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识鸾玉借灯结善缘 遇翡翠赔礼表歉心2

正文 识鸾玉借灯结善缘 遇翡翠赔礼表歉心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小童上前,看了许久,也没能分辨出几个阵法的好坏,遂信手指了两个。

    秦悦笑了,“你倒是会挑。”

    他选中的这两个阵法,品阶不错,内里的算法也中规中矩,日后他若想钻研阵法之道,完全可以把这两个阵法当成范本。

    秦悦又给了一个极其简易的机关,鼓励小童潜心研习。最后还语重心长地告诫了几句:“我今日给你的这些灵宝,断断不可现于人前。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拥有过多的财宝,反倒会给你招来祸端。”

    小童懵懂点头。

    秦悦潇洒地走了。小童追了上来:“前辈,前辈……”

    秦悦停下来,转过身气定神闲地看着他。

    小童张了张口:“我想……”

    他的脸涨得通红,后面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倒是秦悦笑着问了句:“你想如何?”

    “我想……拜前辈为师。”小童嗫嚅道。

    原本他在追秦悦的时候已经想好了要说什么,结果秦悦转身的那一刹那,那般云淡风轻的模样,恍然让他觉得眼前的女修凛然不可侵犯,是位高高在上的道君。他蓦地自惭形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拜我为师啊……”秦悦一笑,“我给你指一条明路,三年之后,是灵宇宗的门派大选,你不妨去那儿一展身手。”

    小童神色失落。这位前辈,到底还是婉拒了他的拜师。

    秦悦拉着翡翠走了。小童望着远处云雾缭绕的山头:“灵宇宗……”

    离开坊市之后,秦悦就踏上画卷飞回了玉衡峰。翡翠则歪躺在木莲上,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

    上山的时候,迎面遇见了青湛。时隔多年,青湛的相貌已经成熟了不少,褪去了纨绔少年的轻狂,整个人的气质变得稳重了许多。修为也已升至了筑基初期,可见是个资质好的。

    他面向秦悦,稳妥而有礼地拜了一拜。又看见后面跟来的翡翠,讶异了一瞬便将她认了出来:“师叔,这可是当初那只沉雪兽?如今竟已化形了。”

    翡翠回到灵宇宗后就不再隐藏眸色和修为,青湛便是瞧见了她那双碧绿色的眸子,才将她认出来的。

    秦悦点了点头。正打算绕过青湛回洞府,忽见青湛朝翡翠略施一礼,恳切道:“当初我年幼无知,多有得罪,在此同你赔礼了。”

    翡翠当年心心念念着这句赔礼,如今真正听到了,反倒觉得不真实。连忙摆了摆手,衣袖上毛茸茸的绒毛来回晃了晃,她很是大度地说道:“不必了不必了。”

    秦悦停下脚步,饶有兴致地看过来,“你如今倒肯赔礼道歉了?”

    “当年弟子年少,总以为向兽族致歉失了脸面,师尊已经教训过我了。”青湛不卑不亢地答道,“更何况弟子也长大了,不再如当初那般懵懂无知的光景了。本是弟子言行有失,道歉自是理所应当。”

    秦悦点了点头,“师兄把你教得很好。”

    她说的“师兄”,指的自然是大师兄墨安,青湛的师尊。

    “也多亏了师叔您当初命我登门致歉。”青湛彬彬有礼地答道,“弟子日后若有不足之处,还望师叔多加指正。”

    秦悦不觉莞尔。墨安的大弟子青淞,木讷不擅言辞,这位次徒倒是能说会道。

    她拿出几个高阶阵法,递给青湛,“当初我说,若你肯低头向翡翠道歉,身为尊长的见面礼,我照旧会给。这话如今仍然作数。”

    青湛恭谨接下。

    随后秦悦打算顺路去拜访墨安,却被告知墨安已经闭关了。

    她仔细想想:“踏足沧镜须仙渡期修为,我不妨也去闭关。便是不能进阶,增益几分修为也是好的。”

    她遂信步走回洞府,闭关修炼。

    化神修士闭关动辄数百年,上千年的也有,但她不想不间断地修炼那么久,所以和小元婴商量好了,“我至多闭关两百年,到时候你看时间快到了,便喊我一声。”

    小元婴乖巧地应了下来,“噢。”

    翡翠自从化形之后,于修炼之事便没有那么在意了。秦悦闭关后,她经常化成兽形,漫山遍野地寻山果吃。碧攸跟着她一起兴风作浪,时常载着她往悬崖峭壁飞。

    秦悦望着丹田内流转的四系灵力,似喜似忧地叹息了一声。

    她有四个纯灵根,比之常人,天资不知优越了多少。但她内心还有一分缺憾为什么,不能凑齐五行呢?

    可是,这世上统共只有五个种灵阵,她全都遇见了,有的纯灵根已经被旁人取走,有的灵根还完好无损地保留着。

    她已经取走了火、水、土三系纯灵根,再加上原本的纯木灵根,只差金系,便是五行俱全的资质了。

    但纯金灵根,已经被别人取走了啊……

    秦悦越想越是惆怅,灵力的运转也渐渐变得迟缓。

    坐在她身旁的小元婴撅了撅嘴。这灵力运行的速度也太慢了,根本起不到闭关修炼的效果嘛。

    不对……秦悦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她的第一个灵根,纯木灵根,并不是绛衣古神设下的种灵阵,也并非古神留下的纯灵根。

    这是不是说明,种灵阵可以再设,纯灵根也可以再造呢……

    秦悦猛地一阵战栗,周身仿佛有电流穿过。她隐约捕捉到了一个念头,再细细想来的时候,却什么都抓不到了。

    还真是……稍纵即逝的机缘……

    丹田本能地控制着灵力的流转,秦悦却无心修炼。她草草地结束了闭关,睁开了眼睛。

    小元婴嘟囔了一句:“这还不满十年……”

    秦悦敲了敲脑袋,认真地推理起来:种灵阵,种的是灵根,所以得先造一个灵根出来……

    想到这儿,秦悦莫名觉得烦躁:“造灵根……灵根怎么可能造出来?我又不是手段通天的古神!”

    小元婴看她情绪很不稳定,颇为善解人意地开解道:“你别急啊,你说的没错,灵根确实不可能造出来,从旁人身上剥一个灵根下来倒是有可能的。不过这种事有违道义,正道修士都……”

    “你说什么!”秦悦快步走过来,按着小元婴的肩膀前后晃了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