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54通灵智遁影湖光间 映山色避水画船前2

章节目录 54通灵智遁影湖光间 映山色避水画船前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谁知水下别有洞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她刚跳下去就被一群鱼苗围住了,都是一品二品的小鱼妖,最多的不过是三品。

    三品妖兽相当于人修的筑基后期,面对一个结丹中期的修士,生死不过是后者一挥手的事。但秦悦真心做不来滥杀之事,见这群小鱼视死如归地围住自己,反倒生出了几分好奇——它们为何拦住自己?

    她试探着向前行了几步,鱼群一个接一个挡在她面前,很快形成了一堵墙。

    即便如此,秦悦还是轻松地推开了鱼墙。她没有伤及它们的性命,然而众鱼却赤红了眼睛,一个接一个发起攻击,大有玉石俱焚之意。

    三品妖兽的攻击对她来说,没有半分致命的可能。她也不信这些鱼看不出自己的修为比它们高,但它们又这么“不自量力”,是情不自禁还是……有意为之?

    秦悦刚刚停下脚步,就见一群鱼头转了个方向,但自己依旧被包围着。仅有的四条三品鱼苗,都向着那个方向慢悠悠地游着,像是在引路一般。

    她试着朝那儿走了几步,这回倒没有被拦住。三品鱼苗越有越快,十分急迫,也不知要把她带到哪里。

    半刻钟不到,一群鱼妖并一个女修就行至一个明亮的所在。说它明亮,倒不是因为光线多么充足,而是因为这儿有一艘游船,装饰华美至极,处处镶嵌珠宝金银,点亮了这一片水域。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秦悦甚至能想象当年乘船游湖的盛景,可惜这船已经沉了。

    恰在此时,她的脑中响起了一个女声“帮帮我……”

    她下意识地大喊出声“谁?”

    “进船舱……帮帮我……我愿以避水珠相赠。”那人的声音越来越虚弱,像是身负重伤,命不久矣。

    秦悦怜悯之心顿起,连忙迈入游船。

    看清眼前是两道打斗的身影,正打得难舍难分,她连忙转身,打算离开这个是非之地。那个声音又立马响起来了“别走……”

    这回不是传音入密,而是实打实听见的声音。秦悦回眸,寻声望去,看见一个灰黑色衣裙的……妖修。

    这位妖修颇为独特。一来,妖兽八品化形,她如今不过五品修为,却已经化成了人形。二来,人妖势不两立久矣,她竟然出言请秦悦相助。

    秦悦看了看她的对手,是一个结丹中期的女修。出手狠辣,招招致命。那妖修一身衣袍上遍染血迹,气息奄奄,犹在垂死挣扎。

    秦悦有些于心不忍,更何况那妖修适才数番求她。她同情心一起,就拿出木莲护住了人家。正打算跟那个和她对打的人修讲讲道理,那人面色一沉,二话不说,就催动一柄长剑向秦悦袭来。

    秦悦还没见过这么凶神恶煞的女修,连忙祭出了羽扇迎敌。其实在水里,无论木莲还是羽扇,都不能很好地发挥其威力。不过她灵力丰沛,有攻有守地打了一段时间,十分游刃有余。

    那个女修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斗,八成已经灵力不济了。她冲着秦悦冷哼一声,就飞出了一扇木制的小窗。

    虽然这艘游船很大,但开的窗户却很小。那女修疾飞出去,把窗户周围的木条全都撞碎了。秦悦看着木条上刻画着的精致纹路,暗道了一句“可惜”。

    那个妖修见危机已除,颇为有礼地向秦悦拜了拜“承蒙相助,某愿履行诺言。这有两枚避水珠,权作某之谢礼。”

    秦悦第一次看见化了形的妖兽,对其彬彬有礼的态度大感惊奇。她也不知道避水珠有何功用,见对方一脸诚意,自然笑呵呵地收下了。

    其实她觉得自己没在方才的打斗中出多少力,是以现在拿了人家的东西,难免嘘寒问暖一番“我看你一身是血,可须丹药养伤?”

    那妖修疑惑地看了她一眼。

    妖兽不通炼丹,视丹药为珍贵之物,岂会为修复伤口而服食丹药?况且他们体格彪悍,受了伤只要不损本元,就能迅速地恢复过来。

    秦悦见她默然,误以为她没有疗伤的丹药。可惜她在玉镯里找了找,发现自己也没有裨益伤口愈合的灵药。又不好意思白拿人家两颗避水珠,遂掏出一瓶继灵丹来“这丹药为我亲手炼制,在你升至六品之前,皆有效果。”

    那妖修垂在腿侧的手动了动,然后很迅速地拿走了那瓶丹药。动作之快,似是唯恐秦悦反悔。

    “先前让鱼群将你引到此间,多有得罪。”

    原来那群鱼是受了她的指示。秦悦笑了笑“你就不怕我取了它们的性命?”

    “某虽不才,但继承了玄尾鱼族最神秘的观气术。”妖修的语气里有掩不尽的得意与庆幸,“我看你周身祥瑞灵气缭绕,必为心善仁慈之人,这才请你出手相助。”

    恰巧秦悦曾经偶然见过关于“观气术”的记载,知道此种秘术能卜吉凶,测福祸,甚至能窥知命数。所以闻言就来了兴趣“你看看我有没有成仙的命。”

    那妖修凝视了她许久,最后才来了一句很玄乎的话“天机不可泄露。”

    秦悦听了这句江湖骗子的标准术语,无奈地抽了抽嘴角。

    “若有朝一日机缘到了,我就帮你算一算天命。”那妖修明明一副年轻的脸孔,说这话时却露出了十分庄重的神情。

    “你叫什么名字?”秦悦觉得要有个联系的方式。

    “没有名字,族人都叫我阿灰。”

    秦悦看着她灰黑色的衣裙和年轻俏丽的面容,颇为遗憾“小姑娘干嘛用这么老气横秋的称呼……古人有诗‘寒灰飞玉琯,汤井驻金舆’,你起名为‘玉琯’如何?”

    妖修浅笑“甚好。”

    秦悦十分受用,冲她挥了挥手“我回去了,你好好养伤。”

    那妖修也挥了挥手“我已经七百多岁了,当不起你一句‘小姑娘’。”

    秦悦深感其深藏不露——罪过罪过,竟然给一个长者起名。她慢慢地浮出水面,刚爬上岸,就差点被一道剑光击中。幸亏她反应快,侧了侧身险险避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