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57雪堆人冰指穿心口 兔生香暖火映双姝2

章节目录 57雪堆人冰指穿心口 兔生香暖火映双姝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卢秋呼出一口气,先给秦悦喂了几粒丹药,然后才心有余悸地收拾雪人的残骸。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它另一只手上的指甲自然全被她拔下来了。她又好奇地去拿那个晶石,后者刚被触碰到就化作了一团灰飞。然后皑皑白雪全都不见了,场景又变回了那个风景秀丽的小仙境。

    想来那个晶石就是阵眼……卢秋从这一切变幻中缓过神来,看着伤重倒地、昏迷不醒的秦悦,无可奈何地把她放上了飞行的道器,向栖雁城行去。

    一路上,卢秋都远远地避开人群。幸亏没遇上趁火打劫的修士,她带着秦悦这个伤者,届时定然自顾不暇,甚至难敌同阶修士全力一击。

    窗外日光弹指过,席间花影坐前移。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三个年头。那日从小仙境离开后,卢秋载着秦悦仓皇入城,买下了一家僻静小院子,略做修整。

    秦悦被安置在一张竹榻上。三年前,卢秋替她取出了横穿胸口的五根冰指甲,时常给她喂服丹药。秦悦虽然从未睁开眼睛,但面容恬静平缓,显然伤口已经渐渐好了。

    某日卢秋正坐在窗前读玉简,忽听得秦悦喊了一声“妈妈”。卢秋凑过去看,只见秦悦依旧双眸紧闭,毫无意识。

    卢秋腹诽“受的伤已经养好了,还不见醒……也没见过这么嗜睡的。”

    是夜,卢秋去城外猎杀了一只五品的兔妖。她一个人待在庭院里,耐心把妖丹剥了出来,生了堆篝火烤兔肉。很快就传来了滋滋作响的声音,肉香四溢。

    这时卢秋身后突然传来一句“我想吃。”她回眸一看,果然是秦悦。后者整个人清减了不少,双目却炯炯有神地盯着兔肉,好心地提醒“别烤太久了,肉老了不好吃。”

    卢秋转过头,背对着秦悦,自言自语道“原来只要有一顿饭食就能醒过来。”

    秦悦挨着卢秋坐下,篝火在她眼前跳跃,映着她整个面庞都温暖起来。“这次幸亏有你的照料,不然我或为旁人灭杀,或伤重而亡,恐怕都不知自己是如何陨落的。”

    “说来还多亏了你当年提醒了一句‘心脏’,让我寻到了阵眼。与其说我救了你,不如说你自己救了自己。”卢秋拿出了一个乾坤袋,“这是当初插在你胸口的五根冰指甲,现在物归原主。”

    秦悦接过,打开看了看,一脸敬谢不敏“看着这个都觉得胸口一阵疼。”

    “就是怕你看着觉得疼,才特地用袋子装好了给你。”卢秋叹了一声,“谁知你还要打开来看。”

    “当时惊险万分,现在想来都一阵后怕。那雪人直接攻上了我的心口,所以我猜想这个位置于它而言必定十分重要。没想到竟然是阵眼。”秦悦浅笑,“那时已经毫无意识了,万幸能喊出这一句。”

    卢秋递给秦悦一只兔腿,后者接过啃了几口,惊讶道“怎么是这么个味道……”外酥里嫩,甜咸双具,比她上次折腾的烤肉不知好吃了多少倍。

    卢秋拿出了几个玉瓶,道“这是配料。”

    秦悦凑过来仔细辨别了一番,一个瓶子里装了蜂蜜,剩下几个瓶子里都是磨碎的灵草,有胡椒和茴香的味道。

    卢秋看到秦悦的眼睛顿时变得亮晶晶的,毫不客气地抢过自己手中的玉瓶,收进她手腕上的镯子里。然后翻出了一个乾坤袋,道“这有几瓶丹药,权作相换之资。”

    卢秋也毫不客气地收下了。那些配料都是用上品的灵花灵草炼制的,费了她不少工夫,哪能让别人白白拿去?

    “你这三年在忙些什么?日后有何打算?”秦悦边吃边问。

    “这三年都在遍览南域的地理风俗。日后……”卢秋眨了眨眼睛,“横渡禹海可达升都界,我想去那儿看看。”

    “禹海?其实我有一个猜想,通过禹海不仅可以到达升都界,还可以回到北川。”

    “这倒是有可能的。万万年前,北川和南域相接,两处禹海也应相连。”

    “嗯,所以我打算借由禹海回到北川。只是路线要好好研究一下。”秦悦说出自己一直以来的打算。

    “噢,我一直忘了告诉你,你大师兄元徵道君来过玄道宗寻你,现在门内没人敢强留你做道侣。所以你可以和我搭乘玄道宗的传送阵回北川,无需冒险探查禹海。”

    “元徵师兄?”

    “说来也巧,也不知当日殿内哪个弟子说漏了嘴,把你身在玄道宗的消息传了出去,灵宇宗元徵道君亲自进了山门来讨人。我当时外出试炼,没有人知晓你的去处,那位元徵道君自然无功而返。”

    大师兄竟还来寻过自己。是了,自己来南域未尝传讯师门,实在让他们担心了。秦悦默默地谴责自己。

    卢秋继续道“你大师兄没寻到人也不善罢甘休,大斥我玄道宗内诸长老,说他们‘为老不尊,无故扣留小辈;位高无德,平白预人姻缘’。”

    说到这儿,卢秋忍不住笑了出来“可叹你那位师兄是掌门首徒,与我宗门内长老们的地位不相上下,兼又有元婴期修为。那些平日里目空一切的长老被骂了一顿,竟也没办法发作。还给了不少灵宝聊表歉意,气得脸都青了。”

    秦悦遥想了一下彼时场景,忍俊不禁。

    “你我结伴去升都界如何?一路上可以互为照应。”卢秋问道。

    “可我听说横渡禹海要有元婴期的修为。”

    “我们两个结丹中期,还不至于有去无回。”卢秋脸上露出神往,“那里宗门林立,功法各异,我很想去看一看。”

    秦悦啃着兔腿,不置可否。

    卢秋继续劝说“南域的灵宇宗就在升都界,你不想去看看吗?那里还有以道心坚定而闻名的虔正宗,擅长制符的澄笔宗,专修木系的木摇宗……”

    秦悦手上的兔腿掉进了篝火,她站起身,问道“你说什么宗!”声音里竟有几分颤抖。

    卢秋疑惑“灵宇宗?”

    秦悦摇头“木摇宗,是木摇宗……”

    她从未忘记过这个宗派的名字,当初学校后山山洞里发生的那一幕如今还历历在目。那个自称周雪微的苍老女声,正是木摇宗的掌门。她元神寂灭之前还嘱咐秦悦,把她的消息告知她的女儿芷晴。

    正是周雪微替秦悦种下了纯木灵根,把她送到了异世,让秦悦领略了不同的风景,经历了别样的人生。现在恰巧听闻了相关的讯息,哪有不探查一番的道理?

    看来,升都界是非去不可了。

    秦悦复又坐下,自取了一块兔肉吃,津津有味地咂嘴,目光灼灼地看着卢秋“你打算何时去升都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