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两阵法换来燕石谜 九婴丹添诸隐身符1

正文 两阵法换来燕石谜 九婴丹添诸隐身符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二百二十八章

    秦悦走到了树荫下。此刻正是傍晚,夕阳的余晖被繁茂的树叶遮蔽得严严实实,手中红艳艳的花朵在微暗的天色下,渐渐冒出了淡淡的光芒。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花瓣的颜色,秦悦觉得这花儿冒出来的光芒带着一种妖冶的血腥色,刺目而诡异。

    秦悦想了想,还是把花扔了。反正也只是一株没灵气的凡物,留着也没有什么用。

    天色向晚,一轮冷月挂在了半空。秦悦本打算回洞府歇着,见此情景却不自觉地驻足。

    她从未这般清晰地品味森林月夜。

    朗月当空,整个世界都变得格外静谧,仿佛睡着了一般。郁郁葱葱的树影在朦胧而清澈的月光下,婆娑摇曳。浓密的枝叶不再如白日那般苍翠,映着月华,枝繁叶茂的参天古木就像是水墨画上的剪影,却也不同于画笔之下的沉寂微风拂过的时候,树叶便开始“沙沙”作响,花枝招展,热情可爱。

    这是秦悦以往踏着画卷,自森林上方匆匆飞过之时,未尝得见的景象。

    她轻轻闭上了眼睛,感觉自己的神识不由自主向外探索,向四面八方延伸,她看见了如练的月华铺就在宽大的树叶上,也看见了纤细的枝桠上摇摇欲坠的露珠,还看见了树上栖息的松鼠毛茸茸的尾巴,树下一块大石上面的暗纹

    秦悦突然睁开了眼睛。

    她怎么觉得,那块大石有点眼熟?

    待走近了借着月光细看,才知这块石头正是隐石。

    就是她几番得遇却没有办法打开的隐石。

    秦悦一时兴起,把碧攸唤来,问道:“你可认识这种石头?”

    木莲绕着隐石飞了好几圈,最后慢吞吞地飞了回来,沮丧道:“不认识”

    秦悦叹了一声,心道:“指望一个器灵懂什么?”

    她将隐石收进储物空间,暂时没有了继续赏月的心思,遂踏着木莲回了洞府。

    木莲四处蹦跶着玩,秦悦唯恐它无聊,便把小元婴放出来陪它。小元婴素喜奇花异草,此刻见了一朵木制的莲花,倒也觉得新奇,时不时伸出肉乎乎的小手,摸摸木莲的花瓣。碧攸更是孩童心性,被小元婴逗得不亦乐乎。

    次日,秦悦飞去了坊市,比照着玉泉丹书上的记载,将丹书上面提到的珍奇灵草全都买了下来。她心中暗忖:“玄古之城每三千年才开启一次,下回来这儿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趁这处宝地还不曾关闭,赶紧把不传于后世的灵植都买齐了才好。”

    她出手阔绰,兼又修为高深,各大商铺都对她笑脸相迎,几日下来,倒也集齐了不少灵材。

    只是一直没有遇见秦昌。

    秦悦已从最开始的焦灼转为了淡然。她早就不是事事都需要师尊陪同的无知弟子,在外历练之时,已堪独当一面,无须旁人在侧护持。

    又过了几天,秦悦再次出门采购的时候,恍然觉得街头巷尾的气氛变了许多。不复过往的熙熙攘攘,热闹非凡,反倒隐约有一种剑拔弩张的意味。秦悦心下讶异,连忙向街头的摊主问询其中缘由。

    那摊主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道:“道友有所不知,那妖族哎。”

    秦悦神色微妙。道友,你这说了跟没说一样啊!

    她只好顺着摊主的话继续问道:“妖族如何了?”

    “妖族表面上同我们人修和平相处,实则,”摊主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声音,“实则想方设法地迫害人修,意图将我们人族赶出玄城!”

    “此话当真?”

    摊主斩金截铁地点头:“千真万确!那害人的妖兽就在城郊的林子里头,专找落单的人修下手!”

    秦悦心念一转,径直朝先前那只妖燕的店铺走去。心道:“趁现在人妖二族还维持着表面的和平,我赶紧把燕石的奇特之处问来免得再过几天,人妖二族彻底决裂了,妖燕见我便打,再不肯将燕石种种告知于我。”

    她只是一个后世的来客而已,再过一百多年就会被传送出去,回到万万年后的北川。这里的人修和妖兽如何争斗,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妖燕看着匆匆走来的人修,放下了手中正在钻研的阵法,挑起了眉梢:“是你?”

    她记得,几十年前,这个人修为了看燕石一眼,给了自己好几瓶丹药。

    秦悦点点头,脸上堆起笑意,“实不相瞒,我今日来此,是想问道友一件事。”

    妖燕站了起来,神色寡淡:“你不必称我为道友,你们人修不是说,道不同,不相为谋?”

    秦悦牵强地解释道:“大道三千,仙道是道,妖道也是道。”

    妖燕面不改色,继续说道:“我知道你要问我什么,不就是妖族迫害人修的事吗?”

    “不是”秦悦摇首否认,话音未落,便听妖燕继续道:“我告诉你,我们妖族亦有自己的尊严,那等偷鸡摸狗、暗中害人的事,我们不屑为之!说什么妖族表里不一,迫害人修,说不定就是你们人族贼喊捉贼!”

    秦悦耐心地听她说完,然后才接着道:“我并非为此事而来。我今日来此,是想问你,燕石有何奇异之处?”

    那妖燕听见“燕石”二字,通身的气息便警惕了许多。待秦悦一语尽了,便摊了摊手,冷冰冰道:“无可奉告。”

    说完便不再搭理秦悦,寻了把椅子坐下,继续研究起了手中的阵法。

    秦悦瞥了那阵法一眼。那是一个中品的困阵,不繁不简,想来这个妖燕研习人修的阵法之道已有了一段时日。

    秦悦眸光一转,不动声色地拿出了一块石头。这里面同样埋了一个阵法,可幻可困,是她以前闲暇之时随手设下的,和此刻妖燕手中的那个困阵相比,不知繁复了多少倍。

    她走上前,“你瞧瞧这个阵法如何?”

    妖燕近日花了不少心思在研习阵法上,闻言立刻抬首看过来,见秦悦手心躺着一块黑不溜秋的石头,心知是个高阶阵法,奈何拉不下脸拿来细看,只好满不在乎地说道:“这阵法丑的很!我看没什么新奇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