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悲秦悦痛泣碎玉牌 怅墨宣徒获纯灵根2

正文 悲秦悦痛泣碎玉牌 怅墨宣徒获纯灵根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云炀心头苦,既对秦悦无端的指责感到无奈,又同情她的师尊陨落在外,丢下灵宇宗这个偌大的宗门。

    “二位道君随我来吧。”云炀站了起来。

    “师妹,我们走。”墨安道。

    秦悦神色怔怔的,静默地望着边的云朵,没有挪动半步。

    没有人知道秦昌对她而言意味着什么。她流落异世,若非秦昌将她带回了灵宇宗,她根本无缘踏足仙途。就算侥幸入道,没有宗门的庇护,她早就成了别的修士的刀下亡魂。

    “师尊再造之恩……”秦悦掩面哭了出来。

    墨安拍了拍她的后背,问着云炀,“此事还有谁知晓?”

    云炀道:“没有了,我瞧见玉牌碎了,就即刻往玉衡峰来了,现在除了我们几人,还没有旁人知道。”

    “这件事,暂且不要告诉众人。”墨安渐渐恢复了冷静,下了决定,“去请慎行师叔回来。”

    云炀点了点头。

    “墨宣师弟呢?把他也叫来。”

    云炀想了想,答道:“九离道君前几日同我,他准备闭关了,是要参悟一个法诀。”

    墨安朝墨宣的洞府那儿看了一眼,“那便罢了,等他出关……再将此事告诉他。”

    云炀连忙应“是”。这时候确实不能把这个消息告诉墨宣,耽误修炼是,就怕他听后不敢置信,一边修炼一边走火入魔啊!

    “师妹。”墨安侧看着秦悦,见她已经泪流满面,便也不再多什么了,直接拖着她走去了执事殿。

    秦昌的本命玉牌果然碎了。

    墨安凝视着玉牌的碎片,颤着手将大大的碎片拼好。

    秦悦也呆呆的看着玉牌。

    纵使拼好了,上面一道道裂痕却依旧分明,明晃晃的,像刀刃一样捅着她的心窝。

    “师兄,师兄……”秦悦扯着墨安的衣袖,“这不是真的是不是?师尊怎么会死……”

    墨安微微抬手拭去她的眼泪,攥着他衣袖的手松了下来,“师妹,节哀罢,师尊也不可能永远陪着我们。”

    秦悦向后踉跄了一步。

    她想起许多年前,寂化师父曾对她的话,“辰音,你记着,这世上没有人会一直陪着你,为师如此,旁人亦然。”

    亦然,亦然!

    “师尊本不会陨落,都怪我,都怪我……”秦悦靠着墙蹲了下来,连连自责,涕不成声,“师尊先前问过我,要不要和他一起去那宝地寻宝,我没答应……兴许,兴许我同师尊一起去,他便不会陨落了……”

    墨安也渐渐听明白了,走到秦悦面前,把她拉起来。秦悦根本站不稳,止不住的向前倾倒。墨安一把扶住她,迟疑了一下,顺势将她揽进怀里。

    “师妹,这不能怪你,死生有命……”

    墨安正打算劝,就被秦悦一口打断了,“胡!修仙本就是逆改命之举,我们修仙之人若是信命,还修什么仙,问什么道!”

    墨安默了一会儿,终于缓缓道:“你是师尊最得意的弟子,若一直沉湎于悲痛,他会有多失望?”

    秦悦想起了她最后一次见秦昌的时候,秦昌脸上欣慰的笑容,她记得秦昌:

    “墨宁,当初我收你为弟子,带你回灵宇宗修道的时候,从未想到有朝一日,你会置身祸事力挽狂澜,斩杀邪道匡扶正义。”

    “为师真的为你骄傲。”

    秦悦终于放声哭了出来,眼泪都浸湿了墨安胸前的衣裳。

    哭过这一场后,秦悦总算慢慢从自责痛苦中走了出来,也接受了秦昌陨落的事实。

    她退后了几步,肿着一双眼睛向墨安道谢:“有劳师兄多加劝慰。”

    墨安看着空落落的怀抱,负起双手点了点头。

    秦悦又向云炀拱手,“让你看笑话了,你放心,我不会把你赶离灵宇宗的。”

    云炀哪敢受她的礼?连忙侧身避过,待秦悦完又还了一礼,“道君忧心掌门,也是人之常情。”

    秦悦缓缓呼出了一口气,走出了执事殿,回到了洞府。

    翡翠在灵药园里吃撑了,四仰八叉的躺在树荫底下休息。隐约听见了秦悦的脚步声,懒洋洋地翻了个身,走过去寻她。

    秦悦正坐在桌案前面,撑着脑袋,看不清神色。

    “你打算何时去南域?”翡翠慢悠悠地踱步过来,“我看再过一段时间,那些李子桃子就要熟透了,我们不妨迟些时候再去。”

    “嗯。”低低哑哑的声音传了过来,“暂且不去了。”

    翡翠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上前几步,跳上桌案,水汪汪的碧眸打量着秦悦,最后惊呼出声:“谁欺负你了?”

    秦悦两个眼睛都红红肿肿的,分明痛哭了一场,脸色也不上好看,整个人的情绪十分低落。

    “是不是那个炼气期的少年!”翡翠只想到了这种可能,忍不住摩拳擦掌,“不识尊卑好歹的人修……我替你收拾他去!”

    走到门口,忽然想起了自己昨日在青湛手中挣脱不得的画面,悻悻地停下脚步。

    “和他无关。”秦悦着,声音低了下去,“是我的师尊陨落了。”

    翡翠走了回来,它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这个人类女修,好半才憋出一句,“你也别难过,你还有我呢。”

    完又有些后悔。它虽是一只妖兽,但也知道人修极其尊师重道,它怎么能同人家的师尊相比呢?

    可秦悦却笑了,走过去把翡翠抱了起来,“你的是,我还有你。”

    翡翠暗自得意。而后便听秦悦接着道:“我还有很多人的陪伴。”

    翡翠又不怎么得意了。

    “我还有很多事没有做……”

    “没有什么能阻拦我继续前行……”

    半年之后,慎行归来,和墨安一起宣布了凌玄掌门的陨落。

    慎行拒绝继任掌门,在阖宗弟子面前保举墨安,还:“师侄胜我多矣。”

    墨安遂接了掌门印,深深地看了慎行一眼,“请师叔放心。”

    两月之后,墨宣出关,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他孤身一人在先任掌门凌玄的洞府门口,不眠不休地跪了三日,絮絮道:“师尊,我如今也有纯灵根了,我也有了您最喜爱的资质……”

    可惜再不会有人回应他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