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两古琴音攻斗邪道 二人修青史留美名2

正文 两古琴音攻斗邪道 二人修青史留美名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强烈的光芒极大地制约了曾义,天空飘散下来的雨点渐渐变少,其中蕴含的灵力也逐渐衰微。

    碧攸重重地喘了一口气。

    秦悦的思维在过去和现在之间来回穿梭,她慢慢地回想起了当年和扶伊缠斗的情景,想起了机缘巧合下领悟的琴心之境……

    曾义觉得周身的灵力渐渐脱离了自己的掌控。他竟不知自己是慑于四周明亮的火光,还是被秦悦的琴音夺去了心神。

    那琴声倒也不怎么尖锐,甚至是轻缓的、柔和的,洋洋满耳,竟令曾义想起了几十万年前的事。

    那时候他还不叫曾义,他叫郝义,是个再寻常不过的人类修士。他勤奋,踏实,对修道问仙之事分外执着,因而也一路顺遂地登上了仙渡期。

    但随之而来的,便是数十万年不能飞升的苦恼和惆怅。

    他的修为已然登峰造极,却不知道自己还要在这个至高的地方停留多久。他开始年复一年地失落,忧悒,渐渐地变为习惯,直到有一日,他得到了一本邪门功法,名唤傀儡术。

    身为一个正道修士,他拿着这本邪门功法,就像捧着一个烫手山芋,恨不得立刻丢弃,一了百了。彼时他也这么做了,他找了一个极其隐蔽的地方,将傀儡术扔在了那儿。那里荒僻无人,甚至有些阴森可怖,他确信没有人会跑到那儿去,拾起那册邪术研读。

    但后来几年,郝义陷入了十分焦躁的境地。他怀疑自己这辈子都只能在仙渡期游荡,他不能窥破人间大道,也没有登仙的契机。

    那时的他突然想起了那本傀儡术,他想,那本古籍,兴许就是他踏足天道的契机……

    他又去了当初将傀儡术扔下的地方,踌躇良久,最终还是把这本邪门秘术捡了回来,专心致志地研习起来。

    他将自己的名字改成“曾义”,曾经的道义。从今以后,他再不是一个身怀道义的正道修士了。

    他舍弃了光明,选择融于黑暗。

    许多年后,他的傀儡术已有小成。他寻来一丛粉紫色的凡花,当做自己吸纳灵力的凭借。越来越多的修士亡于他手,连绵的鲜血将粉紫色的花朵染成了瑰丽的赤色。

    终于,他开始试着操练傀儡,看着一个个修为高深的人修因为他的术法丧失了理智,他的心里竟洋溢着一种奇异的满足感。仿佛每当他掌控一个新的傀儡,便离登仙更近了一步。

    而此刻的他,回想起这种种往事的时候,心中却有一个荒谬的念头:“我这么做,已然违背了天地法则,天道公允,又岂会容我这等邪修魔道登仙?”

    这个念头一出现,便如燎原之火,迅席卷了他的全副心神。他不禁质疑着自己:“难道……我从取回傀儡术的那一刻开始,便做错了?”

    不,不可能!

    曾义用力地摇了摇脑袋。这一切,这一切都是那女修搞的鬼!是她的琴声让他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确实,曾义突然想起几十万年前的往事,突然产生懊悔的情绪,全是因为秦悦的琴音。

    曾义不是扶伊,并非天生畏惧音攻之辈。所以秦悦估计单纯的音攻并不能伤害曾义,只能以音致幻,让他自己成为自己的敌人!

    曾义咬牙,试图让自己清醒。抬头看去,便见四周火光一片,灼灼映在他的眼中。秦悦的身影忽远忽近,恍若迷离的灯火。

    曾义捏紧了拳头。他非常不喜欢现在这个局面,仿佛他成为了案上鱼肉,人人皆为刀俎。他喜欢将一切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他修为高深,年岁又长,在场所有人都不过是他的后辈,竟妄想协力灭杀他?不过是一群跳梁小丑罢了!

    秦悦抚琴之余,匆匆一抬,便看见了曾义一双赤红的双眼。她心中暗惊,手下更不敢停顿了,掠影琴的琴弦一根接一根地颤动起来,像水面化不开的涟漪。

    就在此时,曾义举起了双手,握紧的拳头松了开来,两个灵气逼人的小光球出现在了他的掌心。两个小球原地旋转一周,便迅地朝秦悦飞了过去,仿佛一道雷芒隐隐的闪电。

    众人没想到沉寂已久的曾义会突然放出攻击,颇为措手不及。

    秦悦倒是不太惊讶。方才她瞧见曾义赤红色的双眸的时候,便猜他已忍耐到了极限。这道攻击,实属意料之中。她庆幸自己已和众人隔开了一段距离,小球虽冲着她飞过来了,但不会波及众人。

    她迅地踏上画卷,避开了其中一个小球。可另一个小球却像有意识一般,直奔她的所在而来。说时迟,那时快,秦悦将手中的掠影琴扔了出去,掠影迎上小球,两两相撞,火花四射。小光球里面蕴含的灵力渐渐消弭,掠影琴的琴弦噼里啪啦地断了,然后琴身一颤,掉到了地上。

    秦悦心痛得很。这把琴才修补好没多久,又被毁了!

    扔出掠影琴仅是权宜之计,她不能再给曾义出手的机会了。

    秦悦微微垂眸,轻轻一跃,从画卷跳到了木莲上。驱使画卷上前应对曾义,同时取出了绛衣古神的浮生琴,随手拨了几下琴弦,而后便流畅地弹奏起来。

    这回弹奏的依旧不是音攻,而是一段悦耳动听的曲子。听后便觉得高山流水如在眼前,很是心旷神怡。

    这段曲子,若配上画卷上面的山水,便更令人身临其境,流连忘返了。

    但曾义并没有第一时间沉浸于画卷内的景色。他在秦悦拿出浮生琴的那一刻便猛然睁大了眼睛,眸中充斥着不敢置信和惊慌失措,还有深深的敬畏和颓然,以及难以言说的遗憾和失落,甚至还夹杂着几分恍然大悟。

    种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了一起,他瞠目结舌地看着秦悦,惊呼道:“你!你是……”

    随后他便陷进了画卷似真似幻的景象中,神色变得迷茫起来。

    秦悦终于松了一口气,一手接着抚琴,另一手不断地朝曾义放出攻击。从灵刃,到阵法,再到各类符箓,逐一拿了出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