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84饮鸩止渴险试古方 诉羡含嫉恨推原火2

章节目录 84饮鸩止渴险试古方 诉羡含嫉恨推原火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灼热的气息在四周盘桓,秦悦运起灵力,只能略微抵挡火势。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灵力飞快地流逝,她不受控制地想起了刚才的一切——白若亲手把她送进了火海……为什么?是因为枝条无法承受两个人的重量,她为了求生,只好让自己舍命?还是因为她最后说的那一句“我羡嫉你久矣”?

    温度越来越高,越来越被清晰地感知。秦悦艰难地呼吸,不甚清明地想我有何可羡嫉的……是了,白若曾说“墨宜与师姐同岁,修为却差了许多”,她所羡所嫉者,大约就是我的天资。

    秦悦闭了闭眼,心情无奈而失落。原火烈焰,包裹住她的身躯,她感觉自己的生命在渐渐流逝。即便上次被明惠逼成了那样,她也没有如此清晰地感觉死亡在慢慢逼近。火光勃勃,永不止息。秦悦灵力将尽,干脆放弃了灵力护体,紧闭双眸,等着那一片灼灼的烈火吞噬自己。

    突然元神一痛,周围的空气竟然渐渐流通了起来,有人在唤着自己“墨宁,墨宁。”秦悦勉力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好端端地躺着,床榻的旁边围着敬卢长老、周浩然、行远,还有两个年轻貌美的女修。

    “这法子果然有用!”周浩然惊喜道。

    敬卢亦万分欣慰“此法可行,往后可以裨益很多人”

    “我怎么……在这儿?”秦悦茫然地听着他们的对话,还没从场景的变化中清醒过来。

    周浩然耐心地给她解释,说她入了梦随之境,又道“这梦境的构造与现实一般无二,若非敬卢长老冒险攻击你的三大死穴,你恐怕就要陨落了。”

    “与现实一般无二么……”秦悦轻声重复了一遍,“我的确就要陨落了呢。”

    周浩然觉得她语气不太寻常,也不知她在梦里经历了什么。

    “今日墨宁侥幸脱险,多亏道君施救。”秦悦从榻上翻下来,郑重地朝敬卢行了一个大礼,“晚辈无能,拿不出道君看得上的谢礼。今日在此以修为起誓,来日修道有成,必报此大恩。”

    敬卢大笑道“这救人的法子是浩然寻到的,你要谢也该谢他。不过我也不能白受你这么大的礼……我收你为徒,你可愿意?”

    秦悦尴尬地摇首“晚辈已有师承。”

    “你天资卓越,确实像是有师承的人。”敬卢略带遗憾地摇首,“是我顾虑不周。”

    “道君言重了。”秦悦浅笑道。她又朝周浩然拜了拜“数年之交,幸得相援。”

    “我怕我不救你,将来会和柴新一样道心受阻。”周浩然调侃道,“届时我再自施忘世之法,这偌大的木摇宗该如何是好?”

    “我的确欠了你一回救命的恩情,我记下了。”秦悦实话实说,“我睡了多久?”

    “十六天。”旁边一个女修答道。

    她的身边还有一个女修,两人都是筑基初期。秦悦打量了几眼,问道“这两位是?”

    周浩然答道“你这些日子昏睡着,都是她们两人在照料你。你若不嫌弃,就让她们日后跟着你。”

    秦悦摇首“你宗门内的弟子,跟着我作甚?还是让她们自去修炼,将来好为门派争光。”

    两个女修脸上流露出失望的神色,秦悦想了想缘由,笑道“你们这些日子辛苦了,还不快向掌门讨赏?”

    周浩然听得一怔,瞥见那两人望过来时可怜兮兮的眼神,无奈地拿出一个乾坤袋“这里面有几千灵石,还有一些中品的道器,你二人分了吧。”

    两个女修拜谢接过。

    几人又略略聊了一会儿,就纷纷告辞了。周浩然把那两个女修留了下来,理由是“反正你还要在木摇宗待上四十多年,有人在身侧打理琐事也好。”

    等他们走了,秦悦转身问了句“你们名唤什么?住在何处?”

    其中一人回道“晚辈席昭,这是承影。我二人都住在南面的侧峰。”

    秦悦想了想大概的位置“那里据此倒挺远的,你们如果觉得往来奔波不便,就在我洞府里找个地方住下。”

    席昭和承影没想到秦悦这么和善。和一个结丹后期的修士待在一起,不知会受多少提携。

    “先前前辈推拒了掌门,我们还当前辈独来独往惯了。没想到前辈是这般亲厚待人的。”承影喜道。

    席昭偷偷拉了拉她的袖子,面色有些羞赧“师妹口无遮拦,让前辈见笑了。”

    这两人刚刚筑基,境界还没有稳固。秦悦估计她们连四十岁都不到,又是娇滴滴的女修,实在不好意思使唤她们做事。席昭沉静,承影活泼,秦悦都聊得来,三人经常聚在一起谈天说地。两个女修对秦悦也不像最初那般敬畏了。

    有时秦悦听见承影追着席昭喊师姐,就会莫名想起自己被白若送进火海的那一幕。她与白若,师出同门,她也没有怠慢过白若,竟然险些得了这样一个结局。好在席昭和承影相处融洽,时常嬉笑打闹,情谊深厚,应该不会步她和白若的后尘。

    某日三人又聚在了一处。秦悦正在看行远送过来的玉笺,席昭和承影凑了过来,看她心不在焉地看着宗门琐事。

    诚然秦悦没心思干正事儿,见她们过来,就顺口说了一句“我昏睡的那段日子里,可有什么趣事发生?说来听听。”

    席昭掩嘴而笑“本以为与前辈在一处多少能得些教诲。谁知教诲半分没有,倒给前辈讲了不少趣事。我师姊妹二人,反倒被前辈用来解闷了。”

    秦悦斜睨了一眼席昭“你如今越发胆大了,再不是先前那个沉稳的女修了。”

    席昭自然知道这不过是玩笑话,但还是故意摆出了正派的神色,道“前辈可别埋汰我,毁了我在承影师妹面前的形象。”

    秦悦笑而不语。

    “能与前辈相处,是席昭莫大的机缘。”席昭突然敛尽了笑意,来了这么一句。

    秦悦饶有兴致地问道“此话怎讲?”

    承影接道“原先席昭师姐为人冷冰冰的,这几日竟然会笑了,性子越发开朗,像是变了一个人。这样还不算大机缘吗?”

    席昭承认“确实。以往我只知埋头苦修,后来有幸与前辈相处,才发现了生活的诸多乐趣。”

    “我倒是潜移默化地影响了你。”秦悦颇为得意。

    “那天被行远师兄找来照顾前辈,谁知前辈的气息竟然一天比一天微弱。”承影心有余悸,“要是前辈真的折在了梦里,我们两个恐怕要受不少责难。”

    “我现在不是好端端的?长老和掌门都是讲道理的人,你们实在无须多虑。”秦悦回道。

    承影又道“说来前辈真是幸运。既和掌门是故交,又得了敬卢长老的青眼。他们一个为你寻找苏醒的秘法,一个为你炼制了祁玉丹。就算是明惠道君,恐怕也没这么好命。”

    秦悦听见明惠两个字,就想起了自己那把被摔了的流云,心情顿时不太好了。席昭虽然不知道这么多,但也看出了她现在脸色不好看,默默地和承影对视了一眼。

    秦悦缓了几下,问道“什么祁玉丹?”

    “就是一种顶顶贵重的丹药。”席昭立马答道,“炼制的过程极其漫长,还有一味珍贵的药引子,好像是玉丹灵泉。”

    听见玉丹灵泉秦悦就明白了过来,笑道“难为敬卢长老愿意出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