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复捉灵秦悦吞丹药 亦化神卢秋失道侣2

正文 复捉灵秦悦吞丹药 亦化神卢秋失道侣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洞府门口空无一人。

    秦悦怔愣一瞬,随后便反应过来。她此番修炼不知用了多少时日,卢秋肯定早就离开了。

    她也暂时不想继续修炼下去了,转身走去问翡翠,“我闭门不出多久了?”

    “也没多久,两三年吧。”翡翠抬了抬肉掌,碧攸适时地飞到它的面前,一层一层地打开莲花瓣,里面是几个藏得严严实实的桃子。

    翡翠拿来一个桃子抱在怀里,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神色。

    秦悦笑了一笑,转身去给卢秋传讯了。

    她想亲自感谢一下卢秋。

    没过几日,就收到了卢秋的回讯,她正在玄道宗,还邀秦悦过府一叙。

    秦悦留下翡翠和木莲在洞府,踏上画卷飞去了玄道宗。

    拜昔年名动下的结婴大典所赐,玄道宗山门前的弟子竟也认得她,恭恭敬敬地唤“宸音道君”,俯身行礼,仔细问明来意:“道君来此有何贵干?”

    秦悦道:“我来找你们华秋道君。”

    守门的几个弟子互相看了一眼,让她进去了。

    华秋道君也算一个传奇。几十年前,她的道侣不幸陨落了,她悲伤深甚,几乎就要随着一起去了。玄道宗弟子都以为她会就此一蹶不振,谁料她渐渐地恢复过来,还进阶化神了。

    这进阶的机缘……若没有华秋道君得闻道侣死讯后的几场痛哭,人人都要当她杀夫证道了呢。

    秦悦喊了几个修士指路,自己摸到了卢秋的洞府。

    卢秋笑着出来开门,将秦悦迎了进去,随口道:“两年前灵宇宗新掌门继任,我去赠贺礼,本想顺便见你一面,没想到你竟不在洞府。”

    秦悦回看着卢秋,后者正是化神初期。她笑了,“其实那时我在洞府,我也知道你在门外,只不过那时候我正忙着修炼,不得脱身。”

    然后就把那场惊心动魄的修炼了出来,还道:“我能转危为安,还多亏了你的来访,你便是那救命的及时雨。”

    卢秋没有半点谦虚,“那是自然。”

    然后便用亮晶晶的双眸打量着秦悦,啧啧感慨道:“化神后期的境界很是稳固,看来‘捉灵’法诀颇有奇效啊……道君,打算何日进阶仙渡啊?”

    秦悦拍了她一下,“你别打趣我,哪是那么容易进阶的?”

    卢秋端正了神色,转而问道:“你怎么一下子吞服了一整瓶丹药?都修至化神期了,这点轻重都不知晓?”

    “倒也不是。”秦悦的笑意渐渐淡了下来,眸中似有几分悲怆之色,“那时我的师尊刚刚陨落,我心里难受,只好借修炼来排解。”

    “那你现在好些了吗?”

    秦悦本想点头,但想了又想,终究没有任何动作。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走出秦昌陨落的阴影。之前她也以为自己接受了这个事实,结果回洞府后就开始丧失理智地修炼了。

    卢秋也沉默了一会儿,竟露出了感同身受的神情,“我道侣初初陨落的时候,我也是百般痛苦,抑郁难舒。墨宁,我还不如你呢,那时我根本不想修炼,只想匆匆坐化,了结此生。”

    秦悦没想到自己会勾起人家的伤心事,略有歉意,“对不起,我不该让你想起这些的……”

    “无妨。”卢秋摇了摇头,“我道侣,来你也认识,是姬书。”

    秦悦想了起来——那个在宗门各位长老面前求娶卢秋的男修。

    “你家中的长辈接受他了?”秦悦隐约记得卢秋的家人极度反对她和姬书在一起。

    卢秋“嗯”了一声,“其实我至今,都不愿意,相信他已经……陨落了。”

    她得断断续续的,嗓子里藏着哽咽的哭声。

    “可我又能怎么办呢,死的人已经死了,活的人还得继续活下去,要活得鲜妍靓丽,不能让旁人看了笑话……”卢秋着着眼中就淌出泪来,她一把将眼泪抹去了,握起了秦悦的手,“墨宁,你懂吗你懂吗?”

    秦悦缓慢地点了点头。

    她大概能猜一个大概:卢秋家的长辈勉为其难地让她和姬书结为道侣,结果后来姬书陨落了,不知有多少人等着冷嘲热讽,落井下石,卢秋却偏要褪去所有的悲伤,修炼,进阶,迈步化神,给那些等着看笑话的人一记响亮的耳光。

    平心而论,她还是很欣赏卢秋这种性子这种行止的。只是其中的悲哀和伤痛,不足为外人道也。

    “墨宁,你也不可悲伤了,别让躲在暗处的人得意。”卢秋紧紧闭上了眼,再睁眼时眸中已恢复了平静。

    她轻轻拍了拍秦悦的肩膀,“你若因服食大量丹药毁了经脉、断了修行,旁人只会议论你贪求进阶,辱没了先任掌门凌玄道君的声名。倒不如摆正心态,好好修行。”

    秦悦竟觉得卢秋特意把姬书的事拿出来给她听,就是为了安慰劝导她一番。她终是重重点头,道:“我听你的。”

    两人遂将此事揭过不谈。

    秦悦顺口起接下来的打算:“我准备去南域灵宇宗,那里有个传送阵,可与北川灵宇宗相连。”

    卢秋睁大眼睛,“你还真的做到了!”

    “暂时还没有,不过快了。”秦悦莞尔一笑,“传送阵都是现成的,只不过其中的算法全要重新推演而已。”

    卢秋遥想着两地灵宇宗互通有无的情景,“届时岂不是你们灵宇宗一宗独大了?”

    “那倒不至于。”秦悦合理地揣测,“顶多和你们玄道宗平起平坐罢了。”

    卢秋假意哀叹道:“玄道宗不知传承了多少辈,才有了今时今日北川第一宗门的地位,如今都毁在你墨宁的手上了!”

    秦悦幽幽道:“你莫不是忘了,当初是你提出要让两地灵宇宗合而为一的……”

    卢秋惆怅地叹了一口气,慢悠悠地改口:“……如今都毁在我华秋的手上了……”

    秦悦失笑。

    来此不过片刻,可她心中的阴霾却散去了许多。

    “卢秋,谢谢你。”她轻声道。

    谢谢你的安抚劝慰,谢谢你的揶揄调侃,也谢谢你的偶然来访让我化险为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