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水系女应惭寄篱身 碧霄竹合毁故人手1

章节目录 水系女应惭寄篱身 碧霄竹合毁故人手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六十章水系女应惭寄篱身,碧霄竹合毁故人手

    后来周浩然见过一次叶荷,啧啧感慨道“墨宁懒成了那样,竟然还有工夫教养你。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也不知你是哪一世修来的福缘。”

    小姑娘对掌门很是敬畏,连忙规规矩矩地作答“前辈再造之恩,叶荷没齿难忘。”

    物换星移,岁月飞逝,这已然是两年后的事了。

    两年以来,秦悦依旧没有找到适宜炼制毒物的灵宝,自然没办法去拜访那个擅长阵法的常梵长老。不过阵法一事再未影响她的睡眠,所以她并不急迫。时常钻研音攻,自得其乐。

    叶荷渐渐明白了秦悦在木摇宗的地位,不敢再追着喊她“姐姐”,只随着众人一道唤她“前辈”。秦悦不是在意称呼的人,有时听见“姐姐”二字还能想起慕玉;叶荷改口后,她反倒有些怅然。

    如今叶荷已然十一岁,当初稚嫩的面容长开了,出落得眉眼如画。修真界的女修大多风姿绰约,盖因修炼后有灵气滋养,肌肤自然白皙红润,显得其人娇俏甜美。但叶荷尚未入道,倾城之姿已然初显,可见其天生丽质。

    秦悦看着叶荷一天天地长大,早就开始四处打听木摇宗内哪个道君有水灵根。奈何木摇宗专修木系,没让她寻到一个有水灵根的。

    秦悦心想,元婴道君都没有,她就在结丹期弟子中找一找。挑一个合适的,让叶荷拜入其门下。她刚入道,有个结丹前辈指导,也是很好的。

    可惜最后挑出来的人选,要么德行有失,要么已经放弃了水灵根,总之没一个合秦悦心意的。她一气之下,自去挑了一部水系功法,亲自教导叶荷。

    秦悦想,她师尊秦昌并没有木灵根。也曾指导自己入道。所以自己只需把叶荷引入修仙大门便可,用不着精通水系法术。

    所以她对叶荷说的第一句便是“我只会指导你入道,将来具体的修炼过程,全靠你自己领悟。几句点拨而已。你也不必拜我为师。”

    叶荷年龄虽小,心智却很成熟。见秦悦一直为她筹谋,早就心存感激。听了这番话,连忙应道“叶荷定不负前辈所望。”

    于是秦悦就把当年秦昌说的话复述了一遍,详细地讲了引气入体的技巧。叶荷聪颖。不出两天便成功了。然后就一直在研读秦悦给她挑的功法,废寝忘食。

    秦悦无比欣慰——这孩子比自己当年勤奋多了。

    叶荷得了空就会打坐修炼,修为蹭蹭往上蹿,三月之后,就到达了炼气四层。人人皆道她如此刻苦修炼,是为了报答墨宁的悉心教诲。秦悦也常听人说自己教导有方,心中得意非常。

    行远两年前被秦悦罚去照料碧霄竹,常常往来于彼处和木摇宗,时不时回来递送宗门大小决议。

    这****朝秦悦洞府走的时候,正巧遇上了叶荷。打过了招呼就把手上的玉笺交给她,道“你既然顺路,就烦请你帮我递给墨宁前辈,我就不往那条路上走了。”

    叶荷自然应下了。

    她回到洞府后,发现秦悦并不在房中。听见院子里隐约传来了谈话声,遂往那边走去。

    走近了就听清了秦悦的声音“我几年前去虔正宗,带回了不少灵茶,一直忘了分给你们。”

    “虔正宗灵茶?传说它于道心很有裨益。”是席昭的声音。

    “确实有清神明思之效。”秦悦笑了笑,“这些你都拿去,记得分一半给承影。”

    “前辈怎么不给叶荷留一点?”

    院外的叶荷听到此处。不自觉地捏紧了手上的玉笺。

    “叶荷么……”秦悦淡淡道,“不必留给她。”

    叶荷脚步一顿,心绪莫名。无心再听那二人说了什么,就飞快地跑远了。

    院内的秦悦继续道“这灵茶的味道苦得很。她年纪小,修为低,我怕她受不了。等她筑基后再尝也不迟。”

    席昭羡慕不已“前辈当真事事都为叶荷考虑。”

    几天后,秦悦待在屋子里,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桌面,口中喃喃“琴身。琴意,琴心……时机未到,领悟不了,可惜了。”

    这时门外传来一道声音“晚辈行远求见。”

    秦悦微微抬眸“进来吧。”

    行远推门而入,二话不说,扑通一声跪下了。

    秦悦站了起来“你这是做什么?”

    “我……”行远欲言又止。

    秦悦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强行把这感觉压了下去,敛眉道“有话直说。”

    “前辈恕罪。”行远面露挣扎之色,“我……晚辈没能看顾好你的碧霄竹。”

    秦悦脸色变了“什么意思?”

    “那根碧霄竹,被人连根毁去了。”

    秦悦下意识地一拍桌案“被谁!”

    “晚辈不认得那人。是个女修,自称烟枝。”

    栖雁城外,小仙境里,遇见的那个烟枝?秦悦想起来了。当时她还道“我烟枝今日无缘取你性命,来日必偿此憾恨。”没想到有朝一日,她会毁了自己亲自养出来的碧霄竹。

    思及当年为了催熟碧霄竹,花费了整整十年的光阴。灵元损了大半,后来更是沉睡了五年。况且,这竹子是她打算留着炼制本命法宝的,竟然被连根毁去了。秦悦的心情顿时不太好了,只想亲口去质问那个烟枝“不知憾恨偿否?”

    行远看着秦悦郁闷而愤懑的表情,小心翼翼地继续道“那女修还说,还说……”

    “还说什么?”

    “她还说,毁了两节竹子,不过是件小事。”行远吞吞吐吐,“当年前辈杀了她道侣,她将来定要前辈……以性命相抵。”

    秦悦愣住了。她修仙近百年,从未下狠手杀过人。只有一个男修除外,就是原本想杀她夺宝的顾恩义。她那次本也没想取其性命,奈何没有控制好木莲,把人家一举击杀了。

    几十年过去了,她对这件事的看法早就有了改变。一来,顾恩义本来想谋财害命,最终偷鸡不成蚀把米,实属正常。二来,他为人奸恶,并非善类,自己杀了他也不算罪过。

    没想到烟枝竟然是顾恩义的道侣……秦悦不由感慨命运像把所有人都联系在了一起,兜兜转转一圈,就又能遇上了。只可惜人家拿了自己辛苦栽种的碧霄竹来泄恨,日后再见,恐怕是敌非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