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15历雷劫白狐狸舍命 解封印小少年化形1

章节目录 15历雷劫白狐狸舍命 解封印小少年化形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十三章历雷劫白狐狸舍命,解封印小少年化形

    幸而秦悦还记得丹成之时要历三道雷劫,遂踏出房门,走出洞府。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几月来,双双一直守在她房外,见她出来,自然立马跟了上去。

    然而此刻天边竟有两朵劫云径直朝玉衡峰飘了过来。一朵来得快些,朝着秦昌的洞府飞去。秦悦欣喜师尊定然进阶化神了。

    另一朵劫云慢悠悠地移到了秦悦上空。恰在此时,两片劫云同时雷光一闪,劈出两道天雷来。

    凡人之于修仙,本是逆天改命之举。自结丹起,为天地感应,降下雷罚。结丹受三道雷劫,元婴得成之时受九道,登临化神之境更须受二十七道之多。殒命于此的修士数不胜数,只有成功渡过雷罚,才算被天地承认了存在。

    秦悦既知雷劫,早已做了诸多准备。此刻不慌不忙地祭出了几柄飞剑迎上这第一道天雷。谁知今时今日,此地另有一化神修士渡劫,两片劫云互为感应,秦悦要受的雷劫威力远比寻常结丹修士所受大得多。因而此时那几柄飞剑不过片刻,就全然不能敌,纷纷碎作了粉末。

    秦悦大惊,唤出木莲,飞速输入灵气催动,木莲对上尚有余波的第一道天雷,与之对抗许久,才算是挡下了,旋转一圈,回到了秦悦身侧。

    木莲已损伤了三四分,第二道雷劫尚未降下。秦悦深深敛眉,又召出羽扇严阵以待。不过几个呼吸,云间就又劈下一道天雷来,竟比刚才第一道天雷的威力又大上许多。

    秦悦遣羽扇上前抵挡,用木莲搭出一个屏障护身。手上飞快地向前方扔符箓,心中却在深深地忧虑如此下去,恐怕不过片刻,就是黔驴技穷之时。还有一道雷劫,自己如何才能安然渡过?

    原本那块血玉是一件极好的防御阵法,此刻亦可抵挡一二。可那阵法已被秦悦破了阵眼,已然毫无用处。秦悦思及此,不免扼腕。但又灵光一闪既然身无可供防御的阵法,那自己就做一个出来!

    秦悦很快就下了决定,又拿出了五把飞剑。她分出一缕心神,思维开始了高速运转。五把飞剑在她的意识下围成一个圆圈,秦悦双手不断地结印,飞剑之间缓缓有了关联,流光闪烁,竟像是要结成一个阵法。

    秦悦深知短时间内无法依托血玉演算出一个可敌天劫的大阵,生死关头,她倏然想起了当初在学校后山山洞里遇见的五块彩石。情势危急,她只能冒险借鉴,拼死一试!

    还差几步……秦悦正在凝神推演,而天雷却已逼至她的身前,锐不可当。秦悦慌忙砸出一块灵符,延缓了天雷的速度,又唤回羽扇全力相抗,消减天雷余力。

    羽扇终究不敌,损坏近半,掉落在地。天雷直接冲破了木莲的屏障,砸在了秦悦身上。秦悦向后飞出了十余米,重重一咳,嘴角淌下鲜血来。

    千万不能……倒下,否则必死无疑。秦悦勉力爬起来站稳,继续演算剑阵。此时劫云里雷光隐隐,似乎蕴藏着极大的能量。还有三步……两步……一步!

    时运不齐,剑阵的推演只剩下最后一步之时,最后一道天雷落下。阵法未成,道器俱毁,秦悦眼睁睁地看着天雷直直向她劈来。今日,她也要亡命雷劫,身陨道销了!

    恍惚间想起了很多人,有慈爱的爸爸妈妈,许多循循善诱的老师,亲近友善的伙伴们……还有来此异世后结识的许多人,秦昌、墨安、墨宣、慕玉……俱皆浮现在她的脑海,甚至,眼前还有一只白狐狸的影子一闪而过。

    不过秦悦很快就发现那道影子不是自己临死前的幻象,而是真真切切的双双。它此刻气息奄奄地倒在一汪血泊中,尾巴被生生地劈断一条,而劫云已然散去。

    秦悦又惊又痛“双双——”她捡来的一只凡狐竟然为自己挡下了一道雷劫……它如何会挡住?又如何能挡住?忍住鼻间酸涩,秦悦上前抱起双双,走回洞府。双双微微睁眼,看清面前是秦悦,墨瞳染上笑意,似有光华流转。

    秦悦刚才被残雷劈中,自然知晓其威力。此刻见双双虽然气息未断,但定然只是回光返照,恐怕命不久矣。明知无用,但仍给双双嘴里塞了许多丹药。唇边染血,眼角含泪,秦悦最终心神不济,缓缓倒在了床榻边。

    秦昌此时已接下了十二道雷劫。他借秦悦所赠玄果之力,一举进阶化神。刚才亦看见飘来了两朵劫云,另一朵停在了秦悦洞府前。因而深知自己此番所历天雷威力稍减,是匀去一部分给了弟子墨宁。现在神识探去,知晓秦悦已经渡劫成功,遂放下心来,专心抵挡眼前天雷。

    秦悦将醒之时灵宇宗正一片热闹。一则掌门首徒凌玄道君日前进阶成功,登临化神之境,各派皆送来贺仪。二则五十年一次的门派大选开始,本次大选由掌门次徒慎行主持——慎行相貌俊美,为人洒脱豪爽,风流不羁,门内不少女修都借观看大选一窥慎行形容。

    玉衡峰向来清静,又隔了洞府的禁制,此刻也听不到什么热闹传来。只是秦悦分明记得自己昏倒在榻前,而现在她却好端端地躺在床上。心中觉得奇怪,遂睁眼一看,竟看见床侧趴着一个小娃娃,穿着一身白色的小袍,约莫四五岁的样子。头发没有梳出总角,只是散散地垂在脑后。

    秦悦看了看门口的九宫格——是自家洞府没错啊。她向来对小孩子没有抵抗力,伸手轻轻戳了戳那个小小身影,温和问道“你是谁家派来的小道童?怎么进来的?”

    那小道童抬首,秦悦对上了一双十分熟悉的漆黑眼眸,惊疑不已“你是……双双?”

    “宁宁,我叫折夭。”音色清丽至极,倒没有孩童的软糯憨音,而像是一个谦谦如玉的少年郎。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