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73下拜帖受托寻长老 谈丹道论棋问仙缘1

章节目录 73下拜帖受托寻长老 谈丹道论棋问仙缘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四十九章下拜帖受托寻长老,谈丹道论棋问仙缘

    痴迷炼丹的敬卢道君,见他一面,然后替周浩然拉拢他……秦悦把思路理顺,斟酌了片刻,道“这事儿我应下了,成不成可说不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那也无妨。”周浩然拿出一枚玉简,“此事就拜托与你了,这里面记载了敬卢长老的居所。若碰巧能找到,就再好不过了。”他也知道机会渺茫,不过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他说最后一句时声音压得很低,秦悦没听清,但她也不在意,转而问道“这位长老有没有什么爱好?比如说喝酒?品茶?”既然想找上门,就要投其所好才行。

    “他最大的爱好就是炼丹。”周浩然说得斩钉截铁。

    “如此。”秦悦点点头,心里有些踌躇。她觉得自己之所以炼丹有术,全是那个元品丹炉的功劳,而非自己的技艺有多么高深。她恐怕不能跟那位长老说些炼丹感悟……难不成把自己的丹炉给他?

    那当然也不行,更何况,人家也不一定有纯灵根之火。

    秦悦垂眸不语了许久,周浩然见状,又许下了一个承诺“事成之后,木摇宗必有你一席之地。”

    这句话听着好听,但实际上也是个空头支票。他能不能当成掌门暂且不论,这“一席之地”是多大的地方也不好说。

    然而秦悦并不在意这个,她愿意出手帮助周浩然主要是因为得了那把掠影琴。而且,柴新赠予的青玄纸也经由了他的手。更何况,不一定帮了就能成功。

    “你想要掌门之位,为何不去找你的母亲帮忙?”前掌门传位,天经地义啊。

    “她寿元将尽,已经不问世事多年。”周浩然嘴角流露出苦涩,“况且她向来偏爱明惠,如果真的插手,也不一定会帮我。”

    “那你为何要和她爱徒争夺这个位置?”

    “明惠其人,在母亲面前乖巧懂事,在世人面前却心狠手辣,最喜滥杀无辜。我不是想争掌门这个位置,而是出于道义,出于对宗门内众弟子的责任,不得不这么做。”

    秦悦大概听明白了,微微有了赞同之心“那如果有敬卢长老的帮助,你能登上掌门之位吗?”

    “也不一定。毕竟修为相差一个层次。”

    “你已经结丹大圆满了,怎么还不结婴?”

    “你是说……”周浩然连连点头,“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三月,不,一月,定能一窥胜负。”

    秦悦看着他一个人自言自语了许久,然后一拍掌“多谢道友提醒,我这就回洞府准备冲击元婴。”说完转身就走,步履急迫。

    “我适才不过随口一问……”秦悦只来得及冲他的背影喊了一句。她还不知结婴是这般随意的,兴之所致,就能结婴?

    她看了眼周浩然留下的玉简,慢慢输入灵气,里面记载着敬卢长老在南域的洞府位置,总共……十个地方,升都界六处,天齐界四处。

    “狡兔三窟啊……”秦悦连连摇头,“难道我要一个一个找过来?万一人家恰好出门了呢?这要耗费多少时日?周浩然你回来!你还欠我五万上品灵石!”

    她的内心虽然在咆哮,但还是收拾收拾出门挨个去找了。把升都界的每一间洞府都寻了个遍,下了同样的拜帖,内容大抵如下

    素闻道君负才智,通炼丹。久钦高山,时怀景行。今某斗胆,请与道君浅论丹术,漫谈仙道。愿谨承教诲,慎仰德宏。晚辈墨宁,敬候回谕。

    几天后她回到木摇宗山脚,盘算着要不要雇几个人去每间洞府门口守着,毕竟这样找,收不到回讯,就有如大海捞针。

    果然等了十几天都没有收到任何讯息。秦悦怀疑敬卢长老跑去天齐界了,但她不想再走一遍禹海,遂十分不甘地又在升都界找了一圈。

    绕到第六间洞府的时候,猛然发现那门口立着一个人,是个筑基期的男修。他见秦悦走来,十分从容地拜了拜,问道“来者可是名唤墨宁?”

    难道专门在等自己?秦悦大喜过望“正是!”

    男修将她请进了洞府,示意她往里面走“道君已然等候了多日。”

    秦悦感觉在做梦,虚浮着脚步走了进去。

    里面摆了一张桌案,案上摆了一只丹炉和许多玉笺。一个苍颜白须的老者坐在案前,神情严谨专注。

    秦悦走过去行礼“晚辈墨宁,见过敬卢道君。”

    老者闻言,动作和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拿着一片玉笺,看得专心致志。

    秦悦尴尬地立在原地。许久之后,敬卢才发现了她的存在,狠狠地一拍大腿“我看入神了,倒没发觉你在这儿。你快挑个地方坐下吧。”

    他一脸惭愧与懊悔,倒让秦悦看得愣了一愣。小心翼翼地坐稳了,就听他继续道“你不是说要与我浅谈丹术?你说罢。”

    秦悦张了张嘴,片刻之后才憋出一句“私以为,私以为……炼丹之要,在于天时地利人和。”

    敬卢停住了手上的动作,颇感兴趣地抬眸“细细说来。”

    秦悦只好脑洞大开地胡编乱造“所谓天时,即顺应自然也。须与天地相通,方成炼丹**。所谓地利,即择选灵气充沛之地也。如此炼丹之时方可灵气不竭,灵力有继。所谓人和,即无敌祸之忧、师友之扰也。故于幽秘洞府内,另设禁制,开炉炼丹则为佳。”她越编越顺口。

    “常听别人说炼丹的火候和手印是如何重要,你这种说法我倒头一次听。”敬卢一脸认真地点评,“确实有几分道理。”

    秦悦汗颜。

    “说来你这个小姑娘还有些傻。你下了拜帖,又说‘静候回谕’,可是连一道灵力都没有留,让我如何寻你?只好嘱咐弟子守在门口,正好把你等来了。”

    秦悦一脸惭愧。她向来缺少修真者的常识,本还以为拜帖同传讯符一样,会自动留下了气息。她喃喃道“幸亏又来了一趟,否则真是白白错过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