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43阵中阵豪言难破阵 局里局偶语易解局2

章节目录 43阵中阵豪言难破阵 局里局偶语易解局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他的语气听上去极为自信。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柴新期期艾艾道“敢问,前辈……前辈是何修为?”

    “本座生前已达仙渡期。”

    柴新目光瞬间明亮了不少,一连问了几个关于修行的问题,老者都一一回答了。

    许久之后,柴新才停下问询,面有豁然开朗之色。

    老者看着秦悦,慈眉善目“你可有什么困惑?”

    秦悦很想问他当初为何白白坐化,但最终还是没好意思问出口。想了又想,才道“此间阵法,皆为前辈所设?”

    “正是。

    “适才诸灵宝,可为前辈所留?”

    “然也。”

    “晚辈斗胆,前辈煞费苦心将我们二人引至此处,恐怕并不是只想回答我们的疑惑吧。”

    秦悦敢在仙渡期前辈面前妄言有两个原因一来,先前的阵法、灵宝,既考验智力又考验能力,分明有筛选之意。二来,自这位老者的身形显现,原先的迫人的威压就消散了,恐怕他已是强弩之末,无须畏惧。

    老者面露赞赏“小友果真聪慧过人。”

    莫非是不忍自己一身修为绝学就此泯然人世,这才设下重重考验,以期寻觅适宜的后辈教导?秦悦暗暗揣测着原因。

    “我当初距离一证仙道只有一步之遥,可叹有一小子作祟,害我困在迁迟山脉,错失登仙良机。我留一残念在此,若你二人助我大仇得报……”老者故意顿了顿,“我就告诉你们一个关于飞升的契机!”

    秦悦嘴角抽了抽。这情形和她刚才的构想完全不一样嘛。她也认真地想了想,觉得那所谓的“飞升契机”虽然诱人,但今后若是********地帮这位老者复仇,修仙定然会少了很多乐趣。遂婉拒道“晚辈并不贪求多大的机缘。”

    幽蓝色的火光跳动着,映着老者的神情带了一丝讽刺“你若不贪求机缘,为何要进这个阵法。”

    因为我好奇啊……秦悦找了个合理的说辞“晚辈先前看中了山顶的玉髓,只是想解阵取玉罢了。”

    柴新听了她拒绝的话,微微愣了愣才反应过来“晚辈柴新,愿助前辈报此大仇。”这么大的机缘,她怎么就这么放弃了?

    老者并不惊讶柴新的答案,只是用嘲讽的目光盯着秦悦“这个阵法庞大复杂,阵中有阵,阵阵相关,你以为你能解阵?真是年少轻狂。”

    “一日不可解,可试一年。一年不可解,可试百年。”秦悦也不是知难而退的人。

    老者仔细看了看秦悦“原来你才九十岁出头……难怪难怪。我实话告诉你,这个阵法里融进了天道,就算你用尽结丹期八百年寿元,也不可能破阵。”

    柴新深深地看了一眼身侧的女修。进阶结丹期者众矣,但多数都会用上一两百年稳固修为,再花上一两百年的时间寻觅进阶之法。到了结丹中期,少说也有三四百岁了。她如今竟不满百岁……这是何等的惊才绝艳?北川人人皆是如此,还是唯她一人机缘深厚?

    老者在一张凭空出现的紫檀木椅子上坐下,看着秦悦,微微笑道“况且,本座的要求,也是你可以推拒的?”他很看好面前这个亭亭玉立的女修,若她出手,成功的几率就大了许多。

    秦悦看着老者身侧照明的蓝色火苗,毫不在乎地说道“若我所料不假,前辈如今只余一缕残念。难道还有什么绝招逼我应下此事不成?”

    “你倒是真的敏慧。你说的不错,以我如今情状,的确不能奈何你。但这个阵法,是个连环大阵,我说你解不得,你便必然不能破阵。”老者说到这里,面上深深的皱纹里染了得意,“你不答应本座,自然不能出这个阵法。你可甘心在此耗尽寿元?”

    这不明摆着是威胁?然而秦悦向来自负阵法一道,闻言也不恼“前辈又怎知我没有解阵的天赋?万一这阵眼恰好被我寻着了呢?”

    柴新看她不依不饶的架势,连忙拉了拉她的衣袖。见她收了声,才对老者行了一礼“不知我们该如何替前辈雪恨?”

    “千年已过,恐怕他莫云早就陨落了。不过他有个徒孙,名为孟晏行,根骨不凡,定然还活在这世上。”老者如今忆起,都是一副咬牙切齿的神情,“取了他后辈的性命也是好的。”

    “孟晏行……”柴新念着这个名字,“升都界平霄宗的子承道君正是此名,不会恰好是同一人吧……”以他修为,何以击杀一个传说修炼有如神助的元婴修士?

    秦悦陷入回想,许久才不确定地问了一句“前辈适才所说的仇家‘莫云’,可曾去过北川沧镜?”

    “他进阶仙渡后就以沧镜为家,在彼处搭建过一个木屋。”老者想了想,突然面带急切之色,“你可是见过他?”

    秦悦不自在地笑了笑“见倒是没见过。不过那莫云,怕是已经飞升了。”

    “你说什么!”老者从紫檀木椅子上跳起来,指着秦悦喝道。

    “根据晚辈的判断,莫云确实已经登仙了。”

    “命当如此,合该如此。我之过错,与人何尤。”老者满面苍凉,突然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眼角竟然淌下了两行浊泪。他费尽心思,想挑出道行、心性俱佳的修士替自己报仇雪恨,如今看来,倒像是一个笑话。机关算尽,工夫枉使。

    “你不必费心思寻阵眼了,阵眼就在此。”老者捏住那点一闪一闪的蓝光,“你这个女修,资质卓越,才智过人。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老夫虽然欣赏你,但还是劝你今后不要锋芒毕露。你喜欢山头那块玉髓,老夫就赠与你,权作你告知莫云消息的谢礼。”

    秦悦微怔,对老者拜了拜“敢问前辈尊号?”

    “择长。”老者松开了蓝光,蓝光渐渐黯淡,但老者的衣袍上却沾上了幽蓝色的火苗。原来这是一个以元神为祭的阵法,阵眼一破,元神也就跟着烟消云散了。

    秦悦醒悟过来,匆匆行了一礼“择长道君珍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