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14.破阵眼血玉试反证 结金丹幻境守初心

章节目录 14.破阵眼血玉试反证 结金丹幻境守初心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十二章破阵眼血玉试反证,结金丹幻境守初心

    双双很早就发现了秦悦醉心阵法,并未在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然而秦悦竟有愈演愈烈之势,双双终于忍不住上前打扰了一番。

    秦悦昨晚本想把那块花了许多冤枉钱的血玉好好雕琢一下,挂在慎行所赠的羽扇上做个装饰。但她脑补了一下成品,觉得羽扇配玉坠不太搭,遂决意把血玉切碎些镶嵌在扇柄上。谁知这血玉竟无法切开,秦悦细细探查一番,发现里面埋了一个防御阵法。若非她现在对阵法感知极为灵敏,轻易不能察觉。

    秦悦自然忍不住推算一番。这个阵法繁琐了不少,总共有七七四十九步。秦悦从晚上算到了天明,此刻勉强有了头绪,正到了关键之处,却突然被双双搅和了。

    证明题写到一半断了思路什么感觉?秦悦忍住了把双双扔出去的**,只是轻轻地把它放到了屋外。

    双双又跑了回来,直接钻进了秦悦的怀里。小爪子攀着秦悦的肩膀,秦悦用了点力气才把它的爪子扒拉下来。双双抬头,一对墨瞳湿漉漉的,看得秦悦心肠一软,放下了手上的血玉,带着这只小狐狸出去散步了。

    是夜秦悦倒是睡了一觉。近日来一直在推演阵法,鲜有时间入眠,今日算是托了双双的福,得以外出赏景,安然就寝。双双一直赖在她的身边,晚上就缩在她的怀里睡觉。秦悦以前虽然也抱过毛绒玩具入睡,可是这是只活的……秦悦便在“天啊我会不会半夜掐死这只白毛狐狸”的怀疑中睡熟了。

    秦悦的呼吸声渐渐平缓,双双从她怀里探出了脑袋。夜色漆黑,它一双漂亮的眼眸倒是亮的惊人。它眼睛一弯,似乎在笑,连带着整张狐狸脸都生动起来。

    秦悦没有放弃对那块血玉的研究。这一次,为防双双闯入,她特意在房门口摆了个九宫格权作门禁,算法独特,殊于寻常阵法,算是她的独创了。

    玉简记载阵法多托载于玉石。单个玉石中,九步为最次,四四十六步为次,六六三十六步尚可,七七四十九步为佳,八八六十四步为上佳,九九八十一步近于元品,几不得见矣。

    秦悦直接跳过了十六步和三十六步转而研究四十九步,其难度可想而知。就算她领悟了一种简便的公式,此刻也不知从何下手。

    都怪双双,上次明明就要有头绪了……秦悦哀叹一声,打起精神从头开始了。

    显然这次的运气并不怎么好,秦悦一连推演数十日,未见丝毫进展。她自感焦头烂额,若旁人看去,也定当会觉得她此时形容消瘦了许多。

    我已经试了这么久,自然不能就这么放弃。这个解法不行,我换个路子就是了。秦悦在心中默念。恰在此时,灵机闪过为何不试试反推!

    凭借直觉慢慢地摸索到了阵眼,破了这血玉阵。而后根据阵眼所在位置,返回去推算阵法。过了几日,只见秦悦面露喜意“果然有效!”虽说现在只不过算出了一步,但万事开头难,有了这第一步,后面的心里就有了数,时间多寡罢了。

    秦悦直起身,出门四处走了走。却被告知秦昌师尊已闭关三十余年未出,墨安师兄前几天同样闭关准备结婴,墨宣师兄外出试炼归期不定,就连慕玉也开始闭关结丹了。她现在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

    秦悦自然知晓她这段时间一心研习阵法,修炼荒废了不少,当下便决定闭关直至结丹。虽说有一种“既然你们都闭关去了,那我也闭关好了”的无奈心理。

    留了几瓶辟谷丹给双双,秦悦就踏进了卧房,一心一意地打坐,运转起了《九转木诀》。玄果余力尚在,不过两月之后,秦悦就来到了筑基大圆满之境,可以乘势结丹了。与上次碰巧筑基有所不同,她已将结丹的流程在心里过了无数遍,无非是不断吸纳灵力直到经脉不支,再根据结丹功法聚集周身灵力,在丹田里做成一个金丹。这中间要过一个幻境,之后要受三道雷劫。

    这次又不在某某秘地,而在自家洞府。卧房外还有自己设下的九宫格阵,静谧安全。本次进阶可谓准备充分,定然无虞。秦悦闭目感受着全身静静流转的灵力,感受着它们越来越密,越来越厚,越来越磅礴。就是……现在!

    秦悦的耳边响起了室友张嫣的喊声“秦悦大懒猪别睡了!下礼拜就要考微积分了。”

    秦悦……感觉很久没人这么叫过自己,他们都叫自己……奇怪,怎么想不起来了。

    “你怎么了,一大早小眼神儿迷茫得跟在听六级听力似的。”张嫣随口说道。

    “我也不知道。”秦悦一本正经,“我刚刚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关于……呃,我忘了。”

    “哼,看你以后怎么好意思说自己记性好。对了,你妈刚才打电话给你了。”

    秦悦闻言飞快地爬下床,回电话“……嗯嗯,考完就会回家,我要吃糖醋排骨。”她上个月刚回了家,此刻倒像几十年没见过家人似的,语气极为想念。

    秦母道“好”,又问秦悦想吃什么水果。

    秦悦答“想吃点车厘子。”

    过了一会儿,秦悦挂了电话。坐在椅子上,面色古怪——刚刚自己说“车厘子”时,心里涌上了一个神奇的认知,仿佛车厘子是什么不可多得的至宝——怎么可能!整天净会胡思乱想。秦悦笑着拍拍脑袋。

    “微积分的题库看完了吗?”张嫣问道,“我有题不会,你教教我。”

    秦悦闻言接过题目看了看“应该要先换元,我算算看。”秦悦埋头做题,眼中划过一个场景——自己手握着一块血玉,专心致志地演算着什么。

    摇摇头,驱散了莫名浮现的奇异场景。

    “我们中午定外卖吧”张嫣说。

    秦悦拍掌,神情激动“好!”

    “看你高兴的,怎么跟没吃过饭似的。”

    其实秦悦也感觉自己很久没吃饭了……嗯,只用水果充饥。秦悦失笑,自己成仙了不成?

    成仙……秦悦心头一阵悸动,仿佛这是自己数十年的追求。

    秦悦终于发觉了今日醒来后的种种异常。难道,都是昨晚那个很长很长的梦境中的情景?可是自己分明什么都不记得了。她也没细想,就这么过了一天。

    晚上入睡前收到秦母发来的短信“我和你爸爸都很想你。双双也是。”

    秦悦眉眼染上了笑意,想到了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场景。又想起双双,眼前勾画出一只白狗的模样。不过一瞬间,白狗就变成了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秦悦疑惑,定睛一看,竟看见一双漆黑如墨、流光溢彩的狐狸眼。

    秦悦凝视着这双眼睛,一幕幕景象从脑海中掠过——竹林里受伤的狐狸、桃李林里被她疗伤的狐狸、在长满枫树的山间跟随着她的狐狸……场景鲜活无比,仿佛发生在昨日,又仿佛存留在记忆中。秦悦微愕那是……沧镜。

    我什么时候去过那里?去那里干什么?去了多久?后来呢?

    秦悦把头埋进了枕头里,前尘往事就这样慢慢地被她想起。她轻声喟叹“还从来没做过这种梦,真玄幻……”

    是的,直至现在,即便想起了过往种种,秦悦仍把它当做一场虚无缥缈的梦。

    第二天,熟睡了一整夜的秦悦想到了临近期末的几场考试,慢吞吞地起床刷题。张嫣拿了画板,说“今天天气好,去不去后山?”

    “去!当然去!”秦悦把笔一扔,跟着张嫣爬山画画去了。

    梦里也来过这里,就是在这里开启了一场奇异的梦境。秦悦手上专心画画,心思却飘得很远。想起了山壁凹陷处的山洞,想起了自称周雪微的苍老女声,想起了泛着紫色幽光的五个大石……历历在目,就像真的经历过一样。

    还有自己资质上佳的灵根,与之相得益彰的修炼功法。自己初入道之时的奇妙感受,后来的每一次吐纳,每一次体悟……

    秦悦画笔一顿,眼神有些幽深——那不是梦,这才是梦!

    但她并不想醒来。这个梦里有家人的温暖,有朋友的陪伴,有自己憧憬的大学生活……这一切,她都阔别已久,想念已久,企盼已久。

    原来,这就是结丹幻境。秦悦渐渐醒悟过来,这幻境就是自己内心最大的渴望、最深的弱点。而她,此刻却须要逼迫自己从美梦中醒来,回到冷冰冰的现实里。

    修仙之人淡漠冷血,视他人性命如无物,为得灵宝,连亲人都杀……这当真是自己想要的登仙之路?自己若再继续修仙,是否终有一日,也会如他们一般,双手沾满血腥?秦悦摇头“不,我不要变成那样……不如,就在幻境里一直待下去吧。”

    可世上,也有莫云这般修道大成,得以升仙之人。自己若耽于幻境,就此放弃,之前的努力尽皆付诸东流,岂不可惜?若自己潜心修炼,或许也能勘破寻仙之道,一登仙渡之境……自己究竟应当如何?

    忽然忆起秦昌引她入道时所说的话“为师希望你不论将来修为到达何种地步,都能不忘本性,不失本心。”

    不失……本心。秦悦双目顿时清明无比。修仙之人为灵宝争夺不休,无视旁人性命,与她何预?她本性并非如此,往后修行,定会谨守初心!况且,此间再美好,终究不过是南柯一梦,若再踏仙途,或可觅得归乡之法!

    秦悦的心里有了决断,随后周遭场景一变,正是回到了她的洞府内。心头一喜,内视丹田,果然有一颗闪闪发光的金丹,不过婴儿拳头大小。金丹虽小,其内蕴藏的灵力却是筑基期的数倍。秦悦暗叹境界之差,原来如此。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