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两阵法换来燕石谜 九婴丹添诸隐身符2

正文 两阵法换来燕石谜 九婴丹添诸隐身符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悦微微笑道:“我记得燕石的外观也只是一块平淡无奇的石头罢了,敢情也是一件寻常之物?”

    妖燕下意识地反驳:“燕石暗藏乾坤造化,自是不同的!”

    话一出口,妖燕就意识到这人修在故意套她的话,懊悔地抿了抿唇,缄口不言了。

    秦悦暗暗记下“乾坤造化”四个字,继续试探着说道:“燕石毫无灵气,还不如我这个高阶阵法呢。”

    这回妖燕没有再上她的当,闻言冷冷哼了一声,什么也没说。

    秦悦又试了几次,将话题带到燕石上,那妖燕却打定了主意不再说话。

    有时候,身负灵智的妖兽,比人修还要难缠。

    秦悦只好再拿出一个更为高阶的阵法。这个阵法依托在一枚暖玉之中,外观看上去颇为精致,她无奈道:“那你看看这个如何?”

    妖燕微微抬眸,视线落在了暖玉上面。玉质温润,光华流转,比方才那个冷冰冰的石头好看了不少。妖燕忍不住动了动手指,她一个女妖,对这等精致的美玉天生没有抵抗力。更何况,她能隐隐感觉到,这个阵法的品阶,比刚刚那个埋在石头里面的阵法品阶还要高,

    秦悦状若无意地将暖玉往前推了推。

    妖燕暗自挣扎了一番,终于开口道:“燕石……其实是一个随身洞府,外观与寻常石子一般无二,里面却自成一方天地。”

    说完,便一把将暖玉抢了过来,扔进了自己的妖丹。

    随身洞府?秦悦微微敛眉。天阶法宝升品,为何需要一个随身洞府?

    “那燕石内部还有何不寻常?”秦悦寻根究底。

    妖燕一声不吭,专心致志地看着眼前的阵法,仿佛没有听见秦悦的话。

    秦悦只好故技重施,又拿出了一个外观好看的阵法,放到了妖燕面前。

    妖燕抬了抬眼皮,嘴角不着痕迹地露出了笑意,眼疾手快地将阵法拿了过来,慢悠悠道:“燕石之内,有天有地,有荒原有沃土,有海洋也有高山,日月星辰,一概不缺。”

    秦悦点了点头。那就相当于一个全新的世界嘛。

    “而且燕石之内自有灵气,循环不休,无须外界灵气供给。”妖燕接着道。

    秦悦眸光一亮。一般随身洞府都仰赖外界的灵气而存在,不会自有灵气循环。

    妖燕说完了这些,又不吱声了。

    秦悦再度拿出一个阵法,妖燕看了一眼,强忍着不去伸手拿,摇摇头道:“燕石也就这些不寻常的了。”

    秦悦只好作罢。

    转身离开店铺,远远地瞧见一个男修的背影,像极了师尊秦昌,连忙快步跟了上去。那男修七拐八绕走了好久,最后走到了城主府前。

    这时秦悦也慢慢走近了,才发现此人并非秦昌,只是背影同秦昌相似罢了。

    正巧此刻城主府出来了一个人,看见秦悦,愁眉苦脸地走过来打招呼:“这位道友,好久不见了。”

    秦悦定睛一看,这人竟是先任城主徐知禹。

    她望了望徐知禹身后的府邸,好奇问道:“你现在还在这里……卖玉简?”

    徐知禹挺起了胸膛:“道友,人妖二族已在几十年前和解了!现今玄城虽然在妖修的掌控下,但城主府已经允许人修自由进出了!”

    秦悦又觉得自己不能和他交流了。他虽然说了好几句话,可没有一句回答了她的问题。秦悦咳了一声:“所以?”

    “所以我即便在这儿售卖玉简,也……不以为耻!”徐知禹说得激情澎湃,“人修和妖兽,应该和乐一家亲!”

    秦悦随口道:“我怎么听说,妖族在城郊迫害人修?”

    虽然后来妖燕否认了这个说法。

    “道友,此事另有隐情,我告诉你,你可不要告诉别人啊。”徐知禹神秘兮兮地说道。

    秦悦诚恳地点头,“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说与旁人听。”

    徐知禹附耳过来,小声道:“那个躲在城郊残害人修的……是个怪物!并非妖兽,而是妖化了的人修!”

    妖化了的人修迫害人修?秦悦莫名觉得怪异。

    “此事是现任城主亲往城郊森林,连续查探数日之后发现的。”徐知禹慢慢道来,“据说那怪物还养了一大片邪花,专以人血灌溉。现如今,暂时寻不到那怪物的老巢,只好叮嘱城中修士,这几日莫要往城郊森林去了。”

    几日前刚从那片林子赏月归来的秦悦背脊一凉。

    徐知禹觉得她神色有异,顺口问道:“怎么了?”

    “我不久前刚从城郊那儿过来。”秦悦道,“倒不曾遭遇什么险境。”

    徐知禹给了秦悦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

    这时走来了一个男修,似乎是徐知禹的旧识,后者喜笑颜开地迎了上去,“赵兄!别来无恙!”

    男修哈哈大笑道:“徐城主,许久不见,你的修为稳固了不少啊。”

    这个男修的声音有些耳熟,秦悦回头去看,竟是先前在城郊森林遇见的那个鹰钩鼻男修,姓赵名伟。

    两个旧友得遇,想必有不少话要聊,秦悦不欲多留,转身走远了,隐隐约约听见徐知禹说了一句:“赵兄,我实话跟你说,此事另有隐情!”

    然后便是刻意压低的声音:“我告诉你,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啊。”

    秦悦摇首失笑。

    她飞回了洞府,将这几天购置的灵材分门别类地收拾好,忽而看见了九婴的妖丹。

    苏沐曾说,将九婴的妖丹研成粉末,融在符箓里,可以增加制符的成功率。

    秦悦想起了许多年前制作失败的隐身符,顿时来了兴致。

    她先将九婴的妖丹磨成了粉末,而后取出一叠青玄纸,用生妙笔一笔一画地勾勒出隐身符的图案,随后添入妖丹的粉末,双手掐诀。

    符箓华光微闪,秦悦心头一喜。但是很快,那道华光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整张符箓也成了一片废纸。

    秦悦沉默半晌,暗道:“莫非是隐身符品阶太高的缘故?当年我制作低阶符箓的时候,倒是一次便成功了。”

    她想了想,便按照昔年制作低阶符箓的方法,着笔画了一张符文,法诀打完之后,这张符箓同样华光一闪,迅速消失不见竟然也失败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