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探幽湖三入沧镜地 忆旧诺再辞永别人1

正文 探幽湖三入沧镜地 忆旧诺再辞永别人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二百五十七章

    秦悦坐镇素云宗,在笑忘山待了好一阵,才回了北川。

    到洞府后,头一件事便是灵药园寻不落花,拿出一个瓶子,耐心道“这是七宝灵泉,于你的修为境界可有裨益?”

    不落花原本一动不动,似乎在休息,听了这话立马抽长了茎叶,花朵努力朝秦悦手上凑过,又惊又喜道“当真是七宝灵泉?”

    秦悦点头笑道“自然。”她能看出不落花此刻的喜悦,想来这等灵泉于它而言算是极为难得的珍宝,她心中微微遗憾,“可惜只得了这么一瓶。”

    不落花倒是半点都不嫌弃,直道“七宝灵泉乃是灵泉中的珍品,便是只有一瓶,也胜过旁的灵泉许多。”

    秦悦了然。她把玉丹灵泉和七宝灵泉混合在一起,每天都来给不落花浇水。

    “若是日日都得此灵泉灌溉,不出百万年,我便可脱胎换骨,化形成人了。”不落花的叶子来回摆动,像是在扳着指头憧憬未来。

    秦悦莞尔。她突然觉得现在这种生活也挺不错的,宁静安逸,从容淡泊。除了高处不胜寒的寂寞之外,并没有哪里不好的。

    秦悦打算等沧镜开启后,便效法莫云,在沧镜搭一处洞府,在那个风景如画、暗藏通天之路的地方,闲散度日,隐世而居。

    她等了很久,才等来了沧镜开启的消息。依旧是青浩登门告知她的,言明此次沧镜开启,唯仙渡期修士可入。

    秦悦关上洞府大门,往山下走,显然打算立即前往沧镜。

    刚刚走到半山腰,便见几个年轻修士慌慌张张地跑了上来,见到秦悦,互相推搡了一番,最后齐声道“宸音道君,九离师祖玉牌示警……”

    “什么!”秦悦一惊。

    九离是墨宣的尊号,他得到纯火灵根不久后便进阶为化神,现在算来,还有一千多年的寿元,不知遇上了什么险境,竟有性命之虞。

    秦悦立时把沧镜搁到一边,细细探问道“二师兄现在何处?”

    几个年轻修士面面相觑,纷纷摇首“弟子不知。”

    秦悦又气又急,顾不上责罚他们,径直朝执事殿飞了过。

    “师兄的精血在哪儿?”她翻箱倒柜地找了起来,把殿内一众人吓了一跳。

    灵宇宗弟子都会在执事殿留存一滴精血,若日后不幸发生了意外,便可凭借这滴精血来寻人。

    “道君,恐怕,恐怕……”一个修士颤着声音道,“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这个修士正指着一个方向,秦悦顺着他的手指看过,瞧见了一片忽明忽暗的玉牌,玉牌上面镌刻着“墨宣”二字。

    顷刻间,这枚玉牌便彻底黯淡下来,秦悦心头一紧,而后便见玉牌慢慢裂开,宛若被石子击碎的坚冰,迅速地分崩离析,化作一块块碎玉。

    秦悦闭了闭眼。

    几个执事殿弟子壮着胆子安慰她“宸音道君,节哀罢。九离道君的本命玉牌,从黯淡示警,到最后碎裂,前后不过半刻钟的工夫,便是立马前搭救,也来不及啊……”

    这番话一面是为了安慰秦悦,一面也是为了洗刷自己的责任。若秦悦怪罪下来,他们延误了搭救的时机,硬是要责罚惩治,他们也没处申辩啊。

    秦悦无意识地环视着四周。她常年待在洞府,外间诸事不理,执事殿的弟子换了一拨又一拨,她已没有一个认识的了。

    想来原先那批执事殿弟子,大多已经辞世了吧?

    不单是他们,就连二师兄墨宣也陨落了,彻彻底底地告别了这个世界。

    她再也听不见墨宣在旁絮絮叨叨地话了……再也听不见这位师兄用钦羡又豁达的语气称道她的机缘……

    秦悦面无表情,眼中的悲痛之色却是格外分明。众人迟疑许久,终是不敢再上前劝慰。

    也不知过了多久,秦悦终于提步走了,不曾惩处任何一个人。

    众人松了口气,把墨宣的本命玉牌收了起来。

    秦悦走出灵宇宗的山门,踏上画卷,失魂落魄地往沧镜飞。

    她忽然想起了一件旧事。当年她允诺鲛族的公主,日后途经禹海,定会前探望,否则便一生孤苦无依,求而不得。

    但她后来数度往来禹海,再没有踏足鲛族。当年这句承诺,也被她抛诸脑后。

    如今,熟悉的师友接二连三地离开了自己,这道誓言仿佛应验了一般。

    终有一日,这世间只剩她孑然一身,孤寂苦涩,无有依托。

    几天后,秦悦抵达了沧镜。

    沧镜已然开启,此次仅仅对仙渡期修士开放,所以四周空荡荡的,僻静无人,毕竟这世上进阶仙渡的人,当属凤毛麟角。

    秦悦跳下画卷,慢慢走了进。

    沧镜把她随机传送到了一座险峻的山头。

    这座山上遍栽枫树,深红色的枫叶点缀着嶙峋的深山,灵气袅袅,流转其间。

    秦悦沿着山壁,凿出一处洞府。

    她的洞府门口只设了一个简单的禁制,仅有阻挡之用,没有伤人之能。所以经常能看见山间的野兔扒在她洞府门口,一双双兔眼睛好奇地朝里面张望。

    每每看见这个情景,秦悦就在想“幸亏翡翠没跟着一道来,若让她瞧见了这个景象,定要将这几只兔子捉来烤了吃。”

    她拿出沧镜的地图,翻来覆地研究。

    为什么,沧镜是通天之路呢?

    通天之路只是一个简单的比喻,还是真的有这么一条路?

    倘若是后者,那这条路又在哪里呢?

    秦悦在洞府研究了大半个月,最后终于决定出走走。

    她走过了凤尾声声的竹林,也徜徉于灼灼其华的桃李蹊;时而接住随风飘荡的枫叶,时而掬起山间流淌的清泉。

    沧镜空无一人,景色却美如画。秦悦孤身一人,有时都懒得借助画卷飞行,只管信步而游。只是一连数月,眼前仅有毓秀风光,从不曾见到什么通天之路。

    大约过了三五载,沧镜的每一个角落都被秦悦走遍了,除了人人闻风丧胆的镜湖。

    秦悦犹豫半晌,终是朝镜湖飞了过。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