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逢墨宣得赠洗灵诀 会青淞拜谢初见礼2

正文 逢墨宣得赠洗灵诀 会青淞拜谢初见礼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墨宣看着秦悦,竟不知应当如何表达自己的谢意。

    “师兄你且仔细研读着,我先回去了。”秦悦道,想了想又接着,“愿师兄早日得到纯灵根,一举进阶化神。”

    罢,悠悠踏出了洞府大门。

    “师妹!”墨宣喊了一声,“谢谢你!”

    秦悦没有转身,颇为洒脱地摆了摆手。

    她回到自己洞府后,先去看了眼翡翠。翡翠仍在修炼,旁边悬着一块寒元灵冰,丝丝凉意冒了出来。

    寒元灵冰的体积又变了许多。想来翡翠这两百年来从不曾懈怠。

    秦悦替翡翠搭了一个聚灵的阵法,而后便走去屋后的灵药园,将随身药园里面的霓虹移栽在自家洞府。

    霓虹,也就是双色花,秦悦从玄古之城带回来的,虽无修炼之用,但用来观赏倒是极好。此刻这丛七彩的花儿正和桃树、李树、桑树、梨树栽在一起,果树碧绿的枝叶和霓虹互相映照,画面很是瑰丽。

    秦悦颇为满足。放眼整个灵宇宗,再没有哪个弟子的灵药园能同她的媲美。

    ——这只不过是她的自我感觉罢了,毕竟正常人洞府中的药田都是种灵草异植的,不是栽果树凡花的。

    这时秦悦忽又想起自己还有一盆奇花,便是启涵赠她的不落花,又名绮姝颜,常开不败,据得了机缘还可化形成人。秦悦把这盆花也搬了出来,放在树荫底下。

    再然后,秦悦便觉得无事可做了。

    常人都觉得宗门之内是绝佳的修炼之所,所以经年在门中闭关的修士比比皆是。但秦悦的心思从来不在修炼上,如今反倒觉得百无聊赖。

    “五道之中,惟符箓之道尚未精深。”秦悦坐在树顶,眺望着玉衡峰的风光,暗自思忖道,“不如趁此闲暇,研习一番符箓。”

    思及此,立马想起自己绘制隐身符连连失败的事,当下便从树上跳了下来,心想:“我且再去寻些材料仔细研习,趁现在还在宗门,若有不解之处,还能顺便向墨安师兄讨教。”

    秦悦遂径直走去了执事殿。

    殿内的男修正是结丹后期,他应该在当年的结婴大典上见过秦悦,所以一看见她,神色便立刻变得恭谨起来,“弟子云炀,拜见宸音道君。”

    秦悦微微颔,“纪帆主事可在?”

    “道君有所不知,纪帆师叔现今已不是主事了。”云炀一边迎她进来,一边答道,“早在三百年前,纪帆师叔便已升任为执事殿的掌事。”

    掌事这个位置,比主事高一层,原先执事殿的掌事是诚舟道君。

    秦悦随口问道:“诚舟前辈他……”

    “诚舟道君已经坐化了。”云炀答道。

    秦悦的脚步顿了顿。

    很多人都道不公,给一部分人平庸的资质和可有可无的气运,却给了另一部分人卓绝的资和恰当好处的机缘。但从寿数来看,道却是最最公允不过的,当你寿元耗尽的时候,你不会多活半刻;当你寿元充裕的时候,道也不会夺去你的生机。

    最公平的、最残忍的道……你连反驳抗争的机会都不会有。

    秦悦微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

    “道君,”云炀唤了她一声,“不知道君今日来此有何吩咐?”

    “给我来一些青玄纸。”秦悦收回了万千思绪,淡淡道。

    青玄纸是制符的必备之物,云炀听后便知秦悦着意制符,去内间寻来了一大摞上品青玄纸,放进乾坤袋,双手递给秦悦。

    秦悦笑道:“不用品阶这么高的青玄纸,寻常品阶便可。”

    她现在对成功绘制符箓没有半分把握,还不如先拿些寻常之物练练手,也省的毁了这些品阶上佳的青玄纸。

    云炀迟疑起来,“道君可是用作制符之用?”

    “正是。”

    “弟子斗胆一句,制符的成功率同青玄纸的品阶有很大关系,道君若用寻常品阶的青玄纸制作符箓,容易屡屡失败,反倒是在耽误光阴。”

    秦悦沉吟。屡屡失败?这的不就是她嘛!莫非她此前制符不曾成功都是因为青玄纸的品阶不够?

    她遂不再推拒,将那袋子青玄纸扔进了袖子。

    但事实证明,她制符成功与否,和青玄纸的品阶高低没有半点干系。

    自那日从执事殿归来,她便在一直研习符箓。她也没有好高骛远,上来便绘制高阶的隐身符,而是从最简单的聚气符开始,一笔一画地描绘出符文。

    可惜她画了多少张,便废了多少张。后来她不信邪地添了一点九婴妖丹的粉末,竟然也失败了。

    秦悦终于不想再尝试下去了,正打算去找墨安,请他指点一番,墨安便过来寻她了。

    她打开洞府大门的时候,便见墨安领着一个年轻的男修立在门口。秦悦的视线先投向了墨安,唤了声“师兄”,而后便好奇地打量着他身后的筑基期晚辈,“师兄,这位是?”

    “这是我一百年前收入门中的弟子,道号青淞。”墨安把男修推到秦悦面前,“听师妹回来了,特意带来给师妹一见。”

    青淞上前行跪拜礼,“拜见宸音师叔。”

    秦悦点点头,顺手拿出了几个阵法递给青淞,“承蒙师兄收徒,灵宇宗后继有人了。”

    墨安的神色中沾染了几分无可奈何,细细看去,竟还有一星半点的郁郁寡欢,“你和墨宣都不曾收徒,倘若我也不收弟子,那北川灵宇宗的掌门一脉岂不是断在我们这一辈?”

    “那就多谢师兄……舍生取义了。”秦悦笑着道。

    青淞接过秦悦给的几个阵法,匆匆扫了一眼,顿知手中阵法的品阶都极高,其中有幻阵也有杀阵,还有好几个他辨认不出效用的阵法,似乎兼具困阵之效……这个见面礼,委实贵重了些。

    青淞立马诚惶诚恐地跪下来行礼拜谢,秦悦温和道:“起来罢。你既是玉衡峰的弟子,便无须同我客气。”

    青淞依旧跪着,继续深深一拜。

    秦悦只好亲自把他扶了起来,偏头看着墨安,“这位师侄当真守礼,可见师兄管教有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