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20八珍楼借酒识天子 凤栖宫凭玉坠地牢1

章节目录 20八珍楼借酒识天子 凤栖宫凭玉坠地牢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十七章八珍楼借酒识天子,凤栖宫凭玉坠地牢

    八珍楼修建得极为气派,共有上下两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楼顶四壁都有精致的木刻,进出往来者皆是非富即贵之人。门口的跑堂伙计迎了上来“朱二爷里面请,今儿还是老位置?”

    朱然颔首。

    秦悦于是知晓了这位是个常客,内心欢欣不已不坑他坑谁?

    伙计把他们带到二楼角落里靠窗的位置,秦悦面不改色地报菜名“糯米八宝鸭,冰糖甲鱼,龙井虾仁,桂花糖藕,蜜汁萝卜,糖醋里脊,松鼠鳜鱼,玉米排骨汤。”

    伙计飞快地记着菜名,又道“有清波江里新捉的大闸蟹,您可要来一份?”

    秦悦自然点头。

    自从秦悦入道,不吃东西亦不会有饥饿感。如今吃饭非为饱腹,只为解馋罢了。点了这么多,朱然倒没说什么,他身后的随从却在腹诽这位小公子看着身量不壮,竟是这么能吃的?

    菜还未上齐,秦悦听见朱然问她“小公子不是京城人氏?”

    “嗯,不是。我来京城……寻亲戚。”秦悦信口胡说。

    “你亲戚谓何名?居于何处?”

    这让我怎么编……秦悦苦恼地抬眸。

    朱然对上秦悦的眼睛,方知自己失礼“我其实认得京城里不少人,阁下若不能寻到亲戚,我可以略伸援手。若无紧要之事,你不妨去试试今春的科考。”

    “如此多谢了。但我不会去赴春闱。”秦悦眸光淡然。

    朱然就看着这双眼眸,似笑非笑地开口“我其实不叫朱然。我姓祝,单名一个岚烟的岚。你可愿意入仕?”

    如果秦悦是景国人的话,便知这“祝岚”正是今上名讳。可秦悦并不是,因而神色未有变化,只是顺口接了一句“不愿入仕。”

    祝岚见秦悦并未下跪行礼,又拒绝为官,只当她是文人傲气,并未深想。他身后的随从却一脸惊讶圣上在外何时给别人透露过名讳?如今为了召这位小公子入朝,竟然连身份都摆了出来。这不明显是威胁?偏偏那位小公子还拒绝了。

    祝岚又道“观你棋艺,知你为人。朕以为你堪当大任,为何相拒?”

    可叹秦悦是南方人,前后鼻音分得不是很清。这个很表明身份的“朕”字,被她听成了“正”,语义尚算连贯。所以她仍不知面前坐了个什么样的人物。

    不入仕的原因嘛……秦悦在心里默默答道因为我还要修仙啊——当然不能这么说。秦悦想了想,才委婉地说了实话“此生愿觅姑射山①之所在。”

    祝岚皱眉“仙人渺茫,不可寻也。你还是歇了这些心思吧。”春闱将近,各地考生都常常在品仙居里相聚,谈古论今。他喜欢白龙鱼服去茶楼里听听当朝士子们的见解,有时亦能得益一二。今天让他遇见了一个大谋不谋的贤才,实在是有心招揽。

    此刻菜已上齐,祝岚道“魏寿,倒酒。”

    魏寿就是祝岚那个随从。他拿出一瓶酒,恭谨地上前为二人满上。

    秦悦轻泯一口,酒香四溢。秦悦大赞“好酒!敢问何名?”

    祝岚道“此酒名为醉春。”

    醉春……怎么这么耳熟呢?秦悦边喝边想。猛然反应过来可不是当初莫云深入内宫偷来的美酒?

    秦悦终于醒悟“你是皇族人?”

    这下祝岚的表情堪称莫测。魏寿倒是喝了一声“大胆!”

    幸而他们坐的位置偏僻,这一声大喝也没吸引到其他人。秦悦踌躇不已自己要不要站起来行个礼什么的……哎,还是算了吧,俗世规矩多,万一站起来就不能坐下了,这一桌子好菜还怎么吃?

    于是秦悦边吃边解释“我自小长在深山里,尝闻醉春为皇族佳酿,故有此一问。不通礼仪,阁下勿怪。”

    这说辞倒也没什么破绽。祝岚慢慢问道“墨宁……当真是你的名字?”

    墨宁是道号,秦悦才是名字……算了,大家都叫她墨宁。秦悦点了点头。

    祝岚道“朕封你为从八品翰林院典薄,你以为何如?”他本想封为正七品的编修,可向来没有功名的人入朝,都是先封从九品。他唯恐给这位墨小公子树敌……日后再慢慢升上来便是。

    这次秦悦倒是把这个“朕”字听清了,差点没把嘴里的鱼骨头咽下去。留在俗世做官?自然不能答应。抗旨不尊的后果她倒不在意,大不了隐了身形飞回宗门。

    祝岚见她迟迟不答,当下便生了怒意“你别跟朕说你要去寻仙问道,不能入朝为官。这世上哪有什么仙人?你今日若不说个正经理由出来,朕就治你欺君之罪。”

    秦悦悲愤寻仙问道,多正经的理由啊。

    折夭曾说,俗世为人帝王者,都是前世有大功德的人。或克己奉公,舍己为人;或泽被黎民,谋福一方。秦悦向来敬佩这种人,因而此刻面对一个真正的帝者咄咄逼人的质问,倒也不曾甩袖就走,而是颇为认真地编了个理由“实不相瞒。我为女子,怎可与男子同朝为官?”

    魏寿惊得没握稳手上的酒瓶。酒瓶“哐当”一声落地,醉春撒了一地。魏寿连忙跪下告罪。

    祝岚心念一动,眸色见深。先前看去当真以为是个面如冠玉的翩翩公子,如今再看却分明是个明眸皓齿、顾盼生辉的佳人。

    注①姑射(音ye,第四声),山名,相传是神仙所居。见于《庄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