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51李雁君留书隙兄妹 玉泉兽抱莲觅影踪1

章节目录 51李雁君留书隙兄妹 玉泉兽抱莲觅影踪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三十六章李雁君留书隙兄妹,玉泉兽抱莲觅影踪

    直到被拖上了木莲,她仍然在思量“她为何没有立马撇下我,独自逃命?毕竟,飞行道器多载一人,定然会连累速度减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而且,若把她把我扔下,狼群肯定先追上我,那她得以逃脱的几率岂不是增大了许多?”

    李雁君向来冰雪聪明,擅于窥探人心。但她此刻竟不能洞悉身侧这个结丹女修的想法。两人比肩而立,足下木莲迅速地飞行着,地面上一群黑压压的妖狼在穷追不舍。

    木莲的速度极快,没想到狼群竟然跟得上。秦悦深深地忧愁着妖兽体力彪悍,这么下去,自己早晚会灵力耗尽,束手就擒。

    她打量着李雁君,眸间闪着思索。后者了然一笑终于,还是忍不住要动手吗?一点道义,几分善心,哪抵得上性命重要?

    李雁君把右手掩入袖中,暗暗捏住一张符箓。这是她保命的手段,堪敌结丹大圆满修士的致命一击。这个名唤墨宁的女修定然不会想到自己还有这样一个后手,届时即可趁她怔愣的一瞬间飞速朝右边逃离。她必定会选择躲避狼群,而不是追击自己。

    李雁君把一切后路构思好,算好时间,刚想催动符箓,就听秦悦道“这位道友,现在我们的速度和那群妖狼不相上下。还好这木莲并非我的本命法宝,我想请你与我一同运起灵力,催动木莲,如此或有一线生机。我这儿有大量丹药灵石可供补给,你以为何如?”

    李雁君捏住符箓的手微微松了开来,看见秦悦问询的眼神,下意识地答道“如此甚好。”说罢懊恼地摇摇头——自己方才言语怎么不受控制了。

    她一边把灵气输入木莲,一边警惕地看着秦悦每一个表情的变化。

    秦悦递给她一瓶丹药和一袋灵石“记得随时补充灵力。”

    李雁君唯恐丹药里做了手脚,只吸纳了灵石里的灵气。毕竟灵石做不得假。秦悦见她不吃丹药,这才想起自己的丹药都是适宜结丹期吃的,于她一个筑基初期修士来说实在太补了。她心道“也不知这个李姓女修是心细如发,还是思虑过深。”

    两人各怀心事行了一路,总算在天明之时把狼群甩远了。秦悦挑了个平坦的地方落下,收了木莲。

    李雁君行了个晚辈礼“承蒙前辈相助,某先走一步。”

    秦悦忙喊“等一下。”

    李雁君转身,一脸戒备地看着她。

    秦悦微怔,而后温煦地笑了笑“你是见我修为高防备我,还是说……你防备所有人?”

    李雁君神色一变。

    秦悦觉得这姑娘八成受过什么心理创伤,这才养成了“不信别人,只信自己”的性子。她也不想揭别人的伤疤,遂淡淡一笑“我只是想知道这是哪儿。”

    李雁君看了看四周,嘴角突然泛起幽冷的笑意“这是栖雁城李氏|家族的试炼之地。前辈可还有什么要问的?”

    “没有了。”原来到了天齐界四城之首——栖雁城。思及刚刚李雁君说起此处时表情细微的变化,这“李氏|家族”莫非是她的本家?

    “如此,晚辈先行一步。”李雁君踏上一把折扇,很快就飞远了。就像在急迫地逃离什么一样。

    秦悦也打算走人,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在说“我听说这次试炼的奖励很丰厚,若能寻着年份不错的遁影草,就能得一瓶静玉丹的赏赐。”

    静玉丹极为难得,有安定心神,稳固修为之用。大多修士都做过一些亏心事,这静玉丹就可免却他们道心受阻。但秦悦在意的并非这丹药,而是那人提到的遁影草。

    遁影草,正是她本命法宝中必备的一味灵草。关于它的记载几乎没有,盖因它形如其名,擅于遁逃,极负灵性。没想到这里会有,她无论如何都要留下来找一找。

    秦悦当初曾把小木莲留给玉泉兽把玩。此刻小兽抱着小木莲,吃完了她给的最后一粒丹药,满足地打了个饱嗝。它小跑到秦悦房前,踌躇着不敢进去,毕竟她曾经说过要休养一段时日,身为灵兽,也唯恐惊扰了主人。

    就这么百无聊赖地过了半天,小兽终于忍不住推开房门,却发现屋子里根本没有人。小兽疑惑地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又一圈,又等了三天,也没发现秦悦的踪影。

    小兽落寞地站在荷塘边上,清澈的池水倒映出它银色的皮毛和呆滞的兽脸。跟着这个主人什么都好,性命无虞,丹药不缺,只可惜主人根本不喜欢它。从一开始就是迫不得已才签订了契约,一直很嫌弃它,恐怕她还认为它是个拖累。她一定是早有打算,一个人偷偷地远走高飞,把它孤零零地扔在这儿。

    满池荷花竞相开放,小兽下意识地抱紧了怀中的小木莲。

    西门余庆带着一双儿女顺着通往水牢的阶梯走着,一路上都没听见什么声响。

    “这两人别是被水牢折磨死了吧。”西门晓月问道。

    “水牢虽说痛苦不堪,但还不至于要人性命。”西门晓风耐心答道。

    “那她们八成已经脱了人形。”西门晓月一脸惋惜,但微弯的眼角掩不住得意的神色,“夺舍以后,也不知要将养多少时日。”

    此时三人已经走近了水牢结界,猛然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怎么回事!”西门余庆惊怒喝道。

    西门晓风也是大惊失色,看见里面有一片玉笺,连忙取出来呈给父亲。

    西门余庆匆匆扫了几眼,就把玉笺扔到了西门晓风的脸上,手指着他的鼻子,愤然大斥“逆子!”说完拂袖就走,只留下一句“限你三日之内向我解释清楚”。

    西门兄妹慌忙把玉笺抓来一看,只见寥寥几行字——

    西门家主亲览赤夏炎炎,骄阳赫赫,某常思解暑之法。幸得令子相邀,临贵府水牢一游。此间幽静寒凉,甚合吾意。奈何贤郎略知令嫒夺舍之意,实不忍某就此湮灭之仙道,阴于今夜纵某逃脱。佳儿至诚至善,果承贵家主之教诲,颇得西门氏之风骨。不胜感激,他年定当登门致谢。李氏雁君留。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