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得宝人推演传送阵 借灵身觅求惊世名2

正文 得宝人推演传送阵 借灵身觅求惊世名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也不知过了多久,秦悦终于把面前的传送阵完整地推演了一遍。闭上眼眸,眼前仿佛能出现玄城的地形全貌,宽阔的大道,抑或阡陌交通,甚至熙熙攘攘的人群,都仿佛在她眼前浮现。

    恍然间,有拨云见月之感。

    再仔细回忆着当年在灵宇宗演算的传送阵,秦悦若有所悟,看着手中的随身传送阵,终究没舍得动它,遂对着竹屋里面的阵法推演了一番。

    算到一半,整个阵法突然不受她的控制了,如当初那般,倏然冒出了耀眼的白光。秦悦愣了愣,好奇地看过去,只见阵法内部正在高速地旋转,形成一个漩涡模样的存在,然后白光越来越盛,突然凝聚到了一起,形成了一个极小的珠子。

    秦悦连忙往后退了一步,唯恐这个珠子给她一记杀招。

    珠子浮在半空,一直骨碌骨碌地旋转着,而后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突然朝床榻一角飞了过去。

    那个地方正是竹屋原主人那个化神期男修……的尸首。

    珠子扑通一下没入了男修的眉心。

    下一刻,秦悦清晰地看见男修的手指动了动,然后整条手臂都抬了起来。

    死,死而复生?这是什么邪术!

    抬起的手臂撑着床榻,支起了上半身。紧紧阖上的眼眸缓慢地睁开了,黑紫的脸色倒是没变,看上去诡异而可怖。

    秦悦怔了一怔,拔腿就跑。

    “道,道友……”身后传来了极其虚弱的声音。

    秦悦一步也不敢停留,跑得更快了。

    她现在真希望苏沐也在,至少有人陪着她一起惊慌失措,若遇险境,也可一同面对。

    “道友,且慢……”身后的声音愈发孱弱了,听起来似乎虚无缥缈,“我要告诉你一个天大的机缘。”

    生死关头,秦悦岂是受这等诱惑的人?

    没错她是。

    秦悦下意识地停了停脚步,但周身气息还是戒备而紧张的,时刻准备逃跑。

    “关于……天阶法宝升品的秘密……”那个男修断断续续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秦悦心头一跳。

    “你有什么条件?”秦悦没有再跑,但也没有转身,就站在原地,高声问了这一句。

    “我一身炼器才能,无人知晓。”男修说话渐渐连贯了许多,“我想要……名扬天下。”

    秦悦微怔。她以为男修会让她灭杀自己的仇敌,或是托付他的后辈,没想到男修想的竟是想让自己扬名立万这种虚名。

    修仙之人,活着的时候想要扬名不难,就如秦悦这般,参加一个斗阵大会,便可传美名于世人。但陨落之后,再想扬名天下,便不是一件易事了,更何况这男修生前本是寂寂无名之人。

    秦悦思来想去,最后仍然没有答应。她只能在玄古之城待两百年,她担心自己平白得了这份机缘,却没有能力替男修实现遗愿,最后反倒误了她的道心。

    她犹疑了一会儿,还是坚定地往外走了。她唯恐自己再待在原地会经受不住诱惑。

    “罢了罢了。”她前脚刚踏出房门,身后便传来了一道无奈的叹息,“你只消允我尽力而为……便可。”

    秦悦收住脚步。这男修的意思是……她只要尽力让他扬名天下,就能获知那个关于天阶法宝升品的秘密了?

    秦悦点了点头,随后想起男修看不到这儿,便道:“我答应。”

    男修显然疑心病极重:“那你以修为起誓。”

    秦悦依言指天起誓,而后很没骨气地道了一句:“敢问道君名讳?”

    “我姓许,单名一个典字。”

    秦悦期期艾艾地问道:“那,那敢问那个天阶法宝升品的秘密是?”

    “都记在这里了。”许典长叹了一声,“这法子我死守着也没用,还不如造福世人。”

    秦悦的神识小心翼翼地向后探去,看见许典从丹田里拿出了一枚玉简。

    她心下叹服。上回苏沐把他两个袖袋全都翻遍了,储物空间和乾坤袋里的东西都被他二人瓜分了,谁知许典会把这般重要的东西藏在自己的丹田?

    但这个藏东西的法子确实巧妙。但凡正道修士,都不可能剖开旁人的丹田,去瞧瞧里头有无灵宝。

    许典重重地咳了几声:“我这个借灵返神的法子,只能维持片刻时间。道友,请务必记住你答应我的事。”

    借灵返神……他指的是自己死而复生的事吗?秦悦还没来得及答话,许典便软软地向后倒下了,气息全无。

    秦悦的神识虽看到了这一切,但人还留在竹屋门口,直到几天以后,许典一直没有动静,她才敢慢吞吞地朝里面走去,拿起玉简,又飞快地跑了出来。

    她也怕许典正在养精蓄锐,等她一进去便夺舍她……手上这枚玉简,只是骗她前去的诱饵……

    好在这些荒诞的想法都没有成真。

    玉简上记载了许典口中的“借灵返神”:在阵法中埋下大量的灵力和一缕元神,若自己以后不慎陨落而尸骨尚存,一旦有人触动这个阵法,灵力的主人便可死而复生……一小段时间。

    此后便灵力消失,元神俱散,再无活下去的可能了。

    秦悦看到这儿,紧张的情绪终于缓和了不少。大略扫了一眼玉简后面的内容,大抵都在讲天阶道器的升品秘法,写得很杂乱,应是许典有所体悟的时候随手记下的。

    “确实是个炼器之材,可惜名不传世。”秦悦摇了摇头,把玉简收了起来。

    竹屋里面的传送阵已经消失不见了。秦悦只好借助苏沐的随身传送阵离开。一阵头晕目眩之后,她便到了苏家府邸的门口。

    这时,府中恰有一个男修开门出来,神色恹恹的,似乎壮志难酬。不经意间抬头,正好看见秦悦,连忙跑到她面前,行了一个大礼:“我就知道,道君不会弃我于不顾。”

    秦悦还沉浸在传送阵后遗症里面头晕目眩,耳鸣脑胀。恍惚听见有人说话,迷蒙着眼睛看了好一会儿,终于把眼前的人认了出来:“苏澈?”

    她揉了揉脑袋,接着问道:“你适才说什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