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得灵泉奇花益道行 卜仙缘翡翠窥命数2

正文 得灵泉奇花益道行 卜仙缘翡翠窥命数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乾坤葫芦容量极大,里面装的玉丹灵泉分量也很多。这样的乾坤葫芦秦悦还有好几个,所以给不落花浇灌的时候一点都不心疼。

    但她仅仅浇了十分之一,不落花就摇曳起来,“足够了足够了……”

    秦悦收住乾坤葫芦,“这就足够了?你不用替我节省,我还有好多灵泉呢。”

    “我不是这个意思……”不落花连忙解释,“你们人修,不能一次吃太多丹药,不然补的太多,过犹不及。同理,我们灵植也不能一次灌溉太多灵泉,来不及把灵泉化为灵气,反倒浪费……”

    秦悦点了点头,从善如流地把乾坤葫芦收了起来,“那我以后每日都来给你浇灌灵泉,你看可好?”

    不落花兴高采烈地摇摆起来,看上花枝招展,“好啊好啊!”

    于是秦悦过上了十分闲适的日子,每日安寝,醒来便浇浇花,摘摘果,偶尔打坐冥想,时常陪着翡翠玩闹,兴致来了也会炼制几炉丹药,送给执事殿,让他们作为奖赏,赠予修行勤勉、道心坚定的弟子。

    如此闲逸地过了好几个月。一日,翡翠突然郑重其事地来找她,严肃道“近来我的法力又精深了不少。”

    秦悦正在翻看关于沧镜的典籍,她背对着翡翠,闻言轻轻颔首,“好事啊,走,我们吃点东西庆祝一下。”

    转过身来才看见了翡翠严肃认真的脸色,不由问道“怎么这般郑重其事?”

    “我想帮你算一算命数。”翡翠缓缓道。

    秦悦紧张起来“使用这等窥知天道的秘法,是不是会折损寿元?”

    当年的尘年便是如此。

    “倒也不尽然。”翡翠解释道,“你常年把我带在身边,又替我挡了不少天劫,关护之义,救命之恩,等闲无以为报。我若能推演一番你的命数,再将往后种种凶险告知于你,反倒顺应了天道,也成全了这份因果。”

    秦悦细细追问“那此举于你的寿元可有折损?”

    翡翠笃定道“既是顺应天道之举,自不会折损寿元。”

    “那你缘何摆出这副谨慎郑重的模样?我还当这等窥知命数的手段极为凶险,动辄伤及性命。”

    翡翠露出了几分羞惭之色“我法力虽有进益,但法术却不精通。幸而卜算吉凶,本是沉雪兽族的本能……我是唯恐自己算不出什么究竟,才那般严肃的,其实,我那是紧张……”

    秦悦不禁莞尔,大大方方地面朝翡翠坐下,“那行,你且卜算吧。”

    翡翠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摊开白嫩嫩的手掌,道“我要一滴精血。”

    秦悦从容地逼出了一滴精血。

    鲜红的血液滴落在翡翠的手心,她用另一只手掐决,血珠很快便消失不见了,仿佛蒸发在了空气中。

    翡翠闭上了眼睛,一言不发。

    秦悦也不催她,看着她一会儿蹙眉,一会儿又将眉头舒展开来,心中暗笑“莫非当真法术不精,苦算而无果?”

    片刻之后,翡翠睁开眼睛,笑嘻嘻道“我觉得你往后修行定会一帆风顺,鲜有险阻。”

    秦悦点了点头,“这个你不我也知道。我如今已是仙渡期,只要我不做那等惊天动地的恶事,惹世人群起而攻之,我自不会再遇什么险境。”

    翡翠把食指搭在唇边,意味深长地摇了摇脑袋,“话也不能满,人为的险境,你自是可以安然避过,若是天地乾坤造就的险阻,想躲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话里话外倒有几分警示的意思。秦悦神色慎重了许多“此话怎讲?”

    翡翠语焉不详地了一句“你只消一直记着,你是墨宁便可。”

    秦悦不知话中深意,本想细问,但又唯恐翡翠泄露天机遭受天谴,只好作罢,仅将这句话牢牢记在心中。

    “我还有一个发现。”翡翠又道。

    秦悦抬眸看它,示意她下。

    翡翠继续道“我觉得你……仿佛有一缕仙缘。”

    秦悦闻言微微一笑,神色如常。

    翡翠惊讶得很“你怎么这般镇定?”

    “你又不是头一个跟我这句话的人。”秦悦笑道,“人人都道我有仙缘,我也不知,究竟是何等仙人机缘。”

    翡翠下意识地抓了抓头发,苦恼道“我也不清,竟像是与生俱来的福缘一般。”

    罢,又好奇地看着秦悦,“你可见过真正的仙风道骨之辈,还结下了善缘?”

    秦悦仔细回想了许久,莞尔笑道“要仙风道骨之辈,我还真见过一个。”

    她指了指洞府里间,问了一句“你可知那里躺着一个琼姿玉貌的少年郎?”

    “见过。”翡翠答道。她以前贪玩,不止一次误入折夭的沉睡之所。

    秦悦接着道“那便是一位如假包换的神仙,至于有无善缘……应是有几分的。”

    她顺手摸了摸额上绯色的莲,神色坦然而肯定。

    难怪当初玄尾鱼玉琯“此仙缘,未必是彼仙缘。”

    原来是沾了折夭的光。

    “这般来,这份仙缘极有可能和那个少年有关。”翡翠斟酌着词句,十分谨慎地下着论断,“不过也不能确定,是否身具仙缘,终究在自身的命数上,和旁人没有多大干系……我倒更觉得,你这份仙缘,是骨子里就有的福缘……”

    这时门外有人求见。秦悦起身,走打开门口的禁制。

    来人是个青年男修,规规矩矩地俯身行礼“拜见宸音道君。”

    秦悦温和道“何事?”

    “道君,沧镜开启了。”男修答道,“只不过这回唯有元婴期修士可入。”

    秦悦听了前一句,又惊又喜,暗自摩拳擦掌,听了后一句,满腔的热情便被浇灭了。

    “将此事告知门中所有元婴期弟子,至于不沧镜,全由他们自己决定。”秦悦顺口交代了几句,“沧镜险境重重,若决意前,务必做好万全的准备。”

    她面前这个男修正是元婴期修为,闻言又是一拜,神态恭谨“弟子明白了。”

    “你吧,等幽境再度开启的时候,再来告诉我。”秦悦想起自己第一次走进沧镜的情形,竟觉得恍若隔世。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