复杂,秦悦当初拿出来推演的时候很是满意:“苏沐倒果真给了我一个高阶传送阵。他以霓虹换我一百灵石的事,我便不计较了。”

    但结局是,三个月过去了,她仍然没有算出一个究竟。

    秦悦心想:“人道是,天下难事,必作于易。这世间诸事都讲求循序渐进,从没有一蹴而就便可的。我不如先从最为简易的传送阵开始研习,参悟透彻了,再来琢磨这个高阶传送阵。”

    她也不愁去哪儿寻一个简易的传送阵。她记得,月前从那丛林深处的机关离开,便是借由了一个蒲团底下的传送阵。

    她这间洞府距离城郊森林不远,当天下午,她便踏上画卷,原路去往了那片桃源,对着其中的阵法推演了许久,渐渐体悟出几分意思。

    传送阵之所以难以演算,是因为它涉及了两个地点,若要设阵,须对两处地形、往来路线了然于心。

    这和她以往推演的阵法不同。以往她只须耐心谨慎,专心埋首演算便可,但传送阵不可凭空想象,它需要山川地理,了然于心。

    又过了三个月,秦悦才领悟透彻了。就地取出了苏沐给她的高阶传送阵,神识探入阵法,沿着盘根错节的算法,一步步地推演起来,心思慢慢放空,渐渐地,眼前只剩下一间竹屋,一方玉石,一个阵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