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探裂痕秦悦遁密道 掷灵力曾义畏火光1

正文 探裂痕秦悦遁密道 掷灵力曾义畏火光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二百三十一章

    色晦暗不明。   秦悦踏着木莲,飞往了城主府。

    这回她倒是见到了那只凰鸟,凰鸟身旁竟站着苏澈。

    苏澈看见秦悦,顿时露出了喜悦之意,“我正在和城主商讨灭敌之策,没想到前辈能来助我们一臂之力!”

    他的“灭敌之策”,指的就是灭杀城郊森林中的怪物。

    秦悦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苏澈难得对了一回,她的确是为玄城这起祸事而来。

    刚刚兰棋奄奄一息之时提到了“人修”,“畏光”几个字眼。彼时秦悦不明所以,问她:“什么人修?”

    “他穿着黑色的斗篷……”兰棋只来得及这一句,整个人便软软地倒了下去,伏在秦悦的裙角旁边。

    秦悦揣测,她口中的那个“人修”,便是近日在玄城传得沸沸扬扬的森林怪物——那个妖化了的人修。

    于是此刻她把诸事娓娓道来,从先前偶然见到的裂痕,到适才的兰棋,最后轻叹了一声:“可惜那个打开裂痕的手诀我不曾看清,不然兴许能入内一探。”

    “我看清了!”话的是碧攸,语气颇为得意,“那日裂痕开启,我便在你身后,那姓宋的男修打出来的法诀我都看见了!”

    秦悦喜道:“果真?”

    碧攸重重地“嗯”了一声,然后声音就变得忧愁起来:“可惜我既没有胳膊也没有手,纵使知道法诀若何,也没办法告诉你啊。”

    秦悦莞尔笑道:“这倒不是难事。法诀虽然千变万化,但手势也就那么几种而已。我将几种手势挨个儿打出来,若合了那手诀的第一步,你就一声。第二步,第三步亦如此。”

    倘若知晓了法诀的每一步,整套法诀自然也水落石出。

    碧攸应了下来,还甜甜地:“主人当真足智多谋。”

    但秦悦摆出了好几个手势,碧攸都摇了摇莲花瓣,皆称“不是这样”。秦悦觉得奇怪,她所知的手诀也就这几种了。碧攸心里一急,径直飞到了城主府的大门旁边,青碧色的光芒噼里啪啦地砸向了大门。

    苏澈看得目瞪口呆,那凰鸟也是一脸诧异。

    秦悦只好向他们二人解释了一番:“想来器灵这么做自有它的用意。”

    凰鸟温煦而笑,看向秦悦的目光满是依恋和孺慕。

    片刻之后,青芒散去,碧攸飞回秦悦身边,音色明快:“主人请看!”语气很是骄傲。

    秦悦朝城主府的大门望了过去。木质的大门上出现了深深的凹陷,而那些凹陷组成了好几十个图案,竟是一幅幅生动的手诀图解。

    秦悦拍了拍木莲,“应是你足智多谋才是。”

    这个手诀同她过往所见确实不太一样。秦悦耐心看了一遍,将每一步手印记在心里。

    “我先去那道裂痕里面一探究竟。”秦悦估算了一下时间,“倘若十后,我没有回来,你们再做其他打算。”

    “前辈,我同你一起去!”苏澈上前一步,露出了慷慨赴死的决绝之色。

    秦悦扫了他一眼,摇否决道:“不行,你修为不够,还是别跟来了,免得拖我后腿。”

    元婴中期的苏澈陷入了沉默。

    秦悦踏上木莲,正打算飞走,忽然觉得有人在抓自己的袖子,低头一看,便见凰鸟的两只手紧紧地拽着她的衣袖,眸光中满是忧虑。

    秦悦安慰道:“你放心,我既然胆敢前去,定然有几分把握。”

    凰鸟低低道:“母亲……”终是点了点头,松开了衣袖。

    秦悦直奔城郊而去。

    前几,她突然想起秦昌过,若想离开玄古之城,有两个法子,一是等两百年后被古城传送出去,二是掐一段法诀,再用灵力打开一个通道,而后便可主动离开。这两个法子都能回到后世,只不过前者的目的地是北川,后者目的地不定罢了。

    所以秦悦此刻无所畏惧。她心想:“倘若待会儿遇上什么险境,我大可一走了之,实在无须担忧。”

    几日之后,她便抵达了森林中的那片空旷草地。盘腿坐在木莲上,深呼吸了几下,抬手掐起了法诀。

    裂痕缓缓出现,将草地分为两半。秦悦打起精神,心翼翼地乘着木莲飞了下去。

    里面确实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秦悦立刻放出神识,向四面八方铺展开来。这里空荡荡的,并无奇特之处。再往下飞了几丈远,便瞧见了那丛红艳艳的花儿,恰在此时,神识忽地一痛。

    原来这丛看似毫无杀伤力的凡花,可以攻击神识……秦悦暗暗警惕起来。

    这时,细微的风声从某个方向传来,秦悦下意识地朝那儿望去,神识一扫,顿知那里有一个人修。

    人修……大抵不会是什么正常的人修,要么是个傀儡,要么是那修习邪术的怪物,而且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耳畔响起了似有若无的歌声。秦悦定定地朝那人修的方向看了过去,也不知是不是她的幻觉,她仿佛看见了那人修黑白分明的瞳仁。

    耳畔的歌声渐渐明晰起来,秦悦下意识地向后一躲。胸前的衣襟似乎被尖锐的指甲划破了,布帛碎裂的声音传了过来。显然她的动作若慢了一步,那锋利的指甲划伤的就是她的人。

    秦悦心念一转,试着向左闪避。随后她便清晰地感知到,这个人修如鬼魅一般跟了上来。

    于是秦悦判断:“看来他能在黑暗中视物,至少可以辨别我的所在。”

    对手的优势,自然越早消失越好。秦悦毫不犹豫地取出千莲幽火,照亮了裂痕中的世界。

    面前的人修的确是个怪物。他穿着黑色的斗篷,相貌极其可怖,脸上遍布着深深的刀疤,如兽族一般长着密密麻麻的兽毛,几乎看不清五官,唯有一双眼睛没有被兽毛覆盖,可以让人看清其中的凶恶。

    他看着秦悦手中的千莲幽火,阴森森地笑了起来,轻飘飘地打了个响指,一股水流凭空出现,朝千莲幽火浇了过去。

    可惜千莲幽火永不熄灭,不论那股水流如何汹涌,千莲幽火依旧一跳一跳地燃烧着,火光温暖而明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