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44.挖玉髓山头冬复春 陷沼泽祭庙雨归晴

章节目录 44.挖玉髓山头冬复春 陷沼泽祭庙雨归晴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三十一章挖玉髓山头冬复春陷沼泽祭庙雨归晴

    秦悦话音未落,柴新和她就回到了那个一人高的玉石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她摸了摸玉石,里面果真没了阵法。

    “可惜择长道君没说那个升仙的秘密。”她感慨道。

    “这种天大的造化,又岂是随随便便就能碰上的。”柴新虽有憾恨,但也不强求。

    秦悦翻出一把小剑,开挖玉石。玉石和山体紧紧连结在一起,她费了不少灵力才把二者分开。

    恰在此时,山头上的积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着。雪水慢慢汇成一条小溪,向四面八方流去。所经之地枯木逢春,百花齐放。很快整座迁迟山脉处处明媚盎然,草长莺飞。

    柴新眼睛眨都不眨,看着眼前的奇景,突然一拍脑袋“这块玉髓就是传说中的寒镇玉,是滋养水木灵根的秘宝、促发万物复苏的灵玉!”

    秦悦切开玉石“一人一半。”

    柴新喜出望外“多谢道友!”择长道君说把这玉髓赠与她,若换了旁的修士,定然是要独吞的。他越来越觉得秦悦与众不同,她并不执着机遇,也不固守灵宝,举止随性,言谈洒脱。再看她年纪轻轻结丹中期,莫非……一窥天道正需如此心境?

    柴新陷入深思,秦悦见他表情僵硬,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走?”

    柴新下意识地向前走,直至走到迁迟山脚仍然处在一个玄妙的参悟之境中。这个情境唤作“顿思”,虽说效果略逊于“顿悟”,但也有些难言的妙处。

    秦悦是个不识路的,随便挑了个方向就走了。若柴新此时神思清明,定会发现她走的是通往魑魅岛禁地的路径。

    秦悦行了一路,别说是人,连妖兽都没遇见一只。她正觉得奇怪,忽然四面八方吹来了一阵飓风,把她和柴新都卷到了半空。

    出了这么大的变故,柴新清醒了不少,还没看清周围景观,就本能地祭出一个道器护身。

    可叹道器力微,飓风势大,两人都抵挡不得,双双被带走好远,摔在一片泥潭上。

    灵力几乎被用尽了,秦悦掏出一瓶丹药“吃吗?续灵丹。”

    “炼气期修士吃的续灵丹?”

    “这丹药对我挺管用的。”秦悦咬着一枚继灵丹,“你要不要尝尝?”

    柴新闻言,也拿了一枚继灵丹吞下,一股绵长的灵力涌入丹田。他既震惊又了然“这丹药,可是道友亲手炼制的?”

    “正是。”

    “难怪。”柴新当真惊羡起来。越是高阶的丹方就越是难寻,越是上品的丹药就越是天价。如秦悦这般的炼丹才能,炼制炼气期的丹药居然有作用于结丹修士……那她有朝一日进阶元婴岂不是只需服用筑基期的丹药?

    他身为灵宝阁店主,自然知晓裨益元婴修士的丹方少之又少,几乎不现于世。但她秦悦哪怕是进阶化神,也不用为丹药而愁了。更何况,若是把丹药拿出去售卖,数之不尽的灵石就会滚滚而来。

    一旁的秦悦试图爬起来“这是哪儿?”

    柴新看了看四周,忽然面色苍白“我去过魑魅岛的每一处,但从没来过这儿。这恐怕是……岛中禁地!”

    “随便走走都能走到这儿,这运气也太差了。”秦悦接了一句,刚刚站稳,向前走了几步,她的双腿就不受控制地陷入泥潭。她挣扎起来,却适得其反,越陷越深。

    “沼泽么……”秦悦刚想趴下,谁知泥潭里突然生出了几根藤蔓,把她整个人捆住,直接拖下了泥潭。

    柴新看着这一幕,几番犹豫,最终还是运起道器飞离了这片禁地。他深知,秦悦身为他的盟友,他若见死不救,日后必于道心有损。可魑魅岛禁地还有个别称,唤作“不归途”,从来没有一个修士能活着出来。命都没有了,还谈什么道心?

    深陷泥泞,半点新鲜的空气都没有,秦悦感觉自己快窒息了。偏偏她被一种不知名的藤蔓从头捆到了脚,丝毫动弹不得。缺氧的状态下,她的大脑停止了思考,连想法子自救都做不到。

    秦悦慢慢地阖上了眼,身体各部分都陷入了休眠。就在她沉沉睡去之时,她的识海里突然迸发出一道光,萦绕着她的身躯,慢慢形成了一层形如蛋壳的光幕。

    捆住秦悦的藤蔓纷纷断裂,一袭墨发挣脱了束缚,肆意地飘散飞舞。光幕带着她一同下坠,穿过了这片泥潭,又穿过了一个空无一物的虚空,最终被一个漩涡吸入。

    雨点淅淅沥沥,但并未影响此间肃穆的基调。这里占地虽广,但统共只有三间殿宇,从外观上看,像是一座祭庙。秦悦落在了一间庙宇的屋脊上,依旧闭眸昏睡着,雨水顺着她身周的光幕蜿蜒落下。过了小半个时辰,雨势才渐渐变小,天空一碧如洗,阳光散落下来。

    一只灰扑扑的秃鹫飞了过来,盘桓在秦悦上空,绕着她飞了一圈又一圈。但它似乎畏惧那层光幕,不敢太过靠近。就这样日出日落,月升星现,它终于忍不住美餐的诱惑,一个俯冲,试探般地停在了光幕上。

    这种秃鹫有个名字,叫做噬灵鹫,以人修的灵根为食。灵根的杂质越少,吃起来的滋味就越好。秦悦身上有木火双系两个纯灵根,对这秃鹫而言,是难得一见的珍馐美馔。

    见光幕毫无反应,那噬灵鹫露出了一个窃喜的表情。小心翼翼地伸出爪子,轻轻地挖出一块光幕。光幕虽然缺了一块,但又立马以飞快的速度复原了。噬灵鹫又试了几下,次次都是如此,它急得在光幕上跳来跳去。

    过了一会儿,噬灵鹫才选择了放弃,扇起翅膀飞走了。飞出很远之后,还依依不舍地回头看了一眼。

    第二天,晨曦微露之时,这只噬灵鹫又回来了,嘴里还衔着一颗小珠子。它飞到秦悦身旁,形如弯钩的短喙迫不及待地吐出那颗珠子。

    珠子一碰到光幕,立刻变成了一簇火苗,迅速地蚕食着光幕。光幕再生的速度比不上火苗侵蚀的速度,很快就消失了。

    秦悦识海一痛,身子情不自禁地一抖。睫毛动了动,竟是要醒来了。

    噬灵鹫也发现了她气息的变化,停在半空中扇着翅膀,犹豫着要不要上前。这个人修的修为和它不相上下,它虽然灵智未开,但也知道人修诡计多端,最喜猎杀妖兽。

    就在它迟疑的瞬间,那层光幕又慢慢地长了出来。眼看着就要变得如同先前那般坚不可摧,噬灵鹫不再犹豫,义无反顾地伸爪,掏向面前人修的眉心。

    恰在此时,秦悦睁开了眼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