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脱凡胎秦悦换仙骨 宣卷宗折夭认神卿

正文 脱凡胎秦悦换仙骨 宣卷宗折夭认神卿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与此同时,远在天齐界栖雁城的卢秋看着掌中融合在一起的灵、妖二力,微微笑了,“大道至简,墨宁未尝欺我。”

    秦悦专心致志地将五系灵力交融在一起,眼前的画卷突然腾空而起,飞到了远处。

    秦悦连忙站起来,紧赶慢赶地追了上去。

    画卷越飞越高,秦悦只好唤出木莲,步步紧跟。画卷飞了许久,最后飞到了一片空地的上方,这里空旷而荒芜,已然不属于沧镜的范围。

    画卷中的景象几番变幻,秦悦匆匆扫了一眼,发现她画下的山川河流都放大了许多,山上栽着郁郁青青的草木,河水清澈,鱼虾在水中嬉戏追逐的景象清晰可见。

    秦悦又给画卷添了一把灵力。

    画卷传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整幅画卷都在剧烈地颤动。

    再然后,秦悦竟看见画中的山水浮了出来。

    是真真切切地浮了出来!

    那些山峦树木,那些江河湖海,都挣脱了画卷的束缚,化虚为实!一座座巍峨的高山离开了画卷,落到了面前的空地上,山间啼啭飞翔的鸟雀也不甘示弱,跟着飞出了画卷。很快河流,街市,丛林,一一从画中飘了出来,落在耸立的高山旁边,看上去天衣无缝,竟像是原本就存在的一般。

    秦悦和画卷都在高空,她亲眼看着脚下的土地从一片荒芜变成了生机勃勃,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俯瞰之时,竟觉得眼前是一幅立体的山河社稷图。

    移山倒海,造物之能?

    秦悦震撼不已。

    显然,画卷已经升了一个境界,她也是。

    她伸手一招,已经空白的画卷回到了她的手中。随之而来的,还有画卷附近的云朵。

    秦悦微愣,又伸手招了招,不远处的云朵又朝她飞了过来。

    这是仙渡期的她所没有的能力。秦悦整个人都懵了,竟不知应当如何面对。

    就在此时,天际远远地飞来两道亮光。

    这两道亮光其实是两个人影。他们足下踏着祥云,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起来。

    “这回飞升的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竟要我亲自陪同接引。”说话的是个苍颜白发的老者。他手上拿着一把拂尘,颇为好奇地看着身旁那人怀里的卷宗。

    身旁的人看上去年轻许多,他下意识地抱紧了卷宗,一脸严肃道:“等见到了那位新飞升的仙友,才能打开这卷宗。和荣仙君,你也不必急在这一时。”

    和荣面露遗憾之色,轻声嘀咕了一句:“早就知你同微仙君最是刻板守礼,果真名不虚传。”

    原来这二人都是仙界赫赫有名的人物。同微常年担任引渡使,凡界若有人族或是妖兽飞升,多半是他前去引渡的。他手中的卷宗,便是即将登仙之人的平生事迹,待宣读了这册卷宗,那人便可随他去仙界,从此以后,便是真真正正地位列仙班了。

    不过以往接引飞升者,都是他一个人下界接引的。若是身份顶顶贵重的人,便再加一个小仙君陪同,以彰尊贵。和荣仙君亲自陪同,却是从来没有的事。

    和荣仙君何许人也?他是仙界至高无上的存在,昔年同古神绛衣齐名的人物。后来古神身陨,仙界支离破碎,他便隐世不出,很少现身人前了。但他仍是一个极有分量的仙君,举凡仙家宴请,哪怕他不去,也要给他的仙府送一张帖子,以表敬畏之情。

    就在半刻钟前,正在自己同自己对弈的和荣收到了一道仙谕,命他速去与同微仙君会合,一齐下界引渡一个人修。

    仙谕是经由天地法则生成的,如若不从,怕是要挨几道天谴。和荣立时搁下了残棋,寻来同微,一道飞去了凡界。至今不明白哪个人修有这么大的脸面,竟由他亲自陪同接引。

    “我观其气象,像是一位女修。”同微知晓和荣心中的好奇,终究不忍拂了他的脸面,但卷宗也断断拆不得,只好避重就轻道,“此人信仰神光极为深厚,凡界飞升上来的人,没有一个比得上她。”

    和荣轻轻地哼了一声,手中的拂尘换了个位置,心里对同微的识相很是满意。

    “不过,再如何深厚的信仰神光,也不可能获封神卿之位。”同微摇首道。

    “那是自然。”和荣应和了一声。

    仙界的等级并不森严,再声名不显的仙家,出门也能被人称一声“仙君”或是“仙卿”——男仙称君,女仙称卿。仙位再往上一步,便是神位。不过从古至今,万万年来,只有一个女仙被尊为神卿,那便是十几万年前同怨魔同归于尽的绛衣古神,绛衣神卿。

    自古神以身殉世后,再没有人担当得起神位的重任。

    此时此刻,两个仙君飞了许久,渐渐放缓了速度。

    “在那儿。”同微遥指着一个玄衣墨裙的女修。

    女修背对着他们,正立在一朵木莲上,招来一朵云,轻轻拍散,又招来一朵……如是几番,乐此不疲。

    就着几片云朵也能玩得自得其乐,果然是初初飞升的人啊……同微感慨不已。

    身旁的和荣倒是略有讶色:“此人的信仰神光当真丰厚,我看仙界那些修行数万年的仙君都比不上她。”

    两人绕到女修面前,同微慈眉善目道:“这位仙友,我乃仙界引渡使,仙号同微,特来渡你飞升仙界。”

    女修抬首望去。

    同微一眼就看见了女修眉间的小莲,下意识地同旁边的和荣仙君对视了一眼。

    和荣也瞧见了,随口问了一句:“小仙友,你这是同谁缔结的祸福印?”

    祸福印,是一种非常简单的仙印,但并不常见,因为一旦结出祸福印,便将自己的生死祸福同旁人联系在了一起。这女修额上的仙印似是狐族的图腾,所以一旦她遭遇不测,那位狐族仙君便会跟着遇险,若她殒命,那位仙君也活不成了。

    和荣心中了然:难怪这个女修有这般深厚的信仰神光,原来有位神仙在背后护持她。

    女修,也就是秦悦,一脸茫然地看着面前的两人。

    他们是天上的神仙……前来渡她飞升的……秦悦飞快地捋顺思路。

    这个看上去仙风道骨的人问她同谁缔结了祸福印……

    “祸福印,是什么?”秦悦用饱含求知欲的眼神看着和荣。

    和荣点了点自己的额头,“便是你额上那枚印记。”

    秦悦恍然大悟,“那位同我结印的仙人就在我的洞府,两位请随我来。”

    同微觉得,自己担当引渡使这么多年,从未有过今日这般奇异的经历。

    那个初初飞升的女修道了一句“请随我来”,说罢竟转身飞走了,他与和荣只好跟了上去。

    飞了好几天,到了一处写着灵宇宗的山门前,女修抬脚进去了,两位仙君对视了一眼,各自念了一个隐身咒,跟进去一探究竟。

    他们的隐身咒只对凡人有用,秦悦已经登仙了,所以仍然可以看见他们的身影。

    她走到一座洞府面前,穿过门口的禁制,指着里间一个屋子,回首道:“二位,那个仙人就在里面长眠。”

    长眠?两位仙君连忙进去探看,心底微松——里面的狐仙只是昏睡了而已。

    和荣谆谆教导道:“小仙友,昏睡同长眠,终究还是不同的。”

    秦悦愣愣地点头。

    另一边的同微已经把折夭弄醒了,张口便道:“这位仙友,在下同微。你仙力不济,仙元有损,可要我们顺便把你带回仙界?”

    折夭看了着同微,又看了看他身后的秦悦,顿时明白了一切。

    视线移到一旁的和荣身上,折夭怔了怔,挣扎着起身,朝和荣拜了一拜,“晚辈折夭,拜见和荣仙君。”

    和荣捻须沉吟,“折夭……你是彦然仙卿丢弃的那个孩子?”

    折夭被勾起了伤心事,微微垂首,“是……”

    但很快他便抬起头来,面上已不见悲痛之色。他指了指同微怀里的卷宗,又指了指秦悦,道:“同微仙友,可否让我亲自担任这个女修的引渡使?”

    同微想了想秦悦额上的仙印,十分大方地给了这份顺水人情。

    和荣对他这个举动并没有意见。正所谓,成人之美啊……

    折夭接过同微递来的卷宗,一字不差地宣读。

    和荣负手而立,神色很是认真。他倒要听听这个人族女修生平都做了什么事,值得他亲自陪同接引。

    “……德合造化之育,慧晓古今之变……”折夭慢慢念道。

    这是一句陈词滥调,但凡得以升仙的修士,卷轴上都有类似的夸赞之语。

    “……挽青州之祸,涉幽境之险……”折夭继续念道。

    这两句听来倒像果真有些作为。和荣看着秦悦脑后的信仰神光,暗忖:“总算不是浪得虚名。”

    “……成古神之体,为绛衣仙胎……”折夭念到这儿,握着卷宗的手一顿,竟是愣住了。

    不仅他愣住了,旁边微微笑着注视秦悦的同微,也愣住了。

    室内一时沉寂下来,安静得落针可闻。

    和荣老泪纵横,片刻之后,走上前来,紧紧抓着秦悦的手,“神卿……”

    全完。

    <!--gen3-1-2-110-13780-253524531-1488209502-->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