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辟灵脉开立素云宗 悔哂笑感戴幽境德1

正文 辟灵脉开立素云宗 悔哂笑感戴幽境德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二百五十章

    崇玄?秦悦确信自己不认得这个人。

    “他是谁?”秦悦问道。

    小修士回忆了一会儿,答道:“他说他是子承道君的嫡传弟子。”

    估计是想向她求教机关术。秦悦笑道:“他若这几日再来,你便放他进来吧。”

    她踏进灵宇宗的山门,得知灵均不在门中,便给他留了一张玉笺,说自己要去四海云游,归期不定。

    有心等一等崇玄,所以这几日她一直待在洞府没走,没想到真的把崇玄等来了。

    孟晏行这个弟子已是元婴初期,身着道袍,头戴道冠,一副宗门弟子的打扮。秦悦开门让他进来,先同他寒暄道:“你师尊近来可好?”

    崇玄的脸上划过悲戚:“师尊已经坐化了。”

    孟晏行死了?秦悦一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愣了好久才道:“什么时候的事?”

    “十年前。”崇玄答道。

    又一个熟悉的人离开了这个世界……秦悦终于发现,自己修炼得越久,便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离她远去。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世上早晚只剩她孑然一人,再没有故知旧友与她携手并进。

    秦悦怅然地叹了口气。收起无奈的心情,温和道:“那你来寻我所为何事?我听说你已来过许多次了。”

    崇玄拿出一个机关,恭恭敬敬地奉上,“师尊坐化前特意嘱咐我,命我务必把这个送到墨宁道君的手上。”

    秦悦仿佛明白了什么,伸手接过来一看,果然是个载物机关。

    她拿着机关翻来覆去地看了许久,遗憾而惘然道:“你师尊……当真是个重诺之人。”

    当年孟晏行借阅《机关载物论》,作为交换,他承诺做一个自有灵气循环的载物机关给秦悦。

    骤然得知孟晏行的死讯,秦悦以为这件旧事也如孟晏行一般,就此消逝了,但没想到他会把机关交付给弟子崇玄,再由崇玄交到她手上。

    她之所以满怀憾意地叹息,并不是因为这个机关不合心意,而是因为这位极具才华,擅长机关的道君,已经消逝在了浩渺仙道之中。

    秦悦静默许久,又惆怅地摇首,挑了几瓶丹药赠给崇玄。后者拜谢,行礼告辞。

    秦悦离开了灵宇宗,掩去修为和相貌,没有唤出画卷飞行,而是徒步走去了附近的城池。

    这是一座修士之城。因为秦悦遮掩了修为,所以她并不显得引人注目。形色匆匆的人修从她的身旁走过,有的前往坊市添置灵宝,有的回到洞府闭关修炼。

    这座城池算不得繁华。向晚之时,城中已经没有四处走动的修士了。寂静而冷清,一如清心寡欲,寂寞泠然的仙途。

    秦悦没有停留在此。她走出了城门,城外是一片广袤的荒野。她踏着星光而行,信步而走。晨曦微露的时候,又一座城池出现在了眼前。

    这已经不是修士之城了,这是俗世。烟火气息扑面而来,街头巷尾传来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几个半大的孩子争抢着一串糖葫芦,嬉闹地撞到秦悦身上,秦悦报以温煦一笑,他们便嘻嘻哈哈地跑开了。

    这里热闹、鲜活,比清清冷冷的修真界繁华多了。耳畔都是各种各样的欢笑声,入眼都是和乐的盛景。秦悦像一个看客,一个局外人,走走停停。

    但她也没有在这儿停留多久,次日傍晚,她便离开了这个小城,走了很远的路,前往另一座城池。

    后来的几年,一直都是如此。没有一座城池能让她停留下来。与其说她在云游,倒不如说她在历练。

    她见过许多道貌岸然的修士一齐哄抢灵宝的情景,也见过暴虐的妖兽因为幼崽的死亡而流下晶莹的泪珠。她见过不曾入道的凡人忍受病痛折磨的模样,也见证了俗世历朝各代的兴衰。悲欢离合,人间百态,她几乎都看了遍。

    两百年后,秦悦扬了扬衣袖,唤出画卷,径直飞往了笑忘山。

    她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灵脉旁边的元果和赤锐花已经长成了仙品。秦悦把它们扔进随身药园,随后仔细打量着灵脉,慢慢开辟起来。

    磅礴的灵气渐渐消散在空气中,滋养着整座山头。

    住在笑忘山附近的散修渐渐察觉出了异常,纷纷走出洞府。灵气突然变得馥郁了许多,想来是有灵宝降世。

    有人指着笑忘山,十分惊讶地喊道:“笑忘山的灵气何时那般丰沛了?都能和五大宗门的灵气相比了。”

    “莫非那里出现了什么难得的灵材?”立马有人合理地揣测道。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约而同地朝笑忘山飞去。

    秦悦已经把整条灵脉开辟出来了。从此以后,这条灵脉不再深藏于地底,而是遍布整座笑忘山。

    她打算在这儿开立一个宗派。有了这条灵脉,可保宗门长盛不衰。

    正在推演守山大阵的时候,一群人修闯进了她的视线。

    “站住!”秦悦立马喝道。

    那群修士心中挂念着所谓的灵宝,争先恐后地向前疾飞还来不及,哪肯停下脚步?

    秦悦掐了个法诀,一道薄薄的灵障出现在众人面前。灵障虽薄,但却坚不可摧,倒令众人更加眼热起来——也不知笑忘山诞育了何等灵宝,竟有这等屏障从天而降。

    这群人最多不过元婴期,秦悦应对起来轻而易举。她搁下了算到一半的守山大阵,走到众人面前,“你们来做什么?”

    众人都是在修真界摸爬滚打多年的散修,活得跟人精一样,见秦悦修为高深,接二连三地俯身行礼,说些“不知道君在此,多有打搅”之类的废话,对于自己为何来这儿,只字不提。

    一来担心惹怒秦悦,二来唯恐秦悦同他们一起争夺灵宝。

    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完了之后,也没有一个人离开。

    秦悦也懒得细问,直截了当地说道:“我打算在笑忘山开宗立派,你们当真要留在这儿?若坚持留在这儿,我就当你们打算拜入这个师门了。”

    “前辈,”有胆大的修士上前一步,硬着头皮说道,“今日笑忘山异象频出,想是有难得灵宝降世。按理说,这等机缘应是人人有份。你怎可……趁机夺山立派……”

    <!--gen3-1-2-110-13780-255031824-1487431734-->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