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56雪堆人冰指穿心口 兔生香暖火映双姝1

章节目录 56雪堆人冰指穿心口 兔生香暖火映双姝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三十九章雪堆人冰指穿心口,兔生香暖火映双姝

    “这些灵刃每隔半个钟头来一次,一次比一次威力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黑暗中,秦悦的声音格外清晰。

    “半个钟头?”

    “就是两刻钟。”

    卢秋仔细一想“确实如此。”

    “我们恐怕没有抵挡下一次灵刃的能力。”

    “……诚然。”卢秋无奈地承认。

    “我以为,为今之计,唯有破阵一途。”

    “你懂阵法?”

    “是懂一些。先试试看吧。”如果试都不试,就只能等死了。时间是——两刻钟内。

    另一边,那个自称烟枝的女修下了飞舟,踏进了飞云城的城门。飞云城灵气不足,鲜少能看见结丹修士。烟枝神态倨傲地行走在城中,众人纷纷避让。

    道旁有个筑基后期的修士,不但没有避让,还迎面走到了烟枝眼前。

    “苟时?”烟枝喊出了来人的名字,原来这位是她的熟人。

    “嫂子好。”苟时先是一脸奉承,而后神色突然变得哀伤起来,“嫂子外出这么久,却不知顾大哥已经……已经被人杀害了。”

    “你说什么?”

    苟时口中的“顾大哥”,自然是当年被秦悦错手杀害的顾恩义。而这烟枝不是旁人,正是顾恩义的道侣。

    “是被一个女修杀死的。那女修八成是掩了修为,这才让顾兄着了道。”

    烟枝其实并不满意顾恩义这个道侣。一来,他行止粗俗鲁莽,哪个女修能受得了?二来,他近两百年来修为都没有增长,此生怕是要困在筑基期,所以烟枝隐约觉得他配不上自己。

    但不满意是一回事,被旁人取了性命是另一回事。她身为道侣,若不替他手刃仇人,日后必会碍于道心,阻于修行。

    烟枝问道“你可知道是哪个女修杀了他?”

    “一个名唤墨宁的女修。”苟时答道,“她生得端妍,相貌倒是好认得很,额间有一朵绯色的莲花。”

    “是她?”烟枝蹙眉。今日阻她取宝、与她斗法的那个女修,额头中央恰有一朵小莲。眼下新仇旧恨倒加在一处了。

    世上因果当真奇妙,秦悦不久前还在感慨“杀人也要看缘分”,现在这“缘分”可不是来了?

    卢秋估摸着时间,双眉深锁“只剩下半盏茶的工夫了。”

    半盏茶,相当于五分钟……秦悦的心跳得厉害,后背冷汗涔涔,紧闭双眸,不断放出灵力感知阵法的缺陷。

    时间过得飞快,她的表情越来越凝重,忽然神色一松,指着一个方向“阵眼就在那儿。”

    “哪儿?”卢秋心下大安,默默地翻了个白眼——这里一片黑暗,谁看得清她在指哪儿?

    不过卢秋很快就知道了。秦悦指着的方向冒出了数十道亮光,正是灵刃。

    两人顾不上抵挡灵刃,只管接连攻击阵眼。幸亏这阵眼的位置没找错,很快灵刃纷纷消散,黑暗不再,她们又回到了先前那一片白茫茫的雪景中。

    “想不到你于阵法一道算得上精通。”卢秋难得赞赏了一回。

    秦悦没有半点得意,看着周围的景色,苦笑了一声“阵中阵……”

    “你可否破之?”经历了方才的事,卢秋对她的能力产生了莫大的信任。

    秦悦摇头“我……不知道。刚刚那是单纯的杀阵,而这个阵法算是刚才那个阵法的载体,演算不知繁复了多少。”

    “那要用多少时日?”

    “我看它兼有幻、困二效,少说也要用上……”

    她还没说完,面前一堆白雪突然动了起来,瞬间拼接成了一个人形。雪人稳稳地站好,一步一步朝她们二人走来。

    秦悦艰难地改口“……幻、困、杀三效。”

    卢秋瞥了她一眼,手心一摊,一片树叶出现在了掌中。浅绿色的灵光飞腾,瞄准雪人飞了过去。

    雪人僵硬地挥手,拂开了树叶的攻击。指尖突然长出了长长的指甲,寒冰般的质感,锋利无匹。

    秦悦看得头皮发麻,连忙催动木莲,直击雪人的头颅。

    雪人猝不及防,一颗白雪做的脑袋砰然掉落,激起了地面上一层厚厚的积雪。雪人分崩离析,肢体碎作了一片又一片雪花。

    秦悦从未觉得漫天飞雪这般好看过。可惜她刚松了一口气,就看见那些飘扬的雪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汇集在一处,又凝结成一个人形。

    卢秋和秦悦对视了一眼,用极快的语速商量起了对策。

    “它那指甲看着瘆人得很,我们先去旁的地方躲一躲吧。”秦悦道。

    “它身躯笨重,行动迟缓,能有什么威胁?我看它那指甲用来炼器倒是极好的,你我不如去摘了来。”卢秋跃跃欲试,恰与秦悦相反。

    “动作慢,并不代表攻击力弱。”秦悦分析,“我们应该暗中窥探它的能力,或避或攻,届时再做抉择。”

    卢秋沉吟,觉得她说的有几分道理。就在她犹豫不定的这一瞬间,那个雪人猛然加快了行走的速度,锋利的指甲插进了秦悦的胸膛。

    其实秦悦已经反应过来了,险险避开了要害。只是那雪人用的力道大,那冰指甲又足够长,而且她只来得及向旁一歪,没来得及向后一躲,所以现在那长长的指甲已经穿透了她的后心。

    秦悦面色惨白,鲜血顺着胸口的衣裳汩汩流出,滴落在雪地里,宛若盛放的冬梅。雪人似乎十分满意,慢慢抽出手。秦悦冷冷一笑,忍住剧痛,唤出羽扇,割断了雪人的手掌。

    那五根指甲依旧插在她的胸口,冰冰凉凉的,与温热的血液交织在一处。失去指甲的雪人恼羞成怒,张牙舞爪地扑了过来。

    一片树叶化作飞刃,挡住了雪人的攻击。秦悦的视线渐渐变得模糊,只能隐约看见卢秋的身影。打斗分明近在咫尺,她却感觉遥不可及。什么都听不见了,脑中只剩下一个想法“我好累……我想睡……”可是……“心脏!”

    卢秋先听见了秦悦大喊出声的一句“心脏”,然后就看着她直挺挺地向雪地里栽倒。她看着面前的雪人,蓦地灵光一闪,攻上它的胸膛。

    雪人的胸口掉出了一枚晶石,接着动作一顿,整个人都静止在了原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