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18.炼器未果便览遗笔 随行不成遂结仙印

章节目录 18.炼器未果便览遗笔 随行不成遂结仙印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十五章炼器未果便览遗笔,随行不成遂结仙印

    近来折夭常常拿了纸笔,将仙界的文字一一教给秦悦。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秦悦修仙以来几乎过目不忘,倒也学了七七八八。如今也能不靠折夭解释,读上几页绛衣古神的遗笔。心中不免感叹这狐狸仙虽说仙力不济,仙元俱损,但也有些难得用处。

    待到秦昌洞府不再门庭若市之时,秦悦才前去拜见。正巧遇见试炼归来的墨宣,两人结伴而行。

    墨宣见秦悦进阶结丹,连忙贺喜。修士踏入结丹期,才算是一脚迈上了登仙之路。历来天资卓越者,若心境没有偏差,都能在八十岁前结丹。灵根略差的修士兴许会花费上百年。若是天资极差,恐怕就无结丹可能了。秦悦已然七十六岁,虽说以她纯灵根的资质,应该更早结丹,但慢有慢的好处,能让灵力和道心都到达临界点,进阶自然一帆风顺、水到渠成。

    秦昌看见自己一双弟子走来,一个外出经年,此时已是结丹中期;一个新近结丹,境界稳固。秦昌十分满意,招呼了二人坐下,讲了许多登临化神的感受。

    墨宣问道“登临化神当真可以呼风唤雨,乘云驾雾?”

    “倒也不尽然。”秦昌答道,“风雨云雾都是自然造化,想来都是仙家手笔,我如今只是略有感知罢了。”

    墨宣微微失望“本还指着看师尊驾云而行。”

    秦昌了然一笑,又问秦悦“为师渡劫之时,过了诸多雷罚之威与你,你可曾有所损伤?”

    “确实被一道残雷劈中了,近日已休养得差不多了。”想起为她挡劫的折夭,秦悦面色一柔,“只是有两件趁手的道器被毁了。”

    “那倒无妨,墨宣精通炼器之道,你让他看看能不能修补。”

    秦悦闻言拿出了木莲和羽扇。墨宣接来仔细一看,笑道“都是品阶极佳的东西,又并未完全损坏,自然可以修补。不过,以师妹如今修为,这两件道器倒是大材小用了。”

    羽扇为慎行师叔所赠,秦悦向来知晓它是个难得之物。没想到,偶然所得的木莲竟也是个珍品。但修真者的道器讲究适宜,忌讳修为与之不匹配。若修为高而道器的品阶低,自然不能充分利用修为。若如秦悦这般,道器的品阶高而自身的修为低,虽亦能驾驭,但不会发挥其全力。

    秦悦自然知晓其中道理,不由问道“那我该当何如?”

    “依我看,你不如炼制一件本命法宝。若自身修为增长,则其品阶亦会增加。”墨宣道,“只是,本命法宝的材料难寻,且须自己亲手炼制,耗时颇久。”

    “要寻些什么材料?”

    “这要看师妹想炼制什么了。”说着拿出一枚玉简,“这上面有些例子,给师妹做参考之用。”

    秦悦接过,又问“那我这两件道器该如何修补?”

    墨宣道“师妹不必忧心,我自会帮你处置妥当。”

    “师兄误会了,我是想自己修补。”

    墨宣闻言倒也不曾拦阻,又拿出了几枚玉简递给秦悦“那师妹可要好好研习一番。”

    秦昌见秦悦这般情状,也拿出一枚玉简,道“上面有为师的炼器心得,你先拿去看看。”又问墨宣此次外出有何收获。

    “得了许多灵宝,道心也更坚固了。”墨宣道,“不过也遇上不少险境,有一结丹修士爆丹,险些波及于我。”

    “何谓爆丹?”秦悦好奇问道。

    “就是把体内金丹取出自爆,威力庞大,为致命一击。”

    结丹修士新技能?秦悦道“那使出来估计也是极为痛苦了。”

    “那是自然,据说爆丹的修士只可剩下一缕残魂,不能再入轮回。”墨宣道,“这是两败俱伤之举,若无法逃脱,在场之人皆会命丧于此。”

    秦悦想起日前才与折夭说到“打不过就跑,何必同归于尽”,现下观念未变,不由奇道“这世上还真有舍命也要把别人拖下水的人?”

    “想来也是有深仇大恨才会如此。”

    “那如若遇上爆丹,岂不是毫无生机?”

    “也并非如此。相传在场如果有修为相当的修士,愿意祭出自己的金丹抵挡爆丹,那么虽说这个修士会身陨,但余下众人定然无虞。”

    秦悦赞叹“这也是舍生取义之举。”

    “是了,据典籍载,这类人因其舍己为人得了一份造化,来世常常音容不改,记忆犹在。”墨宣怅惘道,“可惜都只是些虚无缥缈的传说。历来修真者只为自己,何尝顾及过旁人生死?”

    秦悦莫名想起了古神绛衣的话“……仙者,所以济世救人也……”又想到那位古神为了三界平安,甘愿魂飞魄散。想来无私与自私,便是仙凡之别吧。

    回到自家洞府,秦悦开始了炼器大业。炼器须在丹炉内进行,可依托火灵根,亦可用修士体内丹火。秦悦买来许多炼制普通飞剑的材料,一心一意地研习了许久。她身无火灵根,自然只是用丹火炼制。

    谁知炼丹与炼器二者相通,秦悦不擅炼丹,此刻自然不能领悟炼器。秦悦颇感郁闷,又不好意思再把两件道器送去给墨宣修补,遂一个人躲在屋子里看起了绛衣仙书。

    “……凡界诸兽之欲登仙,吾以为修妖道亦可。仙妖本为一体,并无高下之分。众神谓仙正妖邪,焉知邪中亦有善,正中亦有恶?璞玉浑金之辈若历妖道,亦为良善君子……”

    仙妖比同,不过各自道法殊异罢了。最重要的是坚守内心的良善……这岂不是自己在结丹幻境中认定的“初心”?秦悦微微一笑。

    “……生而为神,不知修仙之难也。人界欲一窥仙道者众矣,奈何万一也。吾本欲助之,然不得法,亦以为憾……”

    真是个喜欢体察民情、关注民生的好神仙。

    “……吾细察之,知凡修仙之人,必有灵根。遂将五系灵根并种灵阵遍藏于凡界名山大川,以期有缘之人得之。”

    秦悦差点把手上的纸扔到地上。种、灵、阵……

    几乎就在那一瞬间,秦悦想起了学校山洞里的苍老女声“……我客死异乡前修补了阵法,设下五石种灵阵,以待有缘之人……”

    修仙已久,秦悦也怀疑究竟有无转种灵根的秘法,眼下却看见一个正儿八经的神仙写下了关于此事的种种。

    她呆坐原地,似在踌躇。

    “你当真要去俗世?”折夭又问了一遍。他尚记得秦悦曾说过不会带他出山门。

    “俗世可能会有天大的机缘,我势必要去一探。”即便希望渺茫至极。

    “修仙者又不会长居俗世,此行应当无虞。宁宁不如带我一同去?”折夭双目满含期待。

    “不行。”万一遇上了什么危险,自己必然不能保护好这只仙力低微的狐狸。看到折夭的眼神转为黯然,秦悦伸手抚上他的眉眼,把他当成小孩子哄“折夭,这么漂亮的眼睛不开心就不好看了。”

    折夭的眸子滴溜溜地转了几圈,道“你若不带我一同去,就须和我结一个仙印,让我可以感知你的安危。”

    “还有这等法术?”

    “仙家手段,如何不能有?你亦可借此感知我有无祸患。”

    秦悦闻言,自然点头答应,跟着折夭学了结印的手法。两人面对面,同时打出法诀,一道金色的光壁铺在二人中间,慢慢现出了几行金光闪闪的仙文。秦悦手上还在专心结着印,匆匆抬眸一看,只看见了“死生与共,祸福相依”几个字。

    待这个仙印成了,折夭粲然一笑,果然不再缠着要一起走。秦悦闭眸,竟能感知折夭身在何处,是安是危。这并未动用一分一毫的灵力,倒类似于一种心灵感应。秦悦称奇,折夭也没多做解释,只是叮嘱秦悦,让她在身上做一个灵障,以免遇见凡人打斗时被误伤。

    秦悦听话地支了个屏障,又找了慕玉,说自己欲往俗世寻宝,归期不定,嘱他安心结丹。慕玉一直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最后终于忍不住问道“姐姐额上是什么?”

    秦悦下意识地摸了摸额头,确实感到了一丝不平滑。慕玉拿出一面水镜,秦悦一照,发现自己的额间有一朵绯色的小小荷花,整整九片花瓣。略施术法,竟然也不能掩去——肯定和那仙印脱不开干系!秦悦这点认知还是有的。

    把折夭抓来一问,他道“这倒也不是九片花瓣,而是九条狐尾,形色都极像莲花,正是九尾狐族的图腾。与我一起结印自然会显现,于你无害就是了。”

    秦悦无语。

    “向来图腾都生在肩背上,我还从未见过有人长在额间。”折夭细细地看了看秦悦,“如此倒也是极好看的。”

    这句算是夸赞的话令秦悦十分满意,不再追究。

    于是自此以后,灵宇宗再无人不识凌玄道君幺徒墨宁。众弟子只要看见一个额间有九瓣莲花的女修便知恭顺行礼。此为后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