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历雷劫翡翠脱兽胎 通灵智奇花吐人言2

正文 历雷劫翡翠脱兽胎 通灵智奇花吐人言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时天雷已经降下了二十多道,画卷里面的山山水水都被雷罚毁得差不多了。天雷再劈下来的时候,画卷竟没有发出地动山摇、天崩地裂的声音,而是向下移动了一段距离,似乎再不能同天劫对峙。

    秦悦见状,正打算添一把灵力上去,忽见那道天雷不见了踪影。

    就像被画卷吞了一般

    再接下来的几道雷劫都是如此,撞上了画卷,然后迅速地消失。

    碧攸惊叹不已:“主人,你这件法宝竟能吞噬天雷!”

    秦悦轻轻点了一下头。当年她同冰赤鳞斗法,画卷也这般替她接下了好几个冰锥。

    展眼只剩最后三道雷劫了。翡翠的神色紧张起来,“最后一道雷劫有淬体之用,不能用道器阻挡,只可以身挡劫,如此才可脱胎换骨,化形成人。”

    “原来如此。”秦悦应了一声,第三十五道雷劫刚过,就把画卷收了回来,带着木莲退远了几步,“那你受劫吧。”

    翡翠面露恐惧。它觉得秦悦这话的语气,就跟“那你受死吧”一样。

    那翻滚的劫云里面电闪雷鸣,像是蕴藏着毁天灭地的力量,深紫色的雷光噼里啪啦地响了起来,越来越令它胆战心惊。翡翠几乎能想象自己被这道天雷劈得皮开肉绽的场面它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就在此时,天雷劈了下来。

    雷光四溅。这道天雷虽是用来淬炼兽身的,但其中蕴含的威力也不小。秦悦的洞府屋顶被砸出了好几个窟窿,灵药园里的几棵果树也受了雷光的波及,树枝折断了不少,树干上满是深深浅浅的伤痕,满树的树叶吓得瑟瑟发抖,纷纷飘落下来。

    天雷把翡翠整副兽身都笼罩住了,一开始翡翠还哭喊了两声:“救救命!”后来就渐渐没了声响。

    碧攸关切问道:“它没事吧?”

    秦悦沉默地看着雷光深处。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雷的光芒渐渐淡了下来,映出了里面一个毛茸茸的身影。这道身影慢慢站了起来,张开了手臂。

    秦悦不由微笑。

    又过了一会儿,雷劫尽数散去,劫云也消失得一干二净。一个白色的身影转了过来,飞快地朝秦悦跑去,蹦蹦跳跳地抱住了秦悦。

    秦悦仔细打量着化形之后的翡翠,碧绿色的瞳色,婴儿肥的脸颊,穿着毛茸茸的白衣裳,是个娇俏可人的女孩子。

    “从今往后,我便可以化作人形了!”翡翠喜滋滋地缠着秦悦,“我要修习人修的术法!我要学你们人修的手诀法印!阵法炼丹,我都要学!”

    秦悦伸手捏了捏翡翠肉嘟嘟的脸颊,“你先把这满脸的横肉瘦下来再来同我说话。”

    翡翠懵懵懂懂地摸了摸脸,向一旁的碧攸求证:“我是不是特别胖?”

    碧攸晃了晃莲花瓣,坚定不移地否认道:“不,你这是娇憨。”

    “早就提醒过你莫要贪食,免得化形成人的时候变成一个小胖子,你偏不肯听。”秦悦又奚落了两句,见翡翠噘着嘴想哭,便放软了语气,“不过也好,这样显得可爱嘛。”

    翡翠并没有感到安慰。

    秦悦扔给翡翠几枚玉简,“你要的法术手诀,炼丹术和设阵法。”说完便跳下了屋顶,走远了。

    翡翠连忙唤住她:“你别走啊,你们人修的玉简都说得那么晦涩,你不讲给我听,我怎么看得懂?”

    秦悦回首:“我现在要去演算一个传送阵,以后再仔细讲给你听。你若等不及,可以去执事殿找几个修士教你。”

    她看了看自己因为天劫而变得千疮百孔的洞府,又添了一句:“顺便请执事殿弟子帮我把洞府重新修缮一下。”

    化出人形的翡翠胆子也大了许多,拉着碧攸,“走!我们去那什么执事殿走一遭。”

    碧攸觉得翡翠不怎么靠谱,闻言立马往后挪了挪,“我不同你去,我损了一片莲花瓣,要去休养一番。”

    翡翠点头,“也是,我还是先把这些玉简研读一遍为好,说不定我天资颖悟,不用旁人解释就能自行理解了。”

    碧攸沉闷地飞进了洞府,显然不想再与自我膨胀的翡翠待在一起。

    翡翠看了一会儿头顶的青天白云,也跳下了屋顶,慢悠悠地走回洞府。

    洞府外面受了天雷不少波及,洞府内部倒还好,一应摆设依旧完好无损。可翡翠走到灵药园里一看,发现几棵果树都被砸伤了,树上结的果子不论熟没熟,都被天雷砸了下来,落了一地。

    翡翠露出了痛心疾首的神色,蹲下来把果子挨个儿捡了起来。忽然瞥见一盆五颜六色、闪闪发光的花朵。

    “咦,这是什么花”翡翠伸手摸了摸花瓣。

    花瓣连枝带叶摇了摇,似乎想躲开翡翠的手。

    翡翠觉得有趣,正打算拔一株下来观赏,忽然听见一道娇滴滴的声音:“别”

    翡翠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心中惊惶不已,面上却佯装镇定,“谁!谁在说话!”

    “别摘走这朵花”那道娇声又响了起来。

    翡翠看着面前的花盆,又看了看手中摇摆着挣扎的花朵,愣了好一会儿,“是你在说话?”

    “对,是我。”花朵微微垂了下来,旋即又扬起,俏生生地立在茎叶上,像是点了一下头,“我好不容易才有了如今的道行,你若摘走我一朵花,我便会元气大伤,万万年的修炼都要从头再来了。”

    翡翠闻言,连忙放开了拽住花朵的手。又觉得这花儿新奇,连忙呼朋引伴:“碧攸,碧攸快来看,这株花儿会说话!”

    碧攸飞了过来,在花盆上空转了几圈,“这有什么奇怪的,我只是一个道器,尚且养出了器灵,这盆花儿一看就是稀世珍品,口吐人言也不足为奇。”

    同翡翠的惊奇相比,碧攸便显得镇定许多了。

    “这是什么品种的灵植?真好看。”翡翠盘腿坐了下来,两手撑着脑袋,眼睛一眨不眨地打量着这盆闪闪发光的奇花。

    “不落花,我是不落花。”面前的花瓣又说话了,“我还有一个名字,唤做绮姝颜。”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