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10.览莫云手记知仙神 逢修士斗法明善恶

章节目录 10.览莫云手记知仙神 逢修士斗法明善恶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九章览莫云手记知仙神,逢修士斗法明善恶

    秦悦的运气不好不差,被传送到的地方既没有凶猛的妖兽,也没有奇珍异宝。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身后是一片竹林,旁边是一块湖泊。秦悦拿出地图仔细地核对一番,确定这湖泊不是那个古怪的镜湖。

    秦悦慢悠悠地往竹林里面走,忽然看到一道白影,在翠绿色的竹林里分外明显。根据秦悦的认知,这道白影应该是只白狐狸。但和秦悦认知不一致的是,眼前这狐狸长了三条尾巴。

    能长三条尾巴的狐狸自然不会是普通的狐狸。秦悦扫了一眼,也没看出这狐狸的修为。所以初步判断,这狐狸是个四品,或者五品,或者六品七品八品九品十品的……妖兽。

    墨宣师兄曾说,妖兽和人类势不两立。秦悦看这妖狐狸暂时对她没有杀意,就故作镇定地走远了。走出一个安全距离后才心有余悸地回头望了望,看见它白色的皮毛上有红色的印子。

    秦悦恍然大悟这只妖兽受伤了,难怪没有对自己出手。真是侥幸逃过一劫。

    再走了走,看见前面有一个小木屋,秦悦顿时警惕起来。地图上一草一木皆有标识,她从未见过有什么木屋!

    绕开它走,就没事了。秦悦这么想也这么做了。然而她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绕着木屋转了几圈,从未离开它百步之外。

    秦悦揣测,这应该是个阵法,不知是困阵还是幻阵?可叹自己对阵法一窍不通,又孤身在此,无人求助。

    最终走投无路的秦悦决定进木屋看看。但到门口了才发现这木屋是有禁制的,根本进不去。秦悦无力地躺倒在原地,难道要在这里困上一辈子?

    等木屋主人来了,应该会让自己进去……或者出去。哎,谁家门口没个禁制?她自己的洞府前面也有禁制,当初慕玉还劝她滴一滴血呢。

    秦悦蓦地灵光一闪。飞快地爬起来,义无反顾地朝那禁制滴了一滴血,那禁制上的光芒闪了闪。秦悦觉得挺靠谱的,就大摇大摆地向前走。走过那个禁制,果然未对她有所阻拦!秦悦自言自语“想来这屋子的原主人已经挂了,所以门口的禁制改认了我为主。”

    打量一番室内情景,空间窄小,除了一张矮榻并一个蒲团什么都没有。秦悦无声地叹了口气,说是家徒四壁也不为过。

    她四处仔细看了一遍,发现的确没有别的东西,愕然不已真穷啊。顺手一翻蒲团,发现蒲团下面竟压着一本书。

    是的,这是一本实实在在的书册。秦悦自从来此异世,看的书都是玉简,此刻见到了这样一本书,简直顿生亲切之感,迫不及待地打开细看。

    书名是《莫云手记》,里面不过记载了这木屋主人莫云的一些生活琐事。秦悦本就没想得到什么修仙秘籍,不过半日就翻过了许多页,倒也看得津津有味。

    “去岁尝往俗世,闻听皇族有佳酿名为‘醉春’,心痒难耐,遂夜入深宫禁庭盗酿酒秘方。后自试之,封酒坛于洞府内院地下三尺。昨日兴起,念及此酒尘封经年,遂取出细品。其味苦涩至极,几欲吐之。然亦不忍弃之,今日邀三友共尝,三人果吐,吾心甚喜。”

    秦悦不禁抚掌大笑,继续兴致勃勃地看了下去。

    “自不得一试醉春,日夜深以为憾,吾恐有碍于道心,遂于昨夜再入禁庭,遍寻存酒之地。未果。今夜再探,于内宫冰窖深处觅之。大喜,遂取两坛。”

    “今日再邀三友共饮醉春,三人皆拒。吾自斟自饮,亦颇得其乐。后传音三友告知原委,三人皆悔。吾心甚喜。”

    秦悦笑着摇头,这莫云真爱捉弄人。

    “吾尝得一秘术残卷半部,极类洗筋伐髓之法。今日于扑买场得另半部,欣喜异常。本欲一试,奈何此法须先自断四肢经脉,吾非胆小之辈,亦不愿自伤至斯。”

    “吾已试洗筋伐髓秘法,苦不堪言。盖因自断经脉,实为痛苦万般。而后又须借神识之力,携丹田之内灵元,遍走经脉。彼时经脉俱毁,灵力尚存,烧灼难耐,自不能言。吾自认心智胜于常人,然亦几陨于此道。”

    秦悦脑补了一下那个洗筋伐髓的过程。啧啧,真是身心的双重折磨。

    “洗髓功效甚大。今吾修行一日千里,神识灵敏,道心坚固。已近仙渡之境,然不知突破之法。”

    那个传说中的仙渡期?秦悦不敢置信地看了下去,整本手记只剩下最后的寥寥数字“仙渡,仙渡,仙人渡之。吾去也。”

    秦悦喃喃“莫云……他不是挂了,他是登仙了。原来真有修仙大成之人。世上也当真有仙有神。”片刻之后,她的眸光一变,似有坚定之色。

    这便是秦昌所说的“道心”了。

    走出木屋后继续前行了一小段路,秦悦回眸,已不见了那木屋的踪影。可能自己已经出了那个阵法吧。

    不远处传来打斗声,秦悦隐在暗处看过去,是一个筑基中期和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在斗法,那筑基中期的修士,可不是秦悦先前在沧镜入口处遇见的憨厚大哥?

    “二哥,你今日为了区区一株灵草,竟要对我下杀手?”说话的正是震惊无比的憨厚大哥。

    “少废话。”被他称作二哥的人神色十分不耐,“你今日要么交出灵草,要么受死!”说完接连使出了几件道器。

    秦悦也算听明白了,没想到杀人夺宝,竟也会祸及至亲。她刚想上前助那憨厚大哥一臂之力,迈出的脚却生生刹住了。此刻那憨厚大哥已有败相,另一人是筑基后期,更兼法宝众多……她恐怕会打不过。可是那位大哥正直善良,还好心提醒她别去镜湖……

    就在秦悦犹豫不决的时候,憨厚大哥砰然倒地。那筑基后期的修士冷哼一声,走到他的尸体旁拿走了乾坤袋。

    秦悦捂紧了嘴。慕玉曾经直接用符箓砸死了那个黑衣男子,她犹有嗔怪慕玉心狠之意。如今她竟会在一旁冷眼看一个刚相识的人枉死……

    看着那个筑基后期的修士渐渐走远,秦悦莫名想起了墨宣的话“……次次都有大批修士身陨彼处……”不知身陨之人有多少是亡于沧镜险境,有多少是亡于亲朋毒手?

    秦悦孤身一人走着,丝毫不知危险临近。

    若不算上沉重的心情,此时景色堪称赏心悦目。走过了竹林,便看见一片桃李纷飞之地。姹紫嫣红,灼灼其华。若有纸笔,秦悦倒想“重操旧业”,将这般动人的场景画下来。

    她偏头去摘一枝桃花,恰在此刻,一道剑影从耳边擦过。秦悦大惊,转身便唤出木莲。

    前方是一个紫衣男修,筑基初期。此刻他也非常气恼——他尾随秦悦已久,见她没有同伴,又同样只有筑基初期的修为,便起了杀人夺宝的心思。谁知原本万全的暗杀,竟被她微微侧首,恰好躲过!

    一不做,二不休。那人毫不犹疑,召回飞剑。又祭出一柄宽宽的玉尺,催动灵气,玉尺瞬间裂成了四块,围绕住秦悦。

    这是什么招数?秦悦暗暗叫苦。这是她第一次与人斗法,她全神贯注,驱使木莲一一扫过四把小玉尺。

    这时刚才那把飞剑又向她袭来。秦悦瞬间明白过来——玉尺为困,飞剑为攻。她当机立断,用木莲挡住飞剑攻势,速念咒语,四支木箭渐渐凝为实体,向四块玉尺冲去。

    秦悦使的正是“箭木引”,已比她在炼器三层时的威力大得多,所有玉尺应声而碎。飞剑亦不敌,被木莲逼回至那个男修身前。

    秦悦手一扬,木莲旋转几圈,放大了数倍,直指那个男修。

    男修面色灰败,闭上了双眼。忽感周身迫人灵力消散,茫然睁眼,却见秦悦负手而立,一朵木莲落在她肩头。她神色淡然“我不想取你性命,你走吧。”

    男修唤出飞行道器,逃一般地走了。

    秦悦收回木莲,回想着刚刚使出的一招一式,将每个动作都拆解开来领悟。原地打坐了片刻,就继续前行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