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74下拜帖受托寻长老 谈丹道论棋问仙缘2

章节目录 74下拜帖受托寻长老 谈丹道论棋问仙缘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敬卢从袖中取出一个棋盘,道“不知你棋艺如何,能否与老夫对弈一局?”

    秦悦表情凝滞周浩然你不是说这位长老只喜欢炼丹吗!

    敬卢看她面露难色,又道“由棋路知人,由棋术观心,由棋道窥天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不知你以为何如?”

    秦悦听见了“天道”两个字,立马心怀敬畏。心想“机会难得,不如小试一局。”遂执起白子,先打了个招呼“晚辈棋艺不精,还望道君不要见怪。”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让你十子。”敬卢一挥手,大度道。

    秦悦也不客气,先在棋盘各处布下了棋子,隐有内外夹攻之势。然后敬卢执着黑子,徐徐图之,游刃有余。秦悦攻势初显,步步紧逼。两人你来我往,不知道下了多久的棋。最后棋子摆了满盘,都未决出胜负。

    “你这个小辈,心眼倒足得很。”敬卢哈哈大笑,连连抚掌,“竟然一连埋下了十三个阵法。”

    秦悦傻笑两声“这不是没瞒住道君,全被您给破解了。”在棋盘里埋阵法这种事,她也不是第一回做。想当年在北川的俗世景国,她就有此前科。

    敬卢缓缓抚须,看着这个残局“老夫觉得你,以后会有一个大机缘。”

    他会算命?还是所谓的“由棋道窥天道”?秦悦有些好奇“还请道君明示。”

    “你且看看这张棋盘,可有何处独特?”

    秦悦从他的视角看过去,发现所有白子隐约相连,嵌在满盘黑子中,形成了一个大大的“仙”字。秦悦既愕然又不解,还有一丝暗暗的兴奋“我的大机缘,莫非就是仙缘?”

    敬卢慢慢摇首,悠悠道“这老夫就无从知晓了。你也不用执念于此,往后的路还长,还需要你自己走出来。”

    秦悦静默片刻,恭谨道“多谢道君提点。”

    “我看你挺合眼缘的,这儿有不少高阶的丹方,你挑一个走吧。”敬卢指了指桌上的玉笺。

    秦悦犹疑一瞬,行了再拜礼,道“道君勿怪,晚辈此行,另有所求。”

    敬卢没有接话。秦悦只好硬着头皮继续道“道君身为木摇宗十大长老之一,晚辈斗胆,敢问木摇宗对道君意义如何?”

    “自然是意义深重。”敬卢语气平平淡淡。

    秦悦又略施了一礼,缓缓问道“道君可知,木摇宗就要毁于一旦了?”

    “此话怎讲?”敬卢的脸色终于变了变。

    秦悦松了一口气,她就怕人家不为所动。飞快地把想说的词句理顺,她一脸郑重道“木摇宗未来的掌门明惠,狠戾失徳,贵宗有此掌门,早晚会声名俱毁。”

    “明惠是我看着长大的小辈,怎么可能变成这般模样?”

    “那道君可曾看着周浩然长大?”

    “自然是一同看着的。”

    “敢问道君,就秉性而言,周浩然孰与明惠纯良?”

    “这……”敬卢沉吟,然后话锋一转,“这些你都口说无凭,教我如何相信你?”

    “晚辈并非是木摇宗弟子,但曾受贵宗两任掌门的恩惠。所言所行,皆出本心。信与不信,全凭道君决断。”

    “你想借助老夫的能力帮助周浩然?”敬卢突然问道。

    果然是活了很久的老狐狸,几句话就被他猜中了原委。秦悦眸光闪了闪“非也。晚辈只想请道君主持公道。”

    “我许久未出洞府,也不知外面情势如何了。也罢,既然你都找上了门来,我就勉为其难地去看一看。”

    秦悦偷偷地长舒了一口气。

    敬卢说,先前那盘棋花费了十几天的时间,现在事出紧急,一刻都不能耽搁,让秦悦乘着他的飞舟一同前往木摇宗。

    敬卢如今是元婴后期的修为,秦悦搭乘着他的飞行道器,速度自然比自己的木莲快上了好几倍。耳边的风声呼啸而过,云朵飘飘穿梭眼前。滋味难言,恍如乘风破浪,直奔九霄。秦悦不禁想到难怪人人都想提升修为。原来修为高深者驾驭道器,感觉是这般奇妙的。

    飞舟之功,不过两天,就到达了木摇宗的山门口。秦悦抬眸望了一眼“木摇宗”这三个大字,第一次走进了这个和自己有着数度因果的宗门。

    走过了半个山头,才见到几个修士。敬卢把他们招来问了句“今日门内怎么这般冷清?”

    敬卢几十年未出洞府,被问的又刚好是新进的弟子们,不知晓他是门内的长老。几个修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面前这位长者是什么身份。许久才有一人走出,行了一礼,道“弟子行远,拜见前辈。明惠师祖今日自封掌门,正在主峰正殿举行祭典。”

    秦悦有点欣赏这个叫行远的人。在一群人中,只有他敢走出一步,把事情交代清楚。说话有条理,又不失礼数。

    而敬卢则心里一惊,连忙问道“何谓‘自封’?”

    行远吞吞吐吐“弟子……也不知。大抵是因为周浩然师叔的呼声太高,把她给逼急了。”

    敬卢觉得这事儿有些不对,拉上秦悦,匆匆忙忙地往那里赶。

    此刻正殿里的明惠刚刚念完一首祭词,正准备拿掌门的印玺。突然有一个身着道袍的男子冲出来,大喊“敢问师叔,你此等行径,与篡夺掌门之位又有何异?”

    明惠头也没回,信手甩出了一道灵力。刚刚喊话的男修被击中,立马鲜血淋漓,仰倒在地。

    众人心有戚戚焉,不敢再多言。这时又来了一个不怕死的人,神情激昂“师叔为何不等周浩然师兄结婴归来,再公平决出掌门得主?师叔是不敢吗?”

    可惜他话音刚落,也被一道飞来的灵力打伤。他早有设防,伤得并不危及性命,但伤口很深,极为可怖。

    明惠转过身来,看着殿内众人,冷艳的面庞上带着悠闲的笑意“还有谁,对此事有异议?”

    众人低下头,敢怒不敢言,场面一时沉寂下来。明惠勾着嘴角,冷冷一笑,眼底尽是不屑。

    这时门外一个沉着的男声划破寂静“本座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