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过犹不及墨安论符 别来无恙翡翠游山1

正文 过犹不及墨安论符 别来无恙翡翠游山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二百三十五章

    不过青淞虽知礼,但木讷古板得很,而且如今已经三百岁有余了,竟还停留在筑基后期。

    筑基期的寿元统共也只有四百年,青淞若再不加把劲进阶,这辈子便要止于筑基期,再过几十年就会匆匆坐化了。

    当年秦悦未满百岁便结丹了——这还算是不快不慢的度。

    青淞连结丹这个坎儿都迈步过去,要么是道心不足,要么便是资质太差,或者兼而有之。

    秦悦心中感慨:“师尊收徒最看重资质,资质平平的绝不会收入门中。墨安师兄倒和师尊截然相反,对弟子的资不甚在意。”

    这到底是墨安自己的事,秦悦不打算多问。

    “对了,师兄。”秦悦侧身让出一条路,示意二人进来,“我近日研习符箓,颇有不通之处,不知师兄可否指点一二?”

    墨安颔,踏入洞府大门。淡淡地对青淞道:“你也一道过来听听。”

    青淞连忙跟上。

    秦悦拿出了一叠画废的符箓,十分坦然地递给墨安。

    这些废符绘制得十分精致,每一笔都很规矩,按理,不应是废符……墨安仔细翻看起来,随后便道:“师妹可是精通丹青之人?”

    秦悦愣了愣,“精通……倒也不算,只是颇为爱好罢了。”

    这话来有几分自谦。她的本命法宝出神入化,其上景色栩栩如生,哪一笔不是她亲自画出来的?

    她便是自诩绘画造诣登峰造极,也不为过。

    墨安倒也不纠结于她是否精于丹青,只是缓缓问了一句:“师妹可知,何谓过犹不及?”

    “过犹不及?”秦悦微微凝眉。墨安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知道这位师兄寡言,因而也不曾多问,正自己胡思乱想着,墨安便细细同她道来,“师妹这几张符箓,绘得精致,笔笔都不落俗套,可见师妹精通画艺。但也正因如此,符箓便显得千篇一律,如同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既刻板又生硬,失了制符的随性韵味。”

    秦悦渐渐听明白了。

    她这些符箓,都是对着那些绘制成功的灵符勾勒出来的。自她仿照山河社稷图绘制了画卷之后,这等事做起来更是得心应手。不过,只有形似,没有神似。

    制符不是阵法,后者只要投入心神,再加上耐心推演,便可中规中矩地设阵解阵。符箓之道,更在于一个“悟”字。悟符文和灵力的融合,悟符箓之内的种种奥妙、玄玄乾坤。

    墨安见秦悦若有所思,便领着青淞告辞了。行至门口的时候又转过身来,道了一句:“师妹,修道之事在于顺其自然,急功近利反倒不好。”

    秦悦抬起头,墨安和青淞已经走远了。

    她看着手上的一叠废符,神色微微赧然。

    她此番,确实有点急于求成。

    她以为自己资卓绝,就连虚无缥缈的音攻之术都能信手拈来,琴心之境也能领悟,区区符箓,根本难不住她。

    直到制符一次又一次地失败,她才渐渐认清了现实。

    但她也不曾放弃,而是将全副心思投入制符。她一开始只当研习符箓是在消磨时光,后来心中却渐渐有了一个迫切的念头——绘制一张成功的符箓,哪怕只是最简单的聚气符。

    其实几百年前她也曾成功绘出几张符箓。那时的她对求仙问道还没有这么深的执念,制符也只不过是觉得有趣才学着玩的,纵使成功了也不怎么沾沾自喜。

    如今看来,反倒是那时的心境更为澄澈。

    青淞出了秦悦洞府,忍不住把秦悦赠他的阵法拿了出来,一边走,一边端详。

    他来灵宇宗拜入墨安门下也有一百多年了,门中许多修为比他高的弟子,见了他反倒还要恭恭敬敬地行礼,唤一声“师祖”。最开始他还很不适应,连连摆手“当不起,当不起”,现如今,倒也渐渐习惯了。以前身为散修的时候,见到了珍宝便忍不住两眼放光,如今面对奇珍却是素日里木讷的神色,显然已是司空见惯。

    但此刻,拿着这几个高阶的阵法,青淞还是激动不已。

    其实他对阵法也有几分领悟,修为无法进益的时候,便设阵解阵打时间。所以他也大概知道手上拿着的阵法是什么水平,越看越是欣喜,步伐不自觉地慢了下来。

    墨安走出了一大段路,终于现弟子青淞一直没有跟上来,回一看,便见青淞远远地落在后面,手上拿着几个阵法,神色专注,似乎正在凝神推演。

    墨安的视线渐渐移到了那几个阵法上面,不知想到了什么,略微有些出神。

    许是感受到了注视的眸光,青淞抬起头来。现师尊正在等自己,连忙快步跑了过去,连连赔罪道:“弟子知错,请师尊责罚。”

    在墨安面前,青淞很是恭敬,甚至有些谨慎微。他一个资质平庸的散修,也不知上辈子修了什么福缘,竟得了灵宇宗掌门徒的青眼,拜入了他门下。

    青淞对墨安甚至是畏惧的,后者能轻而易举地改变他的命运,既然能让他待在云端,便也可令他摔入泥潭。

    “何错之有?”墨安继续往前走了,神色看不出喜怒。

    青淞知道自己师尊常年就是这副面无表情的模样,所以也不知墨安有没有生气……他心翼翼地道:“弟子探查阵法入了神,劳烦师尊久等。”

    墨安停下脚步,朝他手上拿着的阵法看了一眼。

    “宸音师叔出手不凡,这几个阵法都很是难得。”青淞道。

    墨安淡淡地了一句:“她已登临化神之境,手中自然无有凡品。”

    化神期……青淞讶然至极。他这位师尊,也不过元后修为。化神,那是怎样一种境界?可以呼风唤雨,驾雾腾云吗?

    犹在筑基期的青淞怎么也想象不出化神修士的模样。他把几个阵法双手奉上,“师尊若喜欢,不妨拿去赏鉴。”

    墨安提步走了,“既是她赠你的,你便好生收着罢。”

    “哎。”青淞立马把几个阵法妥当收好,跟上了前面的墨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