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26.元品炉试炼丹炼器 墨安府笑师妹师兄

章节目录 26.元品炉试炼丹炼器 墨安府笑师妹师兄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二十一章元品炉试炼丹炼器,墨安府笑师妹师兄

    秦悦如今可是身具木火双系纯灵根的人,但并无火灵根的修炼功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她效法当初入道之时的引灵入体和《九转木诀》,发现火灵气并不能很好地吸纳。自忖应该是因为木灵气温和,适合“九转”,而火灵气暴虐,不可运行九个周天。

    这只不过是猜测,但秦悦却当真一圈圈地减少运转数目,慢慢寻找合适的转数。最终被她发现运行三个周天之时效果最佳。秦悦露出笑容日后我亦可编写一部功法,名为《三转火诀》。

    历来修仙者修炼之初自然不知如何自创功法,只会挑选一本即成的功法去修习。但秦悦不同。她已修行多年,有着自己对修炼的领悟,此刻根据自身理解能自创出一种最适合自己的功法。又是纯灵根,远胜旁人多矣。

    火灵根最大的功用是用来炼丹和炼器。秦悦拿出那只丹炉,若有纯火灵根,则丹炉为元品……秦悦的心开始剧烈地跳动,慢慢借由灵根生出一团火,缓缓地移到了丹炉下方。

    丹炉宛如有了意识一般,先是呆愣了一会儿,而后就兴高采烈地接受了那团火。原本一只质朴纯色的铜质丹炉好像被火焰淬炼了一般,慢慢泛出了金色的光华,露出了暗金色的花纹。又或许,这才是它本来的样子,只有遇见了这团火焰才愿意剥去原先那层平淡无奇的外衣,显现出它最华丽的一面。

    元品,元品。原来如此。

    秦悦平复着激动的心情,慢慢开始炼制最简单的凝气丹。像以前那般加入灵草,将它们烧成药汁,然后慢慢打出手诀,将它们一点一点地融合。以往炼丹,大多毁于这一步,即便手诀毫无破绽。而这次,丹炉仿佛知道她的意图,稍稍延缓了丹药融合的速度。秦悦顿悟以往自己炼丹打手诀的速度太快了!再看丹炉之时带了感激与赞赏,丹炉似有所察,周身金光得意地闪了闪。

    秦悦终于收获了自己炼制的第一炉凝气丹,喜不自胜。又往丹炉里放了炼器的材料,丹炉果然又在打手诀的时候“提醒”了秦悦。于是一切顺遂,秦悦又收获了自己炼制的第一把小飞剑。

    凝气丹和飞剑,都不是什么稀罕东西,但秦悦此时却握着它们不撒手。她不仅明白了自己以前的失误,而且品尝了成功的喜悦,满足之意溢于言表。

    自己炼制的东西,难免要试试好坏。秦悦先尝了尝凝气丹,竟感觉一股灵力在丹田里升腾起来,略略打坐才吸收了。凝气丹是适合炼气五层以下的修士服用的丹药,何以对她一介结丹修士也有效果?秦悦心道“莫非是因为我从未吃过增加修为的丹药,没什么抗药性?这样才会把这丹药的药效给吸收全了。”

    接着又拿起飞剑端详一番,觉得它的颜色比普通小剑更明亮,花纹更精致,甚至御剑之时的效果也更好。秦悦满意“亲生的和抱养的自然不一样。”随后想起了自己残破的木莲和羽扇,秦悦专心研究起了修补之法。

    好在修补所需的材料大多为常见之物,十分易得。只是需要三滴四品雪寂鸟的精血,有些难办。一来,这雪寂鸟是天上飞的,不太容易捕捉。二来,精血这个东西讲究心甘情愿,须其自愿献出,谁会平白给你献血?

    不过秦悦很快想到慕玉有个契约灵兽正是雪寂鸟,这么多年也该升到四品了。不过这几日都没看见慕玉人影,秦悦只好传音给他,说自己亟需一只四品雪寂鸟的几滴精血,问他可舍得自家灵兽受点苦。这传音符的质量极好,只要慕玉没跑到俗世去,就一定能收到。

    接下来几天,秦悦又开始锻炼自己炼器的准确度。她故意把灵根之火从丹炉上撤了下来,换上了自己体内的丹火。丹炉顿时变得黯淡无光,仿佛受了极大的委屈。秦悦与它相处几日,早已觉得它通人性,当下就柔声安慰道“让我看看自己实力,过几天就给你换回来。”

    丹炉亮了一点微弱的光,但很快就熄灭了。秦悦猜想这炉子傲娇了。

    好在换成了丹火,放慢了手速,依旧成功地做出了几柄飞剑,无一失败,真是值得庆贺。秦悦拍拍手掌,对着丹炉勾起了嘴角“我出去玩了,暂时不给你换火。让你傲娇。”

    丹炉沉默。

    虽说它本来就不会说话,但秦悦还是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把丹炉扔进玉镯。高高兴兴地走出洞府,去拜访她新结婴的师兄墨安。

    玉衡峰一如既往地寂静,秦悦孤身一人走在山间,时闻鸟鸣婉转,洋洋满耳。步子都不自觉地慢了下来。

    她身后不远处的秦衍一早就看见了她。秦衍疑惑自己于一年前迈入结丹期,墨宁早就结丹了,可如今她的修为怎么与我相当?她在宗门内,还需隐藏修为?难道,这十几年来她都没有修炼?

    猜测接近真相的秦衍眸中闪过狠戾,手上暗暗催动灵气,捏住了一块符箓。

    秦悦迈进了墨安洞府,才发现他今天客人不少。不仅墨安在,二师兄墨宣也在,甚至小师妹白若也在。如今加上自己,这一辈的人算是到齐了。

    白若显然也是刚到,秦悦听见墨宣正说着“师兄闭关多年有所不知。这位是慎行师叔收的弟子墨宜。”

    墨安淡淡地点头。

    白若上前见礼“我是白府白若,数十年前曾与师兄有一面之缘。”

    墨安神情未变,只接了一句“如此。”

    “正是如此。”白若浅笑,“师兄已然忘了吗?我是家主白竹的侄女。”

    恰巧墨安此时看见了悠悠走来的秦悦,唤了一声“师妹”。

    白若下意识地看向墨安,却见他看向自己身后。回眸一望,才知是秦悦——原来适才唤的不是自己。几人都是第一次看见她额间的莲花,虽感惊异,但并未相询。

    秦悦走上前,装模作样地拱手“墨宁拜见元徵道君。”

    墨安莞尔,扶起秦悦,也端出了姿态“这位弟子乖巧得很,本座要想想给什么见面礼好。”

    一旁坐着的墨宣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室内几个小童也难得见墨安这般情状,都嘻嘻哈哈地笑作一团。白若微微抿唇,嘴角也弯了弯。

    秦悦忍俊不禁“见面礼不敢收。师妹这儿有一个防御阵法,为我亲手所制。如今师兄进阶元婴,就赠与你算作贺仪。”

    墨安接过秦悦递来的血玉,仔细探查一番,面有惊讶和赞许之色“师妹长进了。”

    “师妹还从未给过我赠礼。”墨宣状似不满道。

    秦悦挑眉“我自结识师兄,师兄就为结丹期。如今近百年已过,师兄还是结丹期。这礼还真没有什么由头送出手。对了,师兄生辰几何?俗世之人有生辰进贺之说,待到彼日师妹必定奉上大礼。”

    众人又是一场大笑。白若见他们三人彼此都可以毫不顾忌地开玩笑,不无惊羡地说道“你们师兄妹感情真好。”

    墨宣答道“我与师兄相处已久,自然如此。而师妹墨宁其人,从不在意礼法。道号里虽有个‘宁’字,但其实最最贪玩好动,最最不务正业,与宁静娴雅没有半点干系。”

    如此算是“回敬”了一番秦悦。

    此时四人俱皆落座,秦悦闻言佯怒,刚准备跳起来回嘴,就听见外面有人道“弟子重皓,有要事求见。”

    重皓是诚舟道君座下首徒,师承有别,又和在座诸人差了一辈,向来鲜有来往。秦悦想他如今登门,定是因为师兄新晋元婴,故而前来拜贺。只是不知为何口称“有要事求见”。

    墨安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斟酌片刻,就允他进来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