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17.玉衡峰再迎新师妹 坠仙府初读古神书

章节目录 17.玉衡峰再迎新师妹 坠仙府初读古神书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十四章玉衡峰再迎新师妹,坠仙府初读古神书

    次日秦悦决定出去走走,也不知道她师尊渡劫成功了没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折夭想跟着她,秦悦不许。折夭自然地摆出了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以往别人看我是只凡狐,如今我仙力低微,再看我不过是个凡人……我又不会平白给你惹祸……”

    秦悦显然受不了这招,很是慎重地考虑了一番,道“宗门之内可以带你出去,但我若要出山门,你只能留在洞府,不可跟随。”这狐狸连自保能力都没有,断断不可带到山外去。她料想宗门内没人会来招惹她带在身边的人。

    折夭想了想,知道秦悦是为他好,笑嘻嘻地点头了。

    秦悦差点被这个笑容晃花眼。真不知道这孩子长大后是怎样的风华。

    走出洞府一打听,才知道师尊秦昌安然化神,山门前也在举行门派大选。看了看秦昌洞府附近络绎不绝的人流,秦悦估计他此时正应接不暇,遂决定到前面去看看大选。

    请帖向来由慕玉保管,她今日手上没有请帖,难免祭上了“墨宁”的名号,引路的小童才迎她并折夭进去了。

    虽说秦悦初登结丹之境,但以她如今眼光来看,已然不觉得几个炼气期的小修士斗法有何好看的。倒是看到在座诸多女修频频看向首座的慎行,觉得有些意思。

    比试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秦悦和折夭都觉得无趣,就悄悄地退了出去。正往玉衡峰走着,隐约听见后面有人喊着“墨宁师叔留步”。

    秦悦回眸,看见疾步走来了一个白色身影,离她几步远的时候扑通一声跪伏在地,说道“师叔曾言,白若如有所求,可来相寻。此话可还作数?”这可不是几十年前那个拜谢她提携之恩的白若?

    秦悦闻言一怔。她尚不知白若有何请求,定然不可答“作数”。但若是答“不作数”,未免太言而无信了。她想了想,道“你先起来说。”

    白若不肯起。秦悦只好问道“你有何所求?”

    跪伏的女子抬头,看见秦悦手边牵着一个五官俱美的……凡人,不过半人高,此刻正神态自如地站在秦悦身侧,受自己如此大礼。

    其实白若刚才一看到秦悦走出去,就急匆匆地跟了上来,也知道她带着一个孩童,并未在意。此刻倒是正面看了眼折夭,竟觉得他眸光深幽,气势迫人,甚至有一股与生俱来的高贵气息。

    不过是个孩子……白若定了定心神,说道“本次门内大选,我想拜入慎行师祖门下,求师叔助我。”

    “慎行师叔……他如今是结丹初期修为。”秦悦看了看筑基中期的白若,“你资质尚可,大可寻个修为更高的拜作师尊。”

    白若摇头不语,依旧跪着。

    秦悦最看不得别人这般可怜兮兮的样子,更何况白若生得弱柳扶风,是个娇滴滴的美人。幸而大选尚未结束,无人途经此处,不然定会当秦悦欺压于她。

    秦悦仔细一想,道“我与慎行师叔并不相熟,恐怕爱莫能助。”

    “我自会前去拜求慎行师祖……只盼届时师祖相询,师叔能够同意。”见秦悦并不答话,又低头叩首。

    秦悦见白若如此执着,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你……不会是欢喜慎行师叔吧?你若拜他为师,定不可与他悖于伦常,结为道侣。”想到刚刚一众女修含羞带怯地看着慎行,秦悦顿时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真相,再看白若之时不禁带上了“我劝你还是放弃吧”的眼神。

    白若果然红了脸,但仍支支吾吾道“并非师叔所想。”

    秦悦自然不信。

    白若见状,膝行几步到了秦悦脚边,再拜叩首。

    秦悦实在心有不忍,想着自己一人也不见得会影响慎行的决定,就答应了白若。

    秦悦这几日恢复了“修炼、觅食、睡觉”的生活,当然没有打算再抱着折夭入眠。折夭故技重施,眼泪汪汪地朝秦悦望了一望。秦悦立马忽略了他的年龄,只记得他是个没有母爱的孩子,由着他在自己身侧睡下了。

    某日清晨醒来,看见折夭如同当初狐身一般攀着秦悦的肩膀,整个身子都窝在她的怀里。秦悦目光柔和起来,小心翼翼地翻下床榻。

    折夭还是被吵醒了,睁眼之时双眸俱是寒意,待看见秦悦,瞬间换上了一副撒娇的面孔,跟着她爬下床。

    秦悦打算出去散步,折夭自然也跟着。两人赏景,俱皆心旷神怡。折夭说“按我看,你这处洞府的位置是极好的。依山傍水,钟灵毓秀。道法自然,你长久在此修炼,定然大有裨益。”

    秦悦得意“那是自然。现在还住了一个真真正正的仙人,不如起名为‘坠仙府’?”

    折夭停住脚步,像是在认真考虑“也好。”

    秦悦看他分明一副孩童模样,却做了这般严肃表情,忍俊不禁“你可要再寻一朵劫云去接一道天雷?兴许能把你一身封印都给解了,你也好快些换副长大的面容。”

    “你当谁都受得起我以身挡劫吗?也不怕平白折损他们的寿数……”折夭小声嘟囔,“况且封印封着的是仙力,而我改变形貌却要仙元。”

    秦悦用灵力和灵元对比了一下,顿时明白过来。好比她当初在青冥秘地修为一路攀升之时,墨安一掌中止了她进阶就损了她的灵元。灵元和灵力是两码事儿,当时她虽灵元受损,修为掉落,可灵力却并无减少。想来仙元与仙力也是如此,不能混为一谈。

    思及折夭说他要等尾巴长齐后才算是恢复了仙元,少说也要上万年……秦悦下意识地蹙眉“以后遇见了仙人遗址,一定帮你看看有没什么补元的宝贝。”正说着,忽然想起一事,在手上的玉镯子里仔仔细细地翻找一番,才拿出了当初自玉简摊主那边买来的十几张纸。

    折夭接过笑道“这是仙界文字。”然后一字一句地读给秦悦听。

    “……仙者,所以济世救人也。吾今适凡界,见兽之欲修仙者多矣,然多杀戮,少善行,定无登仙之理。”

    秦悦莞尔。当今的修士,为夺得灵宝,可不都是“兽行”吗?

    “善修仙者,非谓道行深浅,术法高下,虔意正心者为上。众仙自以为正道,视妖者为邪。混沌初开、三界新分之时,焉有正邪之论?”

    秦悦笑问“写这些的莫非是个妖?”

    折夭道“我看看。”将几页纸一翻,忽然盯住了一行小字,缓缓念到“绛衣……信笔于凡界。不是妖,是神……”

    秦悦看出他神色有异,不禁问道“你认识?”

    折夭摇头“不认识。绛衣……是很久以前一个一等一尊贵的神仙。十六万年前用三魂七魄结了一个十杀阵,与怨魔同归于尽,魂飞魄散,保得三界平安。”他的语气颇为敬服。

    “十杀阵……听着挺厉害的。”

    “那是古神绛衣的独门阵法,设阵的时候要将魂魄一个个从体内剥离,痛苦万分。”突然想到秦悦醉心阵法,登时眼眸一转,“你修为不够,不可研习此道。”

    秦悦道“打不过就跑,怎么会同归于尽呢……况且我也不知道怎么剥离魂魄。”

    折夭满意地点头。

    正在此时,一个小童看见了他们,匆匆忙忙地跑过来“墨宁师祖怎么在此,倒教我好找。”

    来者是慎行的府内小童,说慎行有要事相询。

    秦悦自然想起了白若那番话,神色一凛。

    到了慎行洞府,果不其然听他道“弟子白若拜求于我,请我收她为徒,你以为何如?”

    秦悦觉得奇怪“师叔收徒之事,何须过问于我一个小辈?”

    慎行笑着解释“我曾与师兄约定,今后收徒必得他门下诸弟子,也就是我徒弟的师兄师姐们的首肯。现在墨安闭关,墨宣外出,你一人做主便是。”

    原来如此……秦悦思忖,想必白若早就知晓这番缘由,才找上了她。只是,她心慕这位慎行师叔……

    秦悦纠结起来。慎行地位之高,门内唯有凌玄道君与他比肩。白若自然知晓无缘互结道侣,恐怕这才出此下策,宁愿以弟子身份求得与慎行的一分羁绊。

    不如……成全她吧。秦悦眸光复杂,缓声道“白若我是见过的,资质尚佳,修为亦可。”

    慎行微微颔首。

    隔了几天,慕玉出关。秦悦听说开阳峰上有一片桂花开了,正打算带着折夭去看一看,顺便摘一摘。此刻见到慕玉筑基圆满的修为,不免讶异“慕玉,你这是结丹失败了?”

    慕玉点头。看到秦悦牵着一个孩子,乌发如瀑,貌比琼华,正乖巧地半靠在秦悦的身上,眼神却冰冰凉凉的,直直地盯着他。

    “这是……”若非那眼神太过冰冷,慕玉简直要赞一句神仙姿容了。

    “山外捡来的孩子,名唤折夭,父母不要了的。”秦悦答。其实说的也不假。再看看慕玉,好奇问道“你的结丹幻境是什么?”

    历来结丹幻境都是一个修士埋藏于内心深处的渴望,也是其修行之路上最大的弱点,轻易不能告诉旁人。但秦悦问了,慕玉自然会回答“得证大道,纵横天地,徜徉四海。”

    秦悦点头,估计这也是绝大多数人的结丹幻境,可叹慕玉沉迷于此。又道“我要去开阳峰,你可要同往?”

    慕玉刚准备说“好”,却被折夭抢先接口道“他刚结丹失败,你让他缓上一缓。”说完还摇了摇秦悦的袖摆。

    慕玉听见这孩子是个青年的声音,正觉得稀奇。却看到秦悦点头“如此也好,慕玉你先休息吧。”然后就怔怔地看着一高一矮两个身影走远了。

    又隔了几天,掌门次徒慎行收一弟子白若,赐道号墨宜,居于玉衡峰。

    秦悦听到这个消息时正在灵药园里晒新采的桂花。慕玉道“姐姐如今多了个师妹。”

    秦悦闻言停住了手上动作——也不知……是对是错。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