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两古琴音攻斗邪道 二人修青史留美名3

正文 两古琴音攻斗邪道 二人修青史留美名3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众人见状,也纷纷拿出了自己修行多年攒下的法宝,一齐攻上了曾义。曾义尚沉迷于画卷中,对周遭的一切全然不知。众人打得更起劲了,上品元品的雷符火符,也不要钱似的朝曾义那儿砸。

    秦悦看着皮开肉绽的曾义,暗道:“他应该掀不起什么风浪了吧……”

    可就在这时,曾义迷茫的神色全都消退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双清明的双眼。秦悦微惊,这还是第一个从她的画卷景象中清醒过来的人,仙渡期修士,果真不同凡响……

    不过,他已然无力回天了。

    就在他心智迷茫的时候,一群人修和妖兽已经将他砸的遍体鳞伤,他现在周身灵力已经开始逆行了,痛苦不堪。他知道,自己怕是命不久矣。

    但他……不甘心!他多年的筹谋全被毁了!他此生都不再有缘于仙道!他便是死,也要让这群修士陪葬!

    他毫不犹疑地取出了自己的元婴。

    人群中立马有人反应过来,“不好,他要自爆元婴!”

    爆丹是结丹修士特有的招式,亦是同归于尽的良策。但修士倘若进阶元婴,便没有金丹可爆了,若再想使出这等损人不利己的招数,便只可自爆元婴,效用和爆丹一样,即便是高一个大境界的修士,也不可能逃过。

    而曾义已经是仙渡期了。他元婴中蕴含的灵力可谓惊天动地,在场诸人都不可能安然逃脱。

    秦悦按紧了琴弦。

    她断断不曾想到,曾义最后会来这一招。

    正当这九死一生之际,一个女修突然说道:“我有一个随身空间,其内占地颇广,诸位若不介意,大可进来一避。”

    众人心头一喜。随身空间是个逃命的好东西,若有仇家追杀,往里面一躲,便可避开他人的追踪。倘若遭逢爆丹、爆婴之事,也只消暂时往空间里面躲避一时,便可安然无恙。

    循声望了过去,说话的竟是一个女妖修,手上拿着一块黑不溜秋的石头,想来正是那个随身空间。

    秦悦也转头看去。那女妖修是她先前见过的妖燕,而她手上拿的……正是燕石!

    妖燕轻念了一段法诀,举起燕石,“还请诸位抓紧时间。”

    众人倒也不曾一股脑儿地冲上前蜂拥而入,而是由近及远,颇有秩序地排队等候,挨个儿进入燕石之内的世界。

    秦悦颇为触动。生死关头,谁不想平平安安地活下来?可这群人修妖兽却能做到不争先后,这份心志很是难得。此举看似耽误了自己活命的时机,实则在很大程度上节省了在场所有人修和妖兽的时间。

    不过此刻秦悦距离妖燕最远,所以她应该是最后一个进入燕石的,或者……根本来不及进去。

    这时曾义自爆元婴的手诀已经打了一半,在场却还有一大批人修妖兽没有脱身。众人不由加快了度。

    秦悦试图分散曾义的注意力,“阁下可知自爆元婴的修士不可入轮回?只能剩下一缕残魂,永生永世只能在世间游荡。”

    “那又如何!自我沦为邪道的那一日起,我便再没有考虑过来世!”曾义的声音听起来暴虐得很,似乎已然失去了理智。

    说来可笑,他修习傀儡术,令诸多人修理智尽失,做尽了杀亲害友之事,如今临了之时,自己也无有理智可存。

    “你今生既已无缘登仙,为何不把希望寄托于来世?”秦悦循循善诱道,“来世问鼎仙途,不是弥补了这辈子的遗憾?”

    曾义的动作顿了一顿。他如今变成这副模样,不都是内心深处那个“登仙”的念头在作祟?倘若再入轮回,身寄仙道……

    他的眼中渐渐流露出了渴望的神色。

    秦悦没有再说什么,一边不动声色地朝燕石那边走,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曾义的一举一动。

    曾义整个人静止了片刻,而后突然睁大了赤红的眼睛,气势汹汹地掐起了自爆元婴的后半段法诀,“我今生恶事做尽,若果真有来世,定无气运在身!倒不如自爆元婴,一了百了!”

    秦悦默默地摇了摇头。怎么这么不听劝呢!

    好在她刚才已为众人争取了一点时间,已有不少人修妖兽躲进了燕石。

    须臾之后,她前面的修士也迅地跳进了燕石,秦悦紧紧跟上,铺天盖地的灵力突然袭来曾义的元婴炸开了!

    妖燕看了秦悦一眼,伸手一把拽紧了她。秦悦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再站稳的时候,便看见一个鸟语花香的世界。

    原来这便是燕石的内部。秦悦心中好奇,东张西望,四处打量。

    澄净的天空上竟有一朵漆黑的云朵,仔细一看,这朵云上展现的竟是外界的景象。

    只见曾义的元婴炸了开来,光芒四射,毁灭性的灵力席卷而来,撂倒了附近的参天古木。曾义倒了下来,血肉模糊。灵力却没有就此罢休,而是朝着四面八方扩散,所经之处,草木都在瞬息之间灰败下去,没过多久,一整片风景秀丽的森林便被毁去了大半,触目所及,皆是惨不忍睹的荒芜。

    周围的修士露出了劫后余生的神色,接二连三地朝妖燕拜了又拜:“承蒙相助,某得以逃过一劫。”

    然后又朝秦悦见礼,“如今邪道身陨,还多亏了前辈。”

    秦悦想了想,拿出了木莲,“其实,曾义落到如今这个结局,这个器灵可谓功不可没。”

    众人朝碧攸望了过来,碧攸害羞地往后躲了躲。

    “诸位可知这件道器出自谁人之手?”秦悦笑着问道。

    众人纷纷摇。

    秦悦微微笑道:“这朵木莲,是炼器痴人许典道君的手笔。”

    其实这话也不假。木莲本就是许典炼制的,就连百年以前,秦悦着手修补木莲,都是参照了他留下的记载。

    人群中有听说过许典名讳的,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原来是他……”

    于是后来,和秦悦一起扬名的除了那只妖燕,还有一位名唤许典的已故道君。

    人们口口相传,最后将这两人一妖载入了玄城史册。不论时光如何流转,世事如何变幻,都有人津津乐道地谈起这一段往事,赞扬秦悦的身先士卒,妖燕的慷慨无私,还有许典于炼器之道的惊世才华。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