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27.遣慕玉尚赠灵鸟血 罚重皓犹悔鲁莽行

章节目录 27.遣慕玉尚赠灵鸟血 罚重皓犹悔鲁莽行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二十二章遣慕玉尚赠灵鸟血,罚重皓犹悔鲁莽行

    却说重皓进来后先给众人见了礼,然后就怒气冲冲地质问秦悦“敢问墨宁师叔,门内行凶杀人该如何处置?”

    秦悦第一次听别人用这种语气和她说话,略微愣了愣才道“我不通门规,想来是要重惩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行凶杀人,自然是要抵命。”重皓冷冷一笑,“师叔府内的弟子慕玉刚刚击杀了我的爱徒秦衍。我闻听师叔在此,特地来讨个公道。”

    秦悦神色微变,刚想问此事原委,就听墨宣道“慕玉是良善之辈,你不可平白污蔑师妹府内弟子。”

    重皓闻言倒也没有反驳,而是向墨安拜了拜,问道“元徵师叔精通符箓,可知晓追影符之功用?”

    墨安只答了“知晓”二字。重皓知他向来寡语,就自己解释了一番“若修士为旁人夺命,追影符可寻之。我数年前偶得追影符,用在了秦衍身上。谁知我徒秦衍的本命玉牌两刻钟前突然碎了!我沿着符箓气息寻找,才知是慕玉所为。”

    重皓其实越说越气愤。秦衍一年前迈入结丹期,虽说所用时间与别人不相上下,但他是金水木三系的杂灵根,资质逊于旁人多矣。勤能补拙,重皓从没见过秦衍这么刻苦修炼的人,有心好好栽培,偶尔也会遥想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谁知竟被……

    重皓又痛又恨,对着门外大喊了一声“把人带进来。”

    两个小修士押着伤痕累累的慕玉走了进来。墨宣看了一眼,疑惑道“慕玉不过筑基期修为,令徒秦衍早已结丹。二人有境界之差,慕玉何以能击杀秦衍?二人又无私仇,慕玉又有何动机?”

    “慕玉数度外出游历,能一击即中的异宝自然会有。至于动机么……”重皓的面上露出轻蔑,“墨宁师叔外出多年有所不知。你府中这个弟子在此期间结丹失败了三次,险些走火入魔,只怕他杀秦衍之时已被心魔魇住了。今日各位师叔都在,烦请为此事做个评判。”

    秦悦微微敛眉。这重皓恐怕就是知道众人都在这里,担心自己存心包庇慕玉,才有意拜上,逼迫她做出决断。行凶杀人,自然是要抵命……

    秦悦端正了神色,看向垂首跪着的慕玉“慕玉,你当真杀了秦衍?”

    慕玉依旧低着头,答了一句“是”。

    秦悦猛然站了起来,扬手打出一道灵力。慕玉被击中,往后飞出数米,一连吐出几口血。挣扎着爬起来看向秦悦,像是不敢置信她竟会出手伤了自己。

    “荒唐!”秦悦怒不可遏,“往日我倒未曾注意,竟让你养出了残害同门的性子。你……”

    慕玉听得秦悦亲自斥责他,慌忙打断道“并非如此,我见秦衍尾随于你,形迹可疑,才……”

    一旁的重皓正要说什么,而秦悦却抢先一步说道“还敢狡辩!”说罢像是气极,指了指原先押着慕玉的两个小修士“你们把他带下去,赶出山门。”

    二人突然被点到,尚未反应过来,一动不动。

    秦悦勾唇“两位是在等我亲自动手?”

    二人连忙拉着慕玉走了。就快要行至门口之时,慕玉忽然道“我有一物赠与墨宁师祖,以全多年主仆之义。”然后拿出了一只玉瓶。白若离得近,伸手接下了。

    慕玉一直看着秦悦,直到被带出了门。

    这事儿就算这么解决了。重皓心道“虽没有能让那个慕玉偿命,但他出了宗门,做个散修,自然没有身处墨宁师叔洞府的好日子过。届时落差之大,足够令他痛苦不堪,修行受阻。”

    正想着,又听秦悦道“慕玉常年居我府内、伴我身侧,如今犯下大错,我愿承引导之过、管教之失。”

    说着拿出了三个乾坤袋,道“这是三万个上品灵石,墨宁愿献与宗门,以弥补自身罪责。从今以后,不再受执事殿灵石进奉。”

    在座众人先是看见三万个上品灵石,又听见秦悦说以此自罚,俱皆震惊不已。墨安唯恐这个师妹不知上品灵石的珍贵之处,遂出言阻止“门内没有管教不严之罪,师妹无需自责。”

    秦悦饶有深意地摇了摇头。

    重皓听清了“三万个上品灵石”几个字,正在暗暗咋舌秦悦身家丰厚,又见她徐徐启唇道“说来我也见过秦衍一面。数十年前,我在沧镜中偶遇他,见他滥用诚舟道君的名号索要他人之物。”

    这件事重皓也有所耳闻,但此时听秦悦谈起不免心生怪异。

    秦悦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他竟想索要我的灵兽并道器,形容狂傲得很。”

    墨安瞥了她一眼,眸中划过深思。

    室内无人说话,静寂下来。墨宣略一思量,就知晓了秦悦所想,轻咳一声打破沉闷“如此,秦衍既然身为重皓的徒弟,那他亦有管教不严之过。重皓,你比效墨宁师妹自罚吧。”

    重皓暗暗叫苦墨宁师叔随手就能拿出几万个上品灵石,自己修仙数百年,只偶然寻得了千余个,视若珍宝,如何能够上交宗门?更何况墨宁师叔还推却了今后执事殿送上的灵石……这岂不是要断了他重皓日后的钱财来路?

    修真者没有灵石寸步难行,重皓终于想通了前后因果想来那弟子慕玉陪伴了墨宁师叔多年,多少有些感情。竟让墨宁师叔不惜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好教他比罪同罚。

    重皓明白过来,方知自己有些草率。

    秦悦的眸光意味深长“我不通门规,敢问弟子重皓,门内伤人应如何处置?”

    重皓不知何意,谨慎答道“于摇光峰暗室面壁三载。”暗室内设有禁制,面壁思过之时无法修炼。修士修行分秒必争,这算是极重的处罚了。

    “适才慕玉被带进来之时,遍体鳞伤,周身浴血。”秦悦耐人寻味地一笑,“你可知是何人所为?”既然尚处筑基期的慕玉能击杀身为结丹修士的秦衍,那么必然是偷袭而为,一击即中。那一身伤倒极有可能是重皓寻到他时泄愤所致。

    果然重皓面色一白,答道“是我所为……”

    秦悦朝着墨安拜了拜“元徵师兄作证。重皓容徒不端,纵己逞恶,二罪并罚,以儆效尤。”

    墨安微微颔首,问道“重皓,你可有异议?”

    “……并无。”重皓深深悔恨自己的今天的鲁莽。

    待重皓退下领罚,白若才唤了声“师姐”。秦悦上前,伸手接过她递过来的玉瓶。打开一看,竟是小半瓶雪寂鸟的精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