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62.泪成珠沧海泣月明 歌惑心危楼观星落

章节目录 62.泪成珠沧海泣月明 歌惑心危楼观星落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四十二章泪成珠沧海泣月明,歌惑心危楼观星落

    月亮一出来,那群鲛人就停止了嬉闹,一个挨着一个排好,一起游走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秦悦和卢秋跟了上去,慢慢地拉进了两方的距离。

    月华如练,鲛人放缓了速度,转过身来。茫茫大海,避无可避,秦悦二人就这么和她们打了照面。

    幸而海水下隐约可见两条鱼尾,那群鲛人把她们当成了同族,颇为和善地说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过来啊。”

    秦悦和卢秋慢吞吞地游了过去。

    这一片的月华极盛,处处盛满了空明的光芒。所有鲛人双手合十,正对明月,低声吟唱起了歌谣。

    秦悦听见歌声时有一瞬间的恍惚,但很快就清醒了过来,因为她看见那些貌美的鲛人全都噙着眼泪,神色哀伤。

    这歌谣……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能让她们露出了这么悲痛的神色?

    一滴滴泪水从眼眶中滴落,迅速地变成了一颗颗珠子,伴随着翻卷的海浪渐行渐远。

    秦悦看着这如梦似幻的一幕,目不转睛,已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此刻那些鲛人的音量突然增大了不少,秦悦神思飘忽,一股伤感涌现在了心头。目光呆滞,眼中却有着万千愁绪。

    卢秋听见歌声,暗道了一句“不好”。再看到秦悦的不对劲,连忙传音给她“是音攻,快醒醒。”

    秦悦不为所动,只管盯视着半空中的月亮。

    又一段歌声传来,卢秋竟也愣了愣,自顾不暇,更不论秦悦了。后者身形未动,思维却飞出了好远。她感觉自己慢慢来到了岸边,走了很远,走上了一座高高的楼阁。冷月如霜,星河璀璨,秦悦停在了楼梯上,痴望着宁静的夜幕。

    “别发愣了,快过来嘛。”一个甜糯的女声在她耳边想起。

    秦悦听话地往上走,隐隐约约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幻形符的期限是一个月,可自己现在怎么变回了双腿?

    很快就来到了楼阁最高的那一层。有一个黑色衣袍的女子背对着她,正扶着阑干赏月。她像是知道了秦悦的到来,慢慢转身“等好久了,总算是来了呢。”正是刚刚那个甜糯的女声。

    秦悦看着面前长身玉立的黑衣女子,怔怔地问道“你是谁?怎么和我长得一样?”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是谁,我便是谁。”

    “你怎么可能是我……不同的,不同的。”

    那女子唇角绽开一抹笑“那你说,哪里不同?”

    “声音不同。”秦悦凝视着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孔,摇了摇头,“面容和我再像,也伪装不了声音。

    女子不说话了,转过身去看晴朗的夜幕。恰有一颗斗大的星星从天上掉了下来,坠在了远处一堆草丛里,激起光芒数丈。

    “俗世若有大将大才陨世,就有一颗星星坠下。”女子哀愁地叹息,“世事无常,自有定数。”

    秦悦差点被她伤感的语调影响了。她压下心中莫名涌上的哀愁,举目望向绚烂的星河。

    “我倒觉得,天道有常。于俗世中人而言,轮回历世又何尝不是新生?”秦悦不自觉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当真这么想?”女子黑色的外袍上绣着精致的符文,整个人看起来都端庄肃穆。

    秦悦又瞥了一眼天上的星星,眸光意蕴悠远。女子看着她,诱劝道“修仙有什么好,你走得越远,陪伴你的人就越少。等你真正走到了阶梯的顶端,整个世界就只剩了你一人。这般孤寂地追寻渺渺仙途,有何意义?”

    “那你以为该当何如?”

    “自然是就此罢手,做自己欢喜的事,从容度过余生。”

    “那不是余生,而是残生。”秦悦笑了,“修仙并不寂寞,因为有许多人与我一同奋进。更何况,只有通过修行,才能不断增加寿元,才能一直做自己欢喜的事。也唯有如此,才算不枉此生。”

    女子被她说得哑口无言,许久才继续道“可是修仙路上也有很多坎坷,处处险阻,步步艰辛,指不定哪天就身陨了,只能变作一颗落星。”

    她话音刚落,空中就又掉下了一颗星星,它原本明亮的光芒渐渐变得黯淡,蕴含了无限的凄凉与悲怆。秦悦的目光只在这些变化上停留了一瞬。她忽然笑了出来,悠悠道“星空本就奥妙,你实在无需在里面布置一个阵法。”

    “你……你怎么知道?”星空里的确埋下了一个阵法,能使人神思迷茫,轻易受人蛊惑。但秦悦于阵法的领悟极深,兼又心志坚定,这才没有为阵法所扰。

    “你和我最大的不同,不是在声音。”秦悦勾出了一抹凛冽的笑意,“数年之前,我有过一次顿悟,所悟正是一片星空。但你没有。你不过是个惑人心智的幻象罢了。面貌模仿得再像,也复制不来我的心境。”

    她心念一动,木莲从衣袖中飞了出来,放出一道青光击中了那个和自己一般模样的女子。那人一脸惊愕不已,秦悦平静地看着她,直到她的身形渐渐消散,才十分惋惜地慨叹了一句“原来我穿黑衣服也挺好看的,哎……”

    这时整座楼阁忽然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亮堂的屋子。面前还有一个眼眶红红的鲛族女孩子,激动地握紧了自己的手“你总算是醒了,怎么在祭祷的时候晕过去了。”

    秦悦适应了突如其来的明亮,微愣地看着自己的鱼尾。环顾四周,没发现卢秋的身影,目光变得又呆滞又茫然。

    眼前的女孩子突然哭了出来,边哭边自责“都是我不好,给你胡乱喂了草药,现在你果然变痴傻了……我该如何向你家的长老交代啊……”

    她的眼泪簌簌地掉了下来,在半空中变成了一颗又一颗的珍珠。秦悦心肠一软,抚了抚这个女孩子的后背“别哭,我不傻。”

    鲛族女孩子仔细看了看秦悦,飞快地擦干了眼泪“你是哪一支的,我送你回家吧。”

    这还真没办法编。秦悦默了默,道“你还是当我傻了吧。”

    那个鲛人怔住了,随即一脸恍悟的神色“你从家里偷溜出来的,是不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