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94会敬卢初闻玉丹书 救叶荷首驱斗法兽2

章节目录 94会敬卢初闻玉丹书 救叶荷首驱斗法兽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西门余庆鄙夷道“你既然知道我是谁,为何还敢和我相争?”

    秦悦心道正是因为知道你是谁,才不忍这孩子落到你手里。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轻笑一声“阁下这话,倒有几分仗势欺人的意思。”

    “你是谁?敢不敢自报家门?”西门余庆见她说话丝毫不留情面,一时也拿捏不准她的身份。此间毕竟不是西门府一家独大的怀风城,他唯恐招惹了什么人物,尚有几分顾忌。

    而秦悦觉得自己在南域没有什么“家门”可言,说不出一个能让西门余庆忌惮的身份。心中有些遗憾——这儿若是在北川就好了,掌门幺徒的名头很是响亮。

    西门余庆见她不答,心中的顾忌倒少了很多。兼而适才种种,让他深感颜面扫地,遂一声厉喝“哪里来的宵小之徒!”

    秦悦才不理会他在说什么,她只想速战速决,不想做无谓的口舌之争。于是率先拿出了灵石和净颜丹“依照方才的价格,这里是八百个上品灵石。道友你看可好?”

    八百个上品灵石就相当于八万个普通灵石,不过上品灵石难得,一般不会拿出来买东西。秦悦此举实为暗示她身家丰厚,好教西门余庆知难而退。

    那女修正在为难,见二人相争也唯恐惹祸上身。净颜丹实在合她的心意,她干脆收下了秦悦的灵石“这孩子就卖与道友了。”

    秦悦无心再看接下来的扑买,轻轻揽过小女孩,慢慢地走远了。西门余庆心里很不痛快,脸色越来越阴沉,很快也站起来走了出去。

    秦悦一出门就唤出了木莲,飞出一段距离后,蹲下来和声问道“你从俗世何处而来?我送你回家。”

    女孩不说话,怯生生地摇头。微微仰首看着秦悦,脸上泪痕未干。

    秦悦看得心肠一软,又不知该如何与她交流。两人相视无言。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一声大喝“受死吧——”

    是西门余庆的声音。秦悦一把拉过女孩,利落地转身,险避过了杀招。回首一看,只见一个粗犷男修提着一把灵斧,怒气冲冲地看着她。

    秦悦看不出他的修为,想来应是个元婴修士。越级挑战她做不到,更何况还得护着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她没想到刚才的争斗竟然会引来杀身之祸。

    她迅速地分析着现在的处境,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阁下既然想偷袭,又何故要大喝一声?教我反应过来,及时躲开。”语气颇为嘲弄。

    西门余庆冷冷笑道“你有什么可得意的。你一介结丹修士,何须我放在眼里?今时今日,你们二人一个都逃不了。”

    “那可未必。”秦悦太欣赏他这目中无人的性格了。正因为他确信对付自己不成问题,所以能容她“苟延残喘”。

    西门余庆被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自然怒不可遏。手上的灵斧转了个方向,径直朝着秦悦扔了过来。

    秦悦早有准备,踏上木莲接连换了几个位置。袖中一道银光飞出,一团火焰升腾出来,萦绕在西门余庆身前。后者眸光一变“六品玉泉兽?”

    小兽第一次被放出来斗法,虽说经验不足,但其兽类的本能尚在。西门余庆是元中修士,按理说,比一个六品灵兽的修为高了一些。但小兽一身威压得天独厚,能让西门余庆动作微微停滞。

    与此同时,萦绕在西门余庆身前的火焰银光大作。他措手不及,慌慌张张地拍出一张水符。恍然间觉得这火焰的气息十分熟悉,很快就想起了往事“原来是你!府中水牢就是你炸的!”

    秦悦不知道玉泉兽后来把人家水牢给炸了,闻言自然不知所以然。

    西门余庆自感这灵兽棘手得很,今日恐怕不能如愿取这女修的性命。看了一眼远处悠然安坐于木莲的秦悦,扔下一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然后就踏上飞行道器遁远了。

    秦悦托着腮,欣然不已——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也能越阶挑战。今后有了这玉泉兽,斗法可谓无往不利。

    玉泉兽蹦达着跑回来,秦悦给它喂了颗丹药“你如今也能派上大用场了,就是不知你是如何进阶的。”她只记得大概两个多月没见到小兽,它就从五品升到了六品。

    小兽莫名地后退了一步。

    秦悦没有在意,转身抚了抚那个小女孩的后背,安慰道“没事了,别怕。”

    女孩犹豫了片刻,突然跪了下来,连连顿首道“叶荷拜请姐姐收留。”

    “你叫叶荷?”秦悦把她扶起来,“你不想回家吗?”

    叶荷的眼神渐渐由迟疑转为坚定“我想修仙,我想如姐姐这般腾云驾雾,我想不再……受人欺凌。”

    秦悦大为触动,又怜惜她的遭遇,遂把她一同带回了木摇宗。回到洞府以后,亲自收拾了一间屋子给叶荷住下。然后就听这小姑娘说了句“谢谢姐姐关护,我必定不会给你惹麻烦。”

    她说话很沉稳,根本不像一个九岁的孩子。可想而知,她经历了多少事,才把性格磨砺成了这样。秦悦拍掉她肩膀上的灰,道“往后你便在这里住下,没人会再来招惹你。再过两三年,我便请人引你入道。”

    叶荷低下了头,脸颊渐渐变红“姐姐,我饿了。”

    秦悦辟谷多年,身边早就没有了辟谷丹。所幸她是个贪食之人,这些年封存着的灵果倒有不少。拿出几个递给叶荷“你先将就着吃着,委屈你了。”

    叶荷感激涕零“不敢。我从未想过,我能有这么一天。这样的生活,不知比以往好了多少倍。”

    秦悦听她这么说,就略略把心放了下来,嘱咐她好好休息,不必再担惊受怕。

    向晚之时,席昭捧了几张符箓来请教。秦悦虽曾试过制符,但没多大的领悟,只好道“我于制符并不精通,让你白来一趟了。”

    席昭也不觉得可惜,把符箓收了起来,笑着换了一个话题“听闻前辈领回来一个孩子?”

    “嗯,是个小姑娘,名唤叶荷,水系单灵根的资质。”

    “木摇宗专修木系法术,她留在这儿恐怕学不了什么。”

    “我倒没考虑到这个。”秦悦有些苦恼,“暂且让她住在这儿吧,其余的等她入了道再说。”

    席昭又换了一个话题“前辈擅长炼丹,我明日能否带些丹方来求教?”

    秦悦犹在自言自语“也不知门中谁有水系的修炼功法,我好借来给叶荷看看。”

    席昭微怔。

    秦悦想了想,道“对了,你去找些辟谷丹,送到她房里去。”

    席昭很快知晓了轻重,应了一声“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