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23.凤栖宫下栖凤绛衣 客临阁前临客秦悦

章节目录 23.凤栖宫下栖凤绛衣 客临阁前临客秦悦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十九章凤栖宫下栖凤绛衣,客临阁前临客秦悦

    对于阵法,秦同学还是有探索一番的心思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当下也没有犹豫,径直朝着宫殿走去。每走一步,都感觉到气息渐渐变得庄严,走到宫殿下方,竟心生一种下跪叩首的冲动。

    还真不像是个幻阵的效果。秦悦想了想,终于恭恭敬敬地行了个跪拜礼。周身迫人的压力略略消减,她唤出一把小飞剑,慢慢飞上宫殿所在的云端。

    秦悦修为已然攀至结丹期,尚能勉强抵挡这里威严的气场。而那把小飞剑品阶低得很,没飞多远就碎了。

    可惜木莲在结丹雷劫中受损了……秦悦哀叹一声,换了四五把飞剑才堪堪抵达宫殿门口。唯恐触犯了什么禁制,本没想直接推门进去。但飞剑恰好又碎了,她一个身形不稳,直接把人家殿门给撞开了。

    门都开了,又不像有什么危险。秦悦壮着胆子朝里面走。殿内宽敞堂皇,处处都有同一个形状的图腾。秦悦仔细看了看,自语道“这是什么妖兽……七根尾羽,祥云在侧,身同鸳鸯,翅比鹏鸟……难道是传说中的凤凰?”

    秦悦凝视着眼前的图腾,越看越觉得它和自己曾经逢年过节就能看见的凤凰剪纸极为肖似。再根据此时此景,估计它也不太可能是个普通妖兽,恐怕是个修为精深的……妖修。

    殿内弥漫着苍茫而悠远、厚重而杳然的气息。秦悦盘算着眼下处境——她有两个选择,一是设法回到那个黑漆漆的阵法里去,二是走进宫殿,看看有什么机遇……或者险境。

    自然是选择后者。向来有多大的危险,就有多大的机缘。秦悦决意赌一赌自己的运气,看看这殿中有何玄妙。

    小心翼翼地穿过空荡荡的大殿,从偏门走出去,便看到了一座廊桥。

    说是廊桥,未免太轻巧了些。这桥身非石非木,而是一道彩虹,横跨在半空中,连接了两处殿阁。秦悦心头震撼不已,给周身布上一层灵障,才敢慢慢地踏上虹桥。

    分明是一道只可眼观、不可触及的彩虹,踩在脚下却如同走在平地上。秦悦心神飘忽这是幻象,还是事实?若为幻象,为何感知如此逼真?若为事实,为何这般有悖常理?这究竟是一场戏弄人心的情景,还是一处隐于世间的……仙府?

    不知不觉,已走到了虹桥尽头。秦悦仰首望去,殿门上书三字“客临阁”,正是折夭所教的仙家文字。

    秦悦的心怦怦跳了起来,脑海中某种猜测隐约有了答案。久久伫立在客临阁外,不知该不该,或是能不能推门进去。

    这般进退维谷之境秦悦今日已经经历过多次了。她似乎在劝慰自己,呢喃道“还是别进去了,万一正好被主人逮住,多尴尬……不行,我现在往回走,正好撞见人家主人回来,就不好了……不过神仙大都仁慈,我闯进人家府邸,也不见得就会怪罪于我……况且我也不知道怎么出去,里面或许有个仙人指点迷津……”

    如此絮絮叨叨地自语许久,秦悦才心一横,咬了咬牙,踏入了客临阁。

    里面并没有什么仙人,秦悦既高兴又失望,心情每时每刻都矛盾得很。

    显然这屋子是用来会客的,摆了许多玉质的桌椅。果盘上尚有不少桃子,秦悦第一次想吃却不敢拿,唯恐这里的主人随时会出现。

    于是秦悦此时的心情又夹杂了一分痛苦,一分可惜,一分悲愤,可谓百感交集。

    她本着“我就来见识一下世面”的心态,又好奇又紧张地在室内张望。看见一面墙壁上有一个小门,走过去推开又看见一座彩虹廊桥,连接着另一个殿宇。

    又如先前那般踌躇许久,才慢慢穿过虹桥,走进了殿门。

    这应该是那位神仙居寝之处,依旧雕刻着张扬的凤凰图腾。此刻秦悦不敢再说这是妖兽了,应该是只神鸟……因而故作镇定地安慰自己我连九尾狐都见过了,难免要再见一见神话里的凤凰。

    秦悦认为居寝之处大多涉及诸多**,所以没敢去里间看看,只在外间随意走了走。谁知竟被她看见了一本册子,正用了那种水火不侵、经年不旧的纸装订。秦悦心痒痒的,终于没忍住把它拿起来一读。

    册子里为此间主人自叙。这位神仙暂住凡界之时,在地下开辟了一个空间,仿照自己在仙界的府邸,做出了一个居处。为了避免凡人误入而被此间威压震碎,特地在外面布了一层障眼法。

    折夭仙力不足,除了那个仙印,秦悦没见识过什么仙家手段。而她此刻才知晓真正的仙人有多强大。她一心以为那个黑暗无穷无尽的地方是个阵法,没想到,只是人家随手使出的障眼法罢了。另有开辟一个空间,给自己建造府邸的通天之能。秦悦求仙的心倒是变得越发强烈若我能一窥仙道,可有一展如是神通之机?

    秦悦又翻翻册子,后面倒是署了个她极为熟悉的名字——绛衣。于是秦悦便知晓,这一整座宫殿的主人早于十六万年前身亡,再也不会回来了。又揣测这绛衣古神的原身应该是只凤凰。想着说不定有关于种灵阵的信息,遂把册子仔仔细细地看了下去。

    “仙界常以为障眼法甚好,小空间亦妙,然此二者俱皆有破绽可寻。吾数观之,前者在一凹陷处堪破,后者藏于客临阁主座之下。尝闻凡人云‘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仙术亦然也。”

    秦悦推断那“凹陷处”就是自己刚刚穿过的“黑洞”,而客临阁主座之下或有自己离开此地的方法。

    这么一想,心下安定了许多。又看绛衣写道“太上者非谓单一,而谓化一。大道至简,精胜于多,诚如是也。”

    这是什么意思?秦悦想了又想,才觉得自己对道器的态度和这类似——求精不求多,宁缺毋滥。

    “尝谓三修士,为何修仙。一称为求长生不老,一称为求凌驾尘世,一称为求福泽天下。前二人为己,第三人利人。私以为后者甚好,心忧凡世,身寄黎民,为上善之举、至诚之行。千年之内,吾于仙界候之飞升。”

    秦悦不免想到“那我呢?我为何修仙?是为了寻一分回家的契机,还是为了求得青春常在,抑或是想如同绛衣古神那般自如地使用仙术?”

    兼而有之。秦悦发现自己所谓的“道心”也大抵源于三者。她既没有以身证道的梦想,又没有悲天悯人的情怀,恐怕“修仙”二字于她而言,只是一场探险游戏、异世之旅。修仙已然数十年,依旧玩心重,兼又心慈手软,半点没学会修真者的步步为营、心狠手辣。

    究竟何谓道心?何谓修行?秦悦伫立原地,垂眸静静地思考了片刻,才继续翻看手中的小册子。

    可惜直到秦悦把这本册子翻遍了,都没找到关于种灵阵的任何信息。有些沮丧地抬头,猛然意识到这是个古神的府邸,奇珍异宝定不会少。当下二话不说,把看得上眼的东西全都扔到玉镯里。因为明知此间主人已经魂飞魄散,秦悦拿得不慌不忙,毫无负罪感。

    她倒想找些灵丹妙药给折夭补补仙元,奈何这里连根仙草都没有。秦悦腹诽“想来那位绛衣古神也是穷得很……不对,也有可能人家把好东西都放在仙界的府邸中了。”

    再次走到了客临阁,秦悦顺手取走了刚才肖想已久的仙桃。有了误把玄果当车厘子的经历,她这次倒没有拿了就吃,想来能存放十六万年之久的桃子也不是什么普通的桃子。可见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一步一步迈向主座,秦悦情不自禁地遥想绛衣古神宴客的情景。众仙齐聚,觥筹交错,何等恣意的光景?而今却是物是人非了。

    主座之下果然有另一个“黑洞”,与周围摆设融为一体。单凭肉眼,根本不可能发现。秦悦不舍地回望了一下这里的情景,然后义无反顾地进入了“黑洞”。

    转瞬便被许多水包围住。秦悦大喜与绛衣古神府邸相接的水域,必定会藏有种灵阵。她在水里游了一圈,反倒觉得这片水流熟悉得很。再仔细一回想,这可不是自己找了几遍的护城河?根本没有什么不寻常之处。秦悦消沉地爬出水面,想到自己已近十年未归宗门,不由萌生了回去休整一番的心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