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19.青州镇馄饨铺问路 帝京城品仙居弈棋

章节目录 19.青州镇馄饨铺问路 帝京城品仙居弈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十六章青州镇馄饨铺问路,帝京城品仙居弈棋

    一缕晨光穿破了薄薄的云层,雄鸡报晓,万物初醒。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此刻正是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刘家的馄饨铺迎来了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刻。本地早起的,他乡赶路的,都被这馄饨香吸引了过来。

    这时走近了一个身着藏青色长袍的少年。少年在街边随意拣了个位置坐下,大喊一声“刘大哥,来碗荠菜馅儿的!”音量之大,唯恐店家听不清。

    没过一会儿,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就端了上来。店家招呼着“墨小爷今天来得真早。”

    这个少年正是墨宁“小爷”——秦悦。

    一个月前,她下山去往俗世,来到了景国的一个边陲小镇青州。在一家当铺里用两株三百年的人参换了五百两的银子,秦悦不懂这里的物价,也不知亏没亏。考虑到俗世行走,男装可以省去不少麻烦,遂又去成衣店买来几套合身的男装,再用宗门下发的玉簪束了个男子的发髻。额间的莲花实在扎眼得很,术法也不能掩去,她只好借用俗世遮瑕的脂粉盖住了。

    可叹青州城中这处刘家铺里卖的馄饨实在好吃,秦悦在此流连了一月有余正是为此。自踏寻仙之途以来,她几时吃过这般热气腾腾的东西?一颗贪食的心里此刻只怕是糟糠亦作珍馐,残羹也当美馔。

    俗世灵气稀薄,秦悦干脆不再修炼。每日食三餐,入了夜就睡觉,过得比凡人还凡人。

    虽说此刻她是误了修为,但修真者向来追求天人合一。这一个多月以来,秦悦每日吃些应季的蔬果鱼肉,日出而起,日落而归,体悟着俗世生活,心境恬淡自如,平和从容。虽说修为未增,但其实她已来到了众多修仙者穷尽一生都不能抵达的“顺应自然”之境。

    秦悦吃完了馄饨,心满意足地擦了擦嘴。

    此刻铺内的客人并不多,店家难免来跟熟客秦悦搭话“小爷来这青州城是寻亲访友还是行商做生意?”秦悦虽说没穿锦衣华服,但店家在尘世摸爬滚打多年,眼睛毒辣得很,自然看出秦悦一身气度不凡,恐怕大有来头。因而此刻虽说是寻常对话,但店家的语气里不免带了一分讨好。

    秦悦在此好吃好喝,都快要乐不思蜀了。此刻被店家一问,才想起了正事儿。思及“将五系灵根并种灵阵遍藏于凡界名山大川”一句,秦悦悠悠地开了口“我不过是外出游山玩水……刘大哥可知这景国国境之内有哪些有名的山川河泽?”

    “这青州城里就有一座小山,不过也算不得有名。”店家答道,“若说最有名的河流,自然是京城的护城河了,水流又深又远。”

    店家这么说其实有一份对皇城的本能敬意。秦悦听后倒没细想,很快决定了下一站去京城。

    北川俗世有许多国家,唯有景国幅员辽阔,剩下的不过都是些小国,所以秦悦最先把目标锁定在这里。青州和京城并不近,若是快马加鞭赶路,少说也要用上十几日。秦悦还经常被沿途的小吃吸引,吃饱喝足了才会继续前行。等她抵达京城,竟已是大半年之后了。

    以她如今结丹期的修为,潜入水中寻物并非难事。可惜她在护城河里来回游了几遍,都没发现什么不寻常的地方。秦悦坐在岸边一棵树的树顶,哀哀地叹了口气。

    她知道此行无异于大海捞针,可能一无所获。毕竟绛衣古神已经魂飞魄散十六万年了,当初藏在凡界的灵根和阵法不知有没有损坏,更不知有没有被别人取走。但她依旧为这渺茫的希望踏入了俗世,至少她还有“名山大川”这么一个小小的线索。若能有所获,当真算是天大的机缘了。

    人家好歹也是个神,藏个东西自然不会让人轻易找到。秦悦不断进行着自我安慰。过了一会儿才从树上跳下来——既然来了京城,岂有不去游玩一番的道理?

    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秦悦才感觉自己来到了繁华的帝都。看见路侧有一家店名为“品仙居”,估摸着是个酒楼,毫不迟疑地踏了进去。

    里头摆了不少八仙桌和长板凳,座无虚席。却不见众人大快朵颐,而是在细细品茶。茶香阵阵,在座的大都是文人,时而高谈阔论,针砭时弊;时而写赋为词,吟诗作对。

    原来是个茶楼。幸而秦悦来者不拒,闲适自如地找了一处空位坐下。

    说是空位,其实是和旁人拼的桌。室内高朋满座,唯此人桌上尚有位置。这人穿着一身湖绿色的长袍,上面用浅碧色的线绣了暗纹,腰间别了一块雕工精细的玉佩,是个相貌堂堂的男子。旁边站了一个举止谦卑的中年人,应是他的随从。桌上铺了一张画卷,男子正站在桌旁作画。见秦悦径直在他对面坐下,只是微微皱眉,倒也未曾说什么。

    秦悦也算是学画之人,此刻见这男子画了山间的桃林,笔笔不落俗套,内心叹服不已。不由想起自己在沧镜中遇见的桃李林,本也想画下留念,苦无纸笔。此刻见这男子绘画造诣高深,有心想学习一番。

    画已作完,男子举起看了看,轻声道“深山桃花东风栽,惟有日月知春来。”

    秦悦顺口接了句“他年有缘遇青帝,定许芳菲人前开。”①

    男子挑眉“这位公子是来赴春闱的?”

    秦悦一笑“非也。”

    正巧这时跑堂的茶房来了,问秦悦要来点什么。秦悦问“你们这儿有什么?”

    茶房口若悬河“小店清茶细点,一应俱全。龙井毛尖铁观音,银针普洱碧螺春,都是精挑细选的好茶叶。还有花生杏仁腰果仁,蚕豆松子葵花子。蜜饯有糖枣桃脯脆青梅,陈皮菊饼葡萄干。另有新做的芝麻糖山楂糕白糖糕。客官可有中意的?”

    茶房语速奇快,不过秦悦听力不差,一字不落地听全了。不紧不慢地说道“那就上一壶铁观音,并一份腰果、一份糖枣、一份山楂糕。”

    茶房喊了一声“好嘞”,不过片刻就一手提了水壶,一手托着茶盘来了。给秦悦呈上带托碟的瓷茶碗,帮她泡了茶。茶水不多不少,也没有溅出一滴,注收自如。秦悦赞道“你腕力倒是极好的。”

    “小的做学徒时天天去清波江边打水,每次要打两大桶,腕力就那时候练出来的。”茶房答道。

    秦悦点头。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每个人或大或小的成就都是辛苦换来的,修仙亦是如此。

    秦悦埋头吃茶点,对面的男子却在不动声色地打量她——一身衣裳虽说朴素,但头上束发的簪子却是成色极好的美玉。又生得龙章凤姿,气质高华。莫非是哪个世家偷溜出来的小公子?

    “在下姓朱,单名一个然字。不知足下尊姓大名?”

    秦悦正吃得欢快,突然闻听了这一句,不禁下意识地看向对面,道“墨宁。”

    朱然在脑海里慢慢地搜寻姓“墨”的高门大族,未果。心中不免疑惑这少年脱口而出的名字难道是个假名?

    心中有了猜测,再看向秦悦时不禁带着探究。秦悦从来没被别人这么意味不明地盯着,桌上的茶点顿时不再赏心悦目。秦悦搁下了茶碗,疑惑道“我观阁下作画意境悠远,应是磊落之辈。为何无故盯视于我?”

    朱然避而不答“人言观棋可识人,小公子可愿与某对弈一局?”

    秦悦对围棋只是略懂,再看面前这男子貌似十分精通棋艺,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朱然也没再坚持。

    这山楂糕酸中带甜,甜而不腻,很勾人食欲。此时已近晌午,秦悦向这位锦袍男子打听“这京城里最有名的酒楼何在?”

    朱然笑道“不如你我二人对弈,权将八珍楼的一席饭菜做个彩头?”

    秦悦无意识地摸摸茶碗。很显然,这八珍楼是一处极好的酒楼。又在天子脚下,估计价格不菲。若自己能赢了朱然,就可心安理得地蹭上一顿饭……秦悦不再犹疑,道“如此甚好。”

    朱然的随从迅速地摆上了一副棋。朱然执着棋子,看向秦悦“请。”

    秦悦从从容容地走了几步,然后就发现自己露了败相。秦悦料想以自身实力,恐怕难以获胜。想了想八珍楼里的山珍海味,秦悦心念一转,干脆在棋盘上摆出了一个阵法。

    阵法虽简易,但足以迷惑朱然的心智。他只知秦悦开始时故作不敌,而后借机绝处逢生,步步紧逼,直至他退无可退。

    真是心智过人、有谋有略的小公子……朱然的目光带上深意“阁下深藏不露,在下敬服。请移步与某一同去八珍楼罢。”

    秦悦欣然点头。对自己“作弊”的手段沾沾自喜。

    注①这四句诗改自唐末黄巢的《题菊花》。原诗如下——

    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青帝司春之神)

    原诗的高远含义已经被我改没了,惭愧惭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