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90纸鹤寄师徒疑仙道 虔正宗妙语破禅机2

章节目录 90纸鹤寄师徒疑仙道 虔正宗妙语破禅机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是我新制的火符,还请师尊指教。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墨安拿出一张符箓,微不可察地显出了一丝得意之色。

    “你本就擅于制符,专于此道、求得精通也好。”秦昌接过符箓探查了一番,眼中流露出赞许。

    “火符擅攻,但终究比不上雷符的威力大。”墨宣道,“师兄怎么不做几张雷符?”

    墨安答道“雷符效法天劫之威,做出容易,做好不易。这般玄通造化,我尚不能领悟透彻。”

    “原来如此。”

    三人一时静默。墨宣觉得秦昌的神色有几分忧悒,遂出言问道“师尊今日心情不好?”

    秦昌又默然了许久,才拿出了一只纸鹤。递给面前的两个弟子,道“你们……看了便知。”

    传讯纸鹤是一种高阶符箓,墨安有兴趣研究,就先接了过来。打开一看,神色倒是凄怆了不少。墨宣见状忙问“发生了何事?”

    “青焰师祖他……”墨安顿了顿,“他坐化了。”

    墨宣怔愣良久,才道“那般天资卓绝的人都会有坐化的一天,这世上真的有登仙之人吗?真有窥天之路吗?”

    墨安亦是满面惆怅,张口欲言,却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秦昌踏入化神期数十年,一直停留在初期。有时候,他也会怀疑所谓的大道,所谓的仙途。如今,一直敬仰的师尊青焰竟然坐化了,更给他带来了沉重的打击。他也在想凡人之于修仙,究竟是不是逆天之举?能不能窥得天道?

    可是他不仅是青焰的弟子,更是面前两个男修的师尊。他自己怀疑仙道也就罢了,不能让两个徒弟也道心受阻。

    秦昌站了起来,拍了拍墨宣的肩膀,又看了看墨安“死生有命。青焰师尊寿元已尽,自然会坐化。你们潜心修炼,修为不断增长,必定会有比天同寿的一天。”

    墨安和墨宣依旧不能释然。见秦昌面色怅惘,两人对视一眼,默默地退了出去。

    室内只剩下秦昌一个人。他负手而立,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秦悦偷偷地溜出大殿,外面日光正好,空气也比里面清新。路上倒没什么人,想来要么在宴席上,要么在洞府里修炼。秦悦不识路,只管挑宽阔的大路走,可惜还是越走越僻静了。

    她看了看四周,景色虽然宜人,奈何荒无人烟。不禁悲愤想道“不会真如周浩然所言,我走进人家宗门的禁地了?”

    “你是谁?”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秦悦吓了一跳,一边转身,一边唤出木莲。定睛一看,面前竟然是个半大不小的男孩,十来岁的模样。炼气一层,像是刚刚入道。穿着一身红衣服,头上梳着丫髻,也扎了红绳。

    秦悦觉得诡异,往后退了一步。

    “噢,你是那个墨宁。”那孩子看清了她的脸。

    秦悦警惕地看了他一眼,确定自己没有见过他。她坚定地摇了摇头,说“你认错人了。”

    那孩子上前一步,秦悦连忙后退。男孩抱住双臂“你躲什么?”

    秦悦斟酌着语气“我适才看这儿根本没有人,不知你是如何出现的?”

    “我就住在这儿,怎么不能出现?”那孩子反问道。

    秦悦看着他一身红通通的打扮,又往后退了一步。

    男孩恍然大悟“你莫不是怀疑我是什么精怪?你也忒没眼力了,我一个大活人,又有炼气期的修为,总不会是什么鬼魅吧。再者,你修为比我高,还怕打不过我吗?”

    秦悦见他说话这么有条理,更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奇异。

    那孩子见她不说话,就自顾自地说了起来“我听说你昨天辱骂了木摇宗掌门?”

    “……什么?”自己还真是“恶名远扬”。

    “我知道你就是墨宁,你就别装了。我适才在殿后看见你了。”

    秦悦抿了抿唇。

    “既然你能骂木摇宗掌门,不如把虔正宗掌门一并骂了?”男孩和她打着商量,“就说她心狠手辣,毫无人性。”

    骂东笙?秦悦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

    “平白让你做事确实委屈你。”男孩一脸老成,“我给你三十个灵石,有劳你去把虔正宗掌门骂一顿。”

    秦悦忍住笑,依旧坚定不移地摇首。

    “你是嫌价码太低?那四十个灵石怎么样?”

    秦悦盘算着尽快离开这个地方,顾不上他说了什么。

    男孩狠狠一跺脚“五十灵石!不能再多了!”

    这时远远跑来一个人,一把拉过这个男孩,焦急出声“怎么跑到这儿来了,教我好找!”

    来人穿着道袍,看上去是个普通的修仙者。秦悦看他的装扮比那孩子正常了许多,遂出言问道“你们是何人?”

    这人筑基初期,看不出秦悦的修为,又不认得她是谁,揣测道“前辈从木摇宗而来?这位是我们东笙掌门的幼子,如有言语冒犯,还望不要见怪。”

    秦悦的表情变了几变,指着那个红衣小男孩儿“你说他是你们掌门的孩子?”

    “正是。”那人不知道秦悦为什么要反问一句,“有何不妥?”

    “没,没有。”秦悦的嘴角抽了抽。这孩子刚刚出价五十灵石,请她去骂自己的亲娘心狠手辣、毫无人性。

    “那我们先走了,前辈自便。”那人施了一个拜别礼。

    秦悦点了点头。

    “且慢!”男孩突然出声,“墨宁前辈,我有话和你说。”

    “哦?”

    “母亲对我严厉,日日遣我修道。稍有懈怠,还要罚抄佛经。同我一般岁数的人,哪个不在镇日玩耍?”男孩压低了声音,“说她心狠手辣,毫无人性,并不为过。”

    秦悦还在想东笙怎么被自家孩子说成这样,原来是这个缘故。想到自己十岁出头的时候,过着的日子可谓天真烂漫,再看面前这个男孩,也觉得他的遭遇委实可怜。因而和声劝了一句“你母亲对你寄予厚望,才会这般严苛对你。你要潜心修炼,别辜负了她的苦心。”

    男孩听见“寄予厚望”一句,眼睛亮了亮。又是欣喜又是犹疑地问了一句“你别是拿这些话来哄我的吧?”

    “我若哄你,就赔你五十个灵石。”

    男孩果然信了,和另一人一道走远了。

    原地的秦悦暗自遗憾“东笙看着年轻漂亮,竟然连孩子都有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