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76阻明惠继任掌门位 助浩然协理木摇宗2

章节目录 76阻明惠继任掌门位 助浩然协理木摇宗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一天木摇宗新掌门的继任大典成为了众弟子日后津津乐道的传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整个过程一波三折,意外不断。原先既定的掌门人选明惠,两次被阻取得掌门印玺。

    第一次是被长老敬卢所阻。敬卢长老曾经看着明惠长大,如今不但不出手相助,还斥其无义失德。诸多弟子深感惊奇。

    而第二次,竟然是被结婴归来的周浩然所阻。他当时在门外大喊了一声“且慢”,生生止住了明惠取印的行径。说来他也有些机缘,只闭关了一个月,竟然从结丹大圆满变成了元婴初期。

    然后事情峰回路转,明惠原本的优势荡然无存。她和周浩然都是元婴修士,差别不大。常梵、择寒两位长老支持她,但周浩然也有鸿一和敬卢的认可。

    事情陷入僵局,倒让在座诸弟子有些暗喜比起明惠,他们更希望周浩然成为一宗掌门。毕竟前者残暴,后者仁义。他们只盼着周浩然能够力挽狂澜,荣登掌门宝座。

    周浩然也不负众望,直接走上前,先抢下了掌门印玺,收入袖中。

    明惠虽然对这一连串的变故很是震惊,但也不能坐视掌门之位被旁人收入囊中。先声夺人,大喝道“你在短短一月时间内结成元婴,莫非用了什么阴招邪术?本宗正派,岂可容你?”

    周浩然不疾不徐地答道“师姐说的哪里话。我能进阶元婴,靠的可是几百年的苦修。若如师姐这般说辞,那在座诸位元婴修士,岂不都成了邪道?”

    明惠被他一口一个“师姐”喊得牙痒痒,正打算出言回击,就听周浩然继续道“现在掌门印玺在我手里,托师姐的福,请来在座诸位为我做个见证。今日,我周浩然,愿上承天道,下济苍生,敬受掌门之责,光耀巍巍木摇。”

    周浩然之前听了秦悦的话,偷偷传播明惠的恶名,弘扬自己的才德。现在这段话一讲出来,就有不少弟子站出来,齐齐跪下,口呼“拜见掌门。”

    摇摆不定的人见此情状,自然也跟着走出来跪下。场面井然有序,未见失控。明惠微笑的面容终于龟裂,心道不好,大势已去。

    常梵和择寒两位长老对视一眼,脸色也说不上好看。

    民心所向,大势所趋,周浩然就这么当成了掌门。他的眼光扫过殿内众人,修为低者都情不自禁地心怀敬意。他故意朝明惠拱了拱手,道“师姐,承让了。”

    明惠气得话都说不出来,脸色铁青,甩袖就走。

    秦悦没忍住,笑了一声。殿内原本寂静肃穆的气氛,被她这声轻笑给打破了。周浩然找到声源,一步一步地走到她面前,郑重行了一礼“无君相助,无某今朝。”

    众人看得愣了一愣。一来,这个女修的修为没有这位新掌门高,但新掌门居然用了“君”这个字作为尊称。二来,一宗掌门之尊,行了如此大礼,这位女修竟然还稳稳地坐着。

    秦悦向来不知轻重,不仅坐着,还神色坦然地受了这个礼。

    众人又看得呆了一呆。

    这些种种,在以后的很长时间内,都成为了许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大家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女修颇感好奇,但却没人知晓她的来历。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此女协助周浩然掌门处理大局,掌握门中要事,遂无人再敢多加探听。

    而此时此刻,秦悦正待在木摇宗侧峰的一个花园里。这里灵气充沛,孕育了不少甘甜多汁的灵果,她饶有兴致地采摘了一个又一个。

    周浩然就在她身后,一脸苦恼“我刚接手门中大小杂事,你却这般悠闲。”

    “你做掌门,又不是我做掌门。能者多劳嘛。”秦悦随口接了一句,“况且你哪里需要凡事亲力亲为?找几个人帮你不就好了。”

    她这话倒提醒了周浩然,后者算计的目光在她身上来回打量。

    秦悦只觉得后背一凉,转身一看,就见周浩然抱着臂,眸光幽深道“我觉得你行事稳妥,又不是木摇宗门内弟子,处事定然公正不会偏颇,不如你……”

    秦悦已经猜到了他要说什么,连忙打断他“周掌门,你要记得你还欠我五万上品灵石。”

    周浩然连连点头“你不说我倒忘了,你还身家丰厚,定不会受人贿赂参与派系之争。”

    “我是让你……还、钱。”最后两个字,秦悦说得咬牙切齿。

    “我刚坐上掌门,在门中这般敛财不好吧……”周浩然很认真地说道。

    秦悦摸摸手上的灵果,突然笑道“贵宗人杰地灵,不知可有两样东西。”

    “哪两样?”

    “蓝鲛妖丹和浮灵兽精血。”正是她要炼制的本命法宝最后缺的两件材料,“这两样东西,拿那五万上品灵石来抵,你看可好?”

    “我也不知道门内有无这些东西,待会儿遣人去问问。如果没有,也可以倾宗派之力找来。”这就是当掌门的优势了,想要什么东西,可以号召门内弟子去寻。

    秦悦颔首“如此再好不过。”

    “不知那把掠影琴,你领悟得如何了?”周浩然又换了个话题。

    “并无所悟。音攻玄通,光靠自己理解怕是很难。”秦悦毫不设防地说实话,“我打算去找找前人留下的记载,看能不能碰巧有所领悟。”

    周浩然拿出一枚玉简,故意放缓语调“这里面,是我母亲亲自编写的几首曲谱,她嘱我交给你。可是……我适才拜托你帮我照看门中杂事,你却顾左右而言他。唉……”说着竟然又把玉简收了回去。

    秦悦挑了挑眉,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道友不是看得很明白吗?”

    秦悦自然是明白的——这厮先是试探自己的口风,确信她尚未领悟掠影琴。然后再拿出周芷晴的玉简,作为自己帮他管理宗门的交换。她竟然被人给算计了!

    “人修狡诈奸滑。”秦悦莫名想起了沐宸长老的话,神情变得有些悲愤。

    “你是不是担心自己忙于宗门琐事,无法抽身修炼?”周浩然继续劝诱道,“不如你我约定一个年限,一百年,如何?”一百年,足够他把木摇宗管理得井井有条了。

    “十年。”秦悦其实已经答应了此事,此刻不过是在讨价还价。

    但周浩然并不能理解她这些心思,以为十年已然是她的极限。他心一狠,道“五十年,不能再少了。”

    “噢。”一下子砍了一半的年份,秦悦十分满足。

    周浩然原以为要再多争执一会儿,没想到就这么得了一个轻飘飘的应允。所以两方算是达成协议,皆大欢喜。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