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悲秦悦痛泣碎玉牌 怅墨宣徒获纯灵根1

正文 悲秦悦痛泣碎玉牌 怅墨宣徒获纯灵根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二百三十七章

    秦悦神色微妙。  自己的?该不会是想让墨安师兄惩治她,反被师兄抓来赔礼道歉了吧?

    看来这个新弟子不仅行止嚣张,还缺个心眼。

    “我不跪!我没错!”青湛挺直了背脊,凛然喊道,“宸音道君,你虽为尊长,但你也不能任意伤人!若要道歉,也该是你向我道歉才是!你为了抢夺我的灵兽,罔顾门规……”

    他还没完,墨安就劈手打了他一掌。

    青湛愣了,转过头来怔怔的看着他。

    墨安收回了手,别在身后,“为师也打伤了你,若如你所言,为师是不是也应该向你认错?”

    这话得平平淡淡的,但在青湛听来却有如平地惊雷。他自俗世而来,地君亲师的观念已刻在了骨子里,自然不敢应承墨安的话,只讷讷地:“师尊别这么,是……是弟子错了。”

    墨安不置一词,朝秦悦那儿看了一眼。

    青湛不情不愿地面向秦悦跪了下来,“师叔,弟子先前出言不逊,还请师叔莫怪。”

    声音又轻又细,不仔细听压根儿不知道他在什么。

    秦悦笑了,“你该致歉的可不是我,而是那只沉雪兽。”

    罢便把翡翠喊了出来,笑眯眯地对青湛:“这只沉雪兽认识我几百年了,它可不是你的灵兽。”

    青湛垂下了头。原来这只白猫是宸音道君的灵兽,原来他才是那个夺人灵兽的人……

    秦悦温煦道:“师侄,你好好向这只妖兽道个歉,这事儿就算揭过去了。”

    翡翠闻言,碧眸染上几分得意。它就知道秦悦会给它出气的,一个炼气期的少年竟敢在它面前嚣张,还打它的肉掌,抢它的元冰……活该被灭了气焰!

    狐假虎威的翡翠越想越高兴。

    青湛抬,皱着眉头看着翡翠。这只白猫跟在泥地里滚过一样,浑身脏兮兮的,皮毛上沾了泥土,泥土上沾了树叶,怀里还有两颗李子,紧紧地抱着,宝贝得跟什么一样。

    这个没见过世面的灵兽!他才不要向它道歉!这世上哪有人修朝妖兽道歉的!

    青湛抿紧了嘴唇一言不,身后传来了墨安低沉的,却掷地有声、暗含警告的声音:“青湛。”

    青湛犹豫了一会儿,看着脏兮兮的翡翠,终于下定了决心。不就是……向一个灵兽道歉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大丈夫能屈能伸!更何况,这还是化神期前辈的灵兽!

    青湛正准备开口,又听秦悦来了一句:“你若知错能改,见面礼我照旧会给。”

    青湛的重又抿起了嘴唇。他若此时低头认错,师尊,还有宸音师叔,包括这只灵兽,都会以为他是听到了“见面礼”才这么做的。他才不是那等见钱眼开的人!他才不会贪墨这点灵宝!

    心高气傲的少年打定主意一言不。

    翡翠顿感失落,百无聊赖的甩了甩尾巴。

    墨安冷下了脸色,正打算斥责青湛几句,忽然听见了几道惊惶至极的高呼:“不好了,不好了!不好了!”

    声音是同一个人喊出来的,由远及近,看来是朝他们玉衡峰来了。

    秦悦心头跳了一下,推开面前又叛逆又执拗的少年,微微敛眉朝山下望去。一道穿着道袍身影毫无形象地跑了上来,似乎有什么要紧事。

    秦悦的心跳越来越快,远远地望着那个身着道袍的人,努力压下心头的不安。

    那人跑着跑着突然被山道上的碎石绊了一跤,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秦悦立马抬步朝山下走了过去。

    墨安沉吟一瞬,跟上了她。

    青湛和翡翠大眼瞪眼,前者最后冷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

    翡翠不理他们,慢悠悠地踱回了灵药园。

    秦悦走近了,终于看清来人,是执事殿的弟子云炀。

    “何事如此惊慌?”她的声音里有自己都察觉不到的颤抖。

    “宸音道君……”云炀见到了她,就像找到了倚仗,跪下来冲着她叩,“掌门陨落了!”

    紧跟其后的墨安蓦地顿住了脚步。

    “这话怎么能乱!”秦悦连连摇,她感觉色有点暗,山风有点凉,云炀的话缥缈得像边的呓语。

    “道君,弟子不敢妄言,掌门他……他的本命玉牌已经碎了!”云炀依旧跪着不曾起身,每一句话就叩一次,“道君若不信,去执事殿一看……便知!”

    “我不信!”秦悦冲了过来,推了云炀一把,“灵宇宗没有你这等诅咒掌门的弟子!你现在就给我离开山门!我不想再看见你!”

    云炀愣住了。他实话实,怎么就被赶出宗门了?看见不远处的墨安,云炀忙道:“元徵道君!道君为我做主!弟子没有一句虚言!”

    此刻墨安的心中也掀起了惊涛骇浪,比秦悦好不到哪儿去。他也不敢置信,甚至觉得匪夷所思——那个数百年来循循善诱的凌玄师尊,那个引领他参悟道修习术法的人,不该像神一样屹立在世间吗?他还是化神期的修士,他是这世上至尊的强者,他怎么可能陨落?怎么可能陨落……

    青湛声喊了一句:“师,师尊……”

    墨安压下心中所有的悲怆,大步朝云炀走去。

    云炀还在和秦悦解释,秦悦一句也不肯听,来来去去就一句:“我不信。”

    云炀苦口婆心地劝道:“道君不信,随我去执事殿看一眼本命玉牌可好?”

    秦悦神色恐惧,向后退了两步,“我不去!我不去!”

    她在害怕,她在逃避,她现在根本不敢直视这一切,连面对事实的勇气都没有。

    墨安走了过来,哑着嗓子开口,“怎么回事?”

    “适才掌门的本命玉牌突然黯淡下来,我心知不好,正打算来此禀报,那玉牌便碎了。”云炀慢慢道来,“掌门先前外出游历了,此行应是遭遇了险境……也不知折在了什么地方。”

    秦悦捂住耳朵。她真希望自己一个字也没有听见,可就算她捂住了耳朵,云炀的每一句话还是飘了进来,字字都不容她忽视。

    墨安向前走了两步,道:“师妹,我们一起去执事殿……看看吧。”

    “师兄,你怎么也信他的胡言乱语!”秦悦指着云炀喊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