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91执手环启涵越禁制 谢丹药张佑获玉简1

章节目录 91执手环启涵越禁制 谢丹药张佑获玉简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五十八章执手环启涵越禁制,谢丹药张佑获玉简

    回到席间的时候并没有惊动众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周浩然问她“你去了哪里?让你快去快回,结果还是去了这么久。”

    “我遇见了东笙掌门的孩子。”秦悦把声音放低,“绑着红色的头绳,又穿着红衣裳,悄无声息地出现,把我吓了一跳。”

    “你修为摆在这里,还至于怕一个年幼孩童?”

    “那孩子也是这么说的。”秦悦佯装失意,“我也太不经吓了。”

    “你还好意思说出口。”周浩然摇首。

    这时秦悦的眼光刚好扫过东笙,立马八卦心起“东笙道君的道侣是谁?”

    “她没有道侣。”

    “那我今日遇见的那个孩子是谁的?”

    周浩然看了她两眼,改成了传音入密“据传东笙曾与镇霄宗的掌门华殊互相倾慕。此事极为隐秘,不知是真是假。你听过就好。”

    秦悦愣了愣——镇霄宗掌门?那个喜欢吃鲛人的修士?她低头念了一句“人渣。”

    将近傍晚的时候,众人才渐渐散了,秦悦跟着大家一起往外面走。他们这一行人,大概还要在虔正宗待上十天半个月。两宗交往,自然不会牵扯到她,她又过上了什么都不用管的悠闲日子。

    某天她正在院子里煮茶喝,突然感觉墙外有一阵灵力波动。抬眸望去,果然看见一个人正在翻墙。这人身形小小,正是秦悦前几日遇见的那个男孩,东笙的幼子。他敏捷一跳,就落到了院子里。

    秦悦看了看墙头纹丝不动的禁制,揉了揉额角“你怎么进来的?”这处洞府的禁制是她亲手所设,没道理让一个孩子轻而易举地破解。

    “我自然是翻墙进来的。你方才不是看见了吗?”那孩子说得理所当然。

    秦悦搬了个椅子给他坐“你怎么越过了我设的禁制?”

    男孩得意洋洋地拿出一个手环“这是母亲给我的,带着它就能穿过所有禁制。母亲说了,除非化神期前辈带上修为亲自布阵,否则都不成什么阻碍。”

    还有这种好东西?东笙对这孩子倒是宠爱得很。秦悦摸了摸下巴“你母亲知道你溜到这儿来了吗?”

    那孩子吓得跑过来捂住她的嘴“你可不能告诉她。”

    秦悦把他的手拿开“我这几日都不曾外出,自然遇不上东笙掌门。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男孩憨憨笑道“我听母亲的一个师妹说,你天资极好。启涵的天资也好,所以来见一见你,将来要像你一样勤奋修炼,协理宗门。”

    原来这孩子叫启涵。秦悦好奇“你天资怎么个好法?”

    启涵骄傲道“我有三个纯灵根,一个金系,一个水系,一个木系。大家都说万年都遇不上我这样的好资质。”

    秦悦难得惊羡了一回“三个纯灵根,确实是得天独厚。而且金生水,水生木,你这三个灵根互为补充,不知胜了常人多少。”纯灵根修炼有多快,她再知晓不过了。

    “你也这么觉得啊。”启涵美滋滋地笑了笑,“可是母亲老和我说纯灵根不代表一切,心境和道念才是顶顶重要的。”

    “你母亲说得不错,道心确实十分紧要。”秦悦深有感触。

    启涵嘟嘴“既要道心,又要修为,母亲好生贪心。”

    秦悦想了想他的身世,有意灌输了一点她的想法“我觉得道心不仅仅是向道之心,而且包含了做人的道义。你以后不论修为如何,都不能忘却了做人的本分。”

    她这纯属是在胡扯。她自己道心都不稳,从来没领悟过其中内涵。如果再编下去,都没办法自圆其说。

    偏偏启涵还追问了一句“什么是做人的本分?”

    “比如说,不能抛妻弃子,贪食鲛人。”秦悦说得无比肯定。

    “噢,启涵受教了。”男孩故作深沉地颔首,“他年若因此句裨益道心,必赠厚礼报答。”

    秦悦失笑——他所谓的“厚礼”,大约就是五十个灵石吧。

    “我外出已久,唯恐母亲发现,就不叨扰你了。”启涵说完,依旧攀上了墙壁,纵身一跳,原路返回。

    秦悦先前煮的茶水正好开了,她优哉游哉地倒水品茶。数了数日子,还有六天就能回木摇宗了。

    谁知快要走的时候又生出了一件事木摇宗某个弟子和虔正宗的人切磋法术,不慎将一人的本命法宝给毁了。本命法宝何其珍贵?那人自然不依不饶,拜到周浩然面前,一定要讨个说法。

    按周浩然的意思,此事最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别伤了两宗和气。但本命法宝不同于一般的道器,从寻找材料到亲手制作,过程繁杂而艰辛。重来一次耗费精力不说,还不一定能集齐所有灵材,制出一个成品。

    此事棘手。周浩然先问了那个虔正宗弟子“你想如何解决?”

    那人道“赔一件上品的道器来。”

    这人不过结丹初期,本命法宝顶多是中品下阶。虽然日后随着修为增长,本命法宝也会跟着升品,但他直接狮子大开口,索要一件上品道器,未免显得强人所难。

    周浩然回护自家弟子,自然不会同意他的要求。这事情就这么耽搁了下来。

    后来秦悦听说了这件事,随口说了一句“那个木摇宗弟子可有本命法宝?拿出来也让人家毁了便是。如此不就两清了?”

    周浩然没有听她的馊主意,倒是门中那个弟子,唯恐掌门为难,竟觉得此法可行,偷偷去和虔正宗人交涉。后者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本就只想得一件上好的赔礼,没想过毁了人家辛苦炼制的法宝。最后只好改口只消一件中品上阶的道器并少量灵石相偿。

    上品道器不好找,但中品道器易得。两方能这么妥协再好不过。事情一解决,众人就踏上了归程。

    临行前东笙拉着秦悦的手,温声道“启涵很喜欢你,你不再多留两日吗?”

    秦悦想早日回到木摇宗,拜访擅长阵法的常梵长老,自然不会答应东笙。这时东笙身后探出启涵的脑袋,可怜兮兮地朝秦悦望了一眼。

    秦悦心肠一软,拒绝的话就卡在了喉咙里。

    周浩然见状,立马出言阻止“你别想留在这儿享乐,门中还有一大堆事等着你去处理。”

    秦悦顺着他的话往下说“我确然不宜停留,让东笙道君失望了。”

    东笙略带惋惜地道了一句“无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