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6.安居玉衡偏遭横祸 险试牛刀恰逢机缘

章节目录 6.安居玉衡偏遭横祸 险试牛刀恰逢机缘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五章安居玉衡偏遭横祸,险试牛刀恰逢机缘

    看完了比试,秦悦不关心结果,就和慕玉先退了出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大家都在等着比试结果,因而一路上只有他们二人,僻静得很。慕玉见她神色不对,以为她在想方才的话,安慰道“墨宁姐姐无需担忧。姐姐身份尊贵,定无人会把姐姐当做炉鼎。”

    秦悦笑了笑,抬首正看见前面的树上新结了果实“我去摘几个果子,你在这里等我。”

    秦悦转到一棵树后,却迎面碰上了一个黑衣男子。“你就是墨宁?”男子问道。

    来者不善。秦悦飞快地下了论断。“我不是。”眼前的人看不出修为,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稳。

    男子冷哼一声“我都听见与你一同来的人叫你墨宁了。”两个炼气期的修士,他还不放在眼里。不过大哥只让他取墨宁性命,他也不愿多造杀孽。他心念一动,一个道器就出现在身前。他手握道器,飞速注入灵气催动。

    秦悦反应过来,转身便跑“慕玉——”

    慕玉听见叫喊,循着声音便飞奔过去。看见了仓皇奔来的秦悦,又看见一脸不以为意的黑衣男子,当机立断,扔出一个符箓。

    符箓里封印的法术爆了出来,霎时间四周遍布白光。

    幽洵山谷与几大宗派的距离都很近,但因其山谷中寸草不生,向来人烟稀少,而此刻却有两个修士在斗法。这二人一为结丹后期,一为元婴初期,按理说,元婴期那位高出一个境界,应当很快便分出胜负。然而二人缠斗已久,那结丹修士虽有败相,却仍留有余力。只见他轻念咒语,一道金色的龙影已现了形态。忽然他身形一顿,口中喃喃“师妹……”竟撇下元婴修士,唤出飞行的道器,逃跑了。

    那元婴修士自然也没料到他会在法术施到一半之时逃跑,待他意识到时已然来不及追赶了。微风拂过,他黑色披风的下摆被吹了起来,露出里面的暗红色长袍。他的神色颇为咬牙切齿“好不容易遇上一个纯金灵根,若不是要活捉……唉。”

    白光渐渐散去,那个黑衣男子被炸得血肉横飞。“他……死了?”秦悦喉间干涩,“你杀了他?”

    慕玉看着神色莫名的秦悦“是啊,他死了。没事了,别怕。”

    “你就这么……杀了他?”就在一瞬间,活生生的人就尸骨无存,来自和平世界的秦悦不敢置信。

    “墨安师祖临行前赠我一个符箓,嘱我务必护你周全。”慕玉说道,“我方才使出的正是那个符箓。”

    秦悦感觉自己的心情难以言说“不至于杀了他吧……”还死得那样惨。

    慕玉有些奇怪“若不杀他,他便要杀我们。自然是先下手为强。”说完走近了那一片鲜血染尽之地,找出了黑衣男子的几个乾坤袋,递给秦悦“姐姐瞧瞧有没有中意的东西。”

    秦悦面色苍白,摇摇头“你收着吧,我不要。”

    这时从不远处又疾驰来一个身影,秦悦麻木地看着,离得近了才看清“大师兄?”

    正是刚刚尚在幽洵山谷与那元婴修士打斗的墨安。他循着符箓爆裂的气息一路寻到此处,看到这般情形也猜到发生了何事。面容严肃,声音低沉“何人敢潜入灵宇宗行凶?”师妹向来安居宗门之内,怎会遭此横祸?又见秦悦面色差得很,估计是被吓着了“慕玉你先带师妹去休息,给她服些静气养神的丹药,再来将此事细禀于我。”

    秦府此时刚收到秦衍小公子入选灵宇宗的消息,一派喜气洋洋。这时忽听得一个惊恐的小厮大喊“不好了!二爷的本命玉牌碎了!”秦家主和夫人猛然站了起来,四周忽然安静得落针可闻,二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灵宇宗门派大选的第一日发生了一件大事凌玄道君首徒墨安云游归来之时,恰看见歹人潜入玉衡峰,且正欲杀他师尊的新徒墨宁。幸而墨宁身侧有一小修士名为慕玉,护主不遗余力,保得墨宁平安。历来修真者都做惯了杀人夺宝之事,哪有慕玉这般赤子心肠?墨安下令重赏慕玉,命执事殿严查歹人身份。

    慕玉因为此事得了灵石上千,灵草若干,甚至还有两颗筑基丹,羡煞旁人。而执事殿的主事纪帆却愁云密布,对面前的诚舟道君拜了又拜“道君帮我向墨安师叔说句好话罢,那人已然面目全非,此刻恐怕连尸骨都拼不出一具,这让我等如何查起?”

    诚舟道君摆摆手“墨安是掌门一脉,我见了尚且要礼让三分。”

    纪主事的面容更凄苦了“我若拜求墨宁师叔,可有转圜之机?”

    诚舟道君摸摸胡子“我听说墨宁此番受了惊吓,正在洞府内静养休整,闭门谢客。”他有心提点纪帆“歹人一事可大可小。你若办得漂亮,好处不会比那个叫慕玉的少。”

    纪帆只好点头称是,带了一众人去那片树林里探查。说来也巧,男子被炸碎的玄衣一角上竟有个族徽。纪帆心头一喜,顺着这个图案查了下去。

    秦悦这天晚上睡得不安稳,夜里醒了几次,一入梦就是鲜血淋漓的场景还有那个男子不绝如缕的索命声。秦悦难以入眠,干脆爬了起来打坐修炼。

    体内灵气运行完最后一个周天,秦悦心神安定不少,缓缓地呼出一口气。此刻正是天亮之时,秦悦平复着心绪,推开房门,却看见厅外正坐着她大师兄墨安

    “大师兄此番又是来辞行的?”秦悦笑吟吟地问道。

    “非也。”墨安看她神色已好了许多,“半月后有一个面向元婴期以下所有修士的试炼场地开启,你随我一同去罢。你修炼虽然迅速,但经此一事我也明白了你全无斗法经验。若不有意试炼一番,恐怕再遇此事之日,便是你束手就擒、身陨道销之时!你这几日就多多准备些丹药、道器、灵石,勤修术法,半月后我带着你和门内众弟子一起走。”

    秦悦第一次听见墨安说这么长的话,不由在心里琢磨了几遍,然后领悟到自己可以出去玩了啊。

    墨安走后,秦悦唤出慕玉,将此事和他一说。又称自己有师兄墨安陪同,必定无虞,希望慕玉这段时间在洞府内潜心修炼,以期一举筑基。

    慕玉本想随秦悦一同去,听她这么一说,便决意留在府内专心修炼。

    秦悦十分满意。又去执事殿挑了一柄飞剑,可攻可防可助飞行。回到洞府后将《九转木诀》里所讲的木系法术研究了一番。以她目前炼气三层的修为,只能学习一些基础的法术。诸如箭木引、锁木引等等。

    秦悦把几个小法术练熟了,正巧墨安来接她去试炼场地。此次试炼为自愿,门内只有二十多人报了名。毕竟大多数人的想法都是既可托庇于宗门,就不必身涉试炼险境。这二十多人大都因为修炼遇见了瓶颈,因而外出觅一觅机缘。像秦悦这般单纯来试试身手的实属少见。

    秦悦转身,看见墨宣也在随行之列,不由喊道“二师兄!”路途漫长,若有二师兄在,虽说聒噪,但必不会无聊。

    大家一齐租用了宗门内的飞舟当做代步,秦悦坐在墨宣身侧,听他絮絮讲着“本次试炼场地名为青冥秘地,在北川的最西部,我们此番乘飞舟前去,少说也要花上七八日。青冥秘地每百年开启一次,只有未到元婴期的修士可以进入,北川各派都会有弟子前来。秘地内多河流,多丛林……”

    不得不说墨宣是个很好的聊天对象,秦悦只需点头,微笑,偶尔应和几句,墨宣就能一人说上很久,打发了路上不少时间。

    秦昌闭关结束后就听闻了三个弟子一同去往试炼地的消息。青焰掌门常年云游四海,数百年才回来一次;慎行师弟又去了俗世,探亲未归。是以现在整座玉衡峰,只剩下凌玄道君一个主人。

    执事殿的主事纪帆前几日查到那个黑衣歹徒衣袍上的族徽,正是修仙世家秦氏专用的图腾。门内诸人谁不知晓掌门首徒凌玄道君正是姓秦?他正犹豫着告不告诉墨安,墨安就带着众弟子外出试炼了。这****听闻凌玄道君已然出关,略一思量,就拜上了秦昌洞府。

    秦昌将此事来龙去脉一听,便猜到前因后果。当即面色一沉,大斥“荒唐”。

    纪帆大惊“道君可是不信?此事为墨安师叔下令彻查,我等只是根据线索,判断是北川秦氏……所为。”

    秦昌缓了缓怒意,和颜道“我方才不是在斥责你,你做得很好。我这里有一瓶碧玉丹,算是有劳你连日来的辛苦探查。”说着,从袖内拿出一瓶丹药。

    纪帆极为欣喜地接过。碧玉丹对修行大有裨益,不仅有助于提升修为,而且可以净化灵根,减少灵根中的杂质。若是大量服用再配上合适的功法,将自身灵根转化成纯灵根也是有可能的。可惜此类丹药极难炼制,有市无价,没想到凌玄道君一出手就是一瓶。纪帆心道“果如诚舟道君所言,办成此事的好处定不会少。”

    秦昌挥挥手,示意纪帆退下。

    室内只剩秦昌一人。他怅然地叹了口气,眼底神色不明。

    秦悦一行人飞了数日,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下了飞舟,墨安对众人道“秘地只开启半年,半年之后在此汇合。”

    众人应了,或结盟或独身踏入了秘地。

    秦悦依旧是郊游的心态,进了秘地后东张西望,自得其乐。墨安在旁边陪着她,墨宣跟在二人后面。

    “师妹把它捉来罢。”墨安指着一个突然窜出来的一品妖兽。

    墨安墨宣两人此时隐了修为,是以那妖兽并未察觉到危险,只知晓有一个与它修为相当的女修在此。秦悦看了看那个妖兽,通体雪白,类猫似兔,十分可爱。轻念咒语,一只小木箭从妖兽身侧擦过,正是“箭木引”。

    妖兽感觉到攻击,飞快地向一旁逃去。秦悦心有不忍,使出的木箭都刚好自它身旁飞过,未曾伤它分毫。谁知那妖兽恼羞成怒,转身就对秦悦吐出一个火球。

    秦悦深感其忘恩负义。眼看着火球越来越近,她立马唤出了飞剑。飞剑绕着秦悦转了一圈,形成了一道屏障,挡住了火球。旋即又使出“锁木引”,妖兽瞬间被笼罩在一片绿芒中。秦悦手一指,那一团绿芒便飞到了秦悦脚边。

    “师妹术法倒是娴熟。”墨安点评,指了指地上的妖兽,“师妹若是喜欢,就带回去当灵兽养吧。”

    “我知道有二位师兄在侧,故而有恃无恐。”秦悦嘻嘻一笑,看了眼地上的妖兽,“就让它在这儿待着吧,想来也更自在。”秦悦撤了灵力,没了束缚的妖兽迅速地遁逃了。

    “师妹心善。”墨宣讶异,“我若看见妖兽,必然杀之。”

    “为何?”人招你惹你了?

    “妖兽与吾等修士本就势不两立。妖兽贪食灵力,以生啖人修为乐;人修灭杀妖兽以求其皮毛肉骨、体内妖丹,用来炼器入药。”墨宣答道,“师妹方才有心不伤它,那妖兽不也有了杀心?”

    秦悦默然。虽说听来这像是修真界安身立命的准则,但她总是无法接受。

    三人不紧不慢地前行,四周越来越寂静。忽然墨安说道“前面有五品妖兽的气息。”

    墨宣跃跃欲试。五品妖兽相当于结丹后期,虽然比他的修为高上一截,但妖兽灵智未开,只知蛮打,不知智敌。墨宣术法精深,极有可能一胜。

    墨安知他所想,就放他前去与之一战了。

    墨宣御剑疾飞而去,秦悦和墨安慢悠悠地走着。正在此时,前方传来了巨大的打斗声和墨宣隐约的痛呼声。墨安神情沉凝,怕是那妖兽有些难得手段。细看四周并无危险,电光火石间下了决断“我去助师弟一臂之力。你在此间等候,不许跟来!”说完留下了几块符箓,就不见了人影。

    秦悦于是发现了自己力量十分弱小,遇见此等情形只可原地等待,什么忙也帮不上。秦悦郁闷地东走走,西看看,猛然瞅见了不远处一株小乔木上有一串车厘子。

    秦悦欢快地蹦跶过去,摘下车厘子。这一串看着挺多的,其实不过十来个。秦悦小心翼翼地用玉盒装了。这玉盒本是封存灵草的绝佳之物,但向来只被秦悦用来保鲜水果。

    不知两位师兄如何了……秦悦等着无聊,拿出一颗车厘子尝了尝。

    秦悦在玉衡峰诸林遍摘野果,向来果香四溢,甘甜可口。而此刻却觉得这车厘子十分难吃,又苦又涩。秦悦整张脸都皱了起来,这和以前吃的车厘子根本不是一个味道!她歪坐在草丛间,难受地吐了出来。舌尖上依旧是难言的涩味,喉间划过几丝苦汁。

    尚不及秦悦缓过来,一股磅礴的灵力在她体内流转起来。秦悦惊诧,只感到自己的修为一路上涨,冲破了炼气三层,转瞬攀至四层、五层、六层……秦悦急忙摆了个打坐的姿势,控制这股灵力的运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