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80赠灵泉敬卢见行远 怀恨意明惠摔流云2

章节目录 80赠灵泉敬卢见行远 怀恨意明惠摔流云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悦看人家来势汹汹,自然装傻“什么掠影琴?”

    “合宗弟子都见过你弹奏掠影,你还狡辩!”明惠厉声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秦悦扬着声调“哦”了一声,环视一周,笑问道“你们见我弹琴了?”

    众人面面相觑,纷纷摇首。可见秦悦深得人心了。

    秦悦见状,笑嘻嘻地一摊手,道“让道君失望了。”

    明惠盯视着她,冷哼了一声“你抚琴之姿,本座也亲眼所见。看来,你是不想继续求仙问道了。”日前她回了山门,偶然听见一段琴音。循声找去,才发现这个女修面前竟然摆着掠影。这个道器她相中了许久,一直想向周芷晴讨要,如今竟然被人抢先夺走了。她岂能不气恨?

    秦悦翻出自己做的那把流云,挑眉道“道君莫非是错把鱼目当珍珠了?”

    明惠夺过流云琴,仔细端详了一遍,发现它于掠影而言,确实是形似神不似。她恨恨地看了眼秦悦,又道“我听说守山大阵的钥匙在你手里,你交出来吧。”

    秦悦微愣“道君是想索要那块玉佩?”

    “让你拿出来,你问这么多干什么。”明惠语气颇为不善。

    “周浩然让我妥善保管来着,你要拿走,总要给个理由吧。”

    明惠大声斥责她“你又不是木摇宗的嫡系弟子,凭什么保管守山大阵的钥匙?”说完有些不解恨,扬手把流云琴给砸了。

    秦悦一口气差点没喘过来——流云一琴费了她诸多灵石暂且不论,自己用了两年多的精力制成的一把琴,竟然被人平白给毁了。

    她也冷了脸色,沉声道“我并非贵宗弟子,道君这番举止,还请给我一个说法。”

    明惠哪会跟她讲道理,直接一挥手,秦悦被迫向后飞出十几步,撞在了一块山石上。后背一阵尖锐的疼痛,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原先她还以为,明惠说要取她性命,不过是恐吓之语。但现在众目睽睽,她竟然也敢动手……秦悦暗自运起灵力养伤,面色已然苍白。

    众人刚想跑上前扶她起来,就被明惠制止住。后者一步一步走到秦悦面前,传音道“你不说我倒忘了。我没能登上掌门之位,就是有你从中作梗。既然你要个说法,好,我就给你说法!”

    秦悦看她脸色,早就察觉出几分不对劲。然后果然见明惠拿出一把小剑,冲着自己打了过来。

    事发突然,此间极为偏僻,在座诸人修为又不高,竟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变故的发生。

    秦悦挣扎地闭了闭眼。她全力以赴,都不可能敌过一个元婴修士,更何况现在受着重伤。那小剑飞到一半竟然一分为二,威力不减,秦悦扔出几个阵法,稍作抵挡。

    她深知不论道器还是法术,她都不可能胜过人家。唯有阵法,她还算拿的出手。可叹适才扔出的几个阵法,都是她以前随手做着玩的,算法简易,没能起多少作用。

    秦悦看着两只小剑继续来势汹汹地飞过来,竟然还有心情想我活了一百一十七年,经历了现代文明,亦见过修仙世界。不枉此生,不枉此生……此次若是大难不死,我一定要做一个保命的阵法出来。

    就在这时,两把小剑突然偏了一个方向,没有击中秦悦。明惠见状,又祭出一件道器,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大喝“住手!”

    来者正是敬卢。他险些把今天的事给忘了,前几天看见玉丹灵泉,才想起来要来向秦悦道声谢。谁知匆匆赶来后,竟然看见了这么个场面。

    明惠没想到敬卢会来,一时有些无措。敬卢看着她,恨铁不成钢般的说了一句“明惠,你委实太不像话了。”

    秦悦心有余悸地爬起来站稳,知道刚才是为敬卢所救,远远地朝他拜了拜。

    弯了腰才发现后背伤口极深,秦悦皱了皱眉“某欲自行养伤,先走一步。”

    然而她高估了自己。她忍着剧痛走过了半座山头,刚走到自家洞府门口,打开了禁制,就眼前一黑,软软倒下了,连门都没能踏进一步。

    两天后,外出归来的周浩然才得知了这个消息。他问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怅恨地一拍桌案“说来还是因为我,才给她招来了这场祸事。不行,我得去看看她。”

    行远跟着他一起走,边走边说“失血极多,如今还昏睡着。”

    “身边可有人照料?”

    “已经遣了两个女修去看顾。”行远答道,“从没见过墨宁前辈这样的人,受了重伤竟然想不到服食丹药,就这么自己生受着。幸亏她一身灵力精纯,还让她撑着走到了洞府门口。”

    “有时候觉得她很聪明,有时候也觉得挺傻的。”周浩然自言自语。

    二人很快就见到了这个傻姑娘。闭着眼眸,呼吸浅浅,面容上染着不自然的白皙,把额间一朵九瓣莲花映照得更显绯艳。

    室内原本坐着两个筑基初期的女修,见他们来了,立马站了起来。周浩然问了一句“现在如何了?”

    “按理说,应该会醒一次。但不知为何,一直在沉睡着。”其中一个女修答道。看见掌门沉着脸色,这个女修又补充了一句“许是因为她嗜睡吧……”

    周浩然很无奈。秦悦还留下一个所谓的“议事会”的烂摊子,她现在昏迷不醒,周浩然只好和行远一道揣摩她预想的思路,把这件事进展下去。

    第二天他们二人再去探望秦悦的时候,竟然遇上了敬卢长老。两人简单地见了礼,敬卢抚着白须,道“浩然,你如今是掌门,我可受不起你的礼。”

    “不敢。您是长辈,无论何时都要受我一拜。”周浩然恭谨道,“不知长老怎么也来了?”

    “墨宁此前给了我一些玉丹灵泉,我手边正好有些灵草,就给她炼制了一炉祁玉丹。她现在重伤,用这个丹药极好。”敬卢满意地看着周浩然,解释道。

    祁玉丹有一味不可或缺的药引,正是玉丹灵泉。因而如今敬卢能送来这个丹药,全赖秦悦曾经赠送了灵泉。这番因果也称得上奇妙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