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补阵眼器灵识异兽 持雷符天昊斗昔鹏2

章节目录 补阵眼器灵识异兽 持雷符天昊斗昔鹏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周静悄悄的,空无一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秦悦走了一段路,半个人影都没看见,心中不免怀疑莫非大家都上了第三层?

    眼前渐渐出现了一片阴影,秦悦抬眸一看,只见一只巨大的怪鸟扇着翅膀,缓缓飞来。它宽大的翅膀遮蔽了明媚的日光,所经之处,参天大树都被连根扫落。

    秦悦总算看见了人修同伴,聚集在不远处的一个空地上,有的神色焦灼,有的面露惊恐。

    这时身后那只器灵突然说“这是昔鹏!快逃!”

    秦悦赶紧往人多的地方狂奔。她乘着木莲,速度不慢,器灵追都追不上,只好高声大喊“别去!挑人少的地方走!”

    这句话不仅秦悦听见了,在场修士几乎都听见了。众人顾不上判别真假,就纷纷朝各个方向逃窜。

    旋即传来了非常尖锐的鸟鸣声,众人神识一痛,飞行的动作都慢了下来。

    原速逃离的人只有秦悦一人。她至今没有修炼出神识,此类攻击根本不能影响她。她只管挑僻静幽深的地方走,很快就脱离了那只怪鸟的视线。

    这里被重重树木环绕,像是一个天然的屏障,与外界相隔离。秦悦心有余悸地靠在树上,看着慢慢跟来的照心灯“昔鹏是什么妖兽?”

    “据说属于鲲鹏一脉,没想到会在这里出现。”器灵不紧不慢地说,“它极擅攻击神识,最喜生啖人修。”

    神识?秦悦想到刚才那道凄厉的鸟鸣声,顿知自己逃过了一劫。

    曾经,白若利用神识把她送进了原火;如今,她却因为没有神识侥幸避祸。多年以来,自己没能修炼出神识,一直深以为憾。现在看来,神识一事已经说不清福祸,道不尽劫缘。

    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秦悦隐匿了气息。躲在暗处。两个缓步走来的男修映入眼帘,正是先前看见的灰袍男子和他的师侄,那个瘦弱青年。

    秦悦还记得在第一层的时候,青年远远看着他师叔。见死不救。而现在两人并肩走来,像是极为融洽。

    这时灰袍男子说话了“此番躲避昔鹏,多亏了景元师侄相助。”

    景元便是那个青年。他规规矩矩地回答“师叔言重了,同门之间,本该互为襄助。”

    “我先前并非有意拦你进塔。实在是因为此间险境重重。而你又抱病在身,师尊挂记得很。”

    “让师祖担心了。”景元的语气依旧谦卑,眸中却有一丝森寒划过。

    “这次便罢了,往后你可要好好待在宗门养病。”

    景元没有回答,而是挑剑直指树木深处,冷喝“谁在那里!”

    秦悦看着明晃晃的剑尖指着她藏身的地方,心下骇然不已。正准备走出去解释一番,就看见前方的树丛里出现了一个人影,苍颜白发,怅然出声“如今真是英才辈出。我用了隐身符竟然也能被察觉。”

    秦悦收回了跨出的脚步,悄悄打量着那个人。

    那人是结丹后期的修为,银发白须,老态尽显。但这世上只有年岁逾过千年的人修,才会青春难继。结丹期修士统共就八百年的寿命,按理说,不可能露出半点老相。

    秦悦揣测,这人一定服食过某种增寿的灵药,可惜机缘不够,一千多岁了还没能结婴。

    景元看了眼出现的老者。依旧持剑长指“出来。”

    秦悦一动不动,就等着再出现一个人自投罗网。

    景元继续道“这位道友的敛息术没什么差错,偏你身后有个灯笼暴露了你的行踪。”

    秦悦回头一望,果然看见照心灯在身后高高挂着。

    她恨恨地把照心灯按下来。恶狠狠地问“你故意的是吧?”

    器灵小声回答“谁知道你在躲藏……人修的鬼心思真多。”

    秦悦颇为郁闷地走了出去,和一对师叔侄和一个老者打了照面。

    出来的竟然是个女修,三人都有些讶异。景元盯着她身后的照心灯看了很久“道友这灯笼不像寻常之物。”

    秦悦本想赞一句“阁下好见识”,但想到他在自家师叔遭祸之时冷眼旁观,心中对他的品格很是怀疑。因而谨慎回道“不过是件中阶道器,能有什么不寻常。”

    景元不再多问。用探究的目光看了几眼秦悦,然后自报家门“我师承澄笔宗,道号景元。这是我的师叔,拂光。两位既然能躲避昔鹏的追捕,必然有奇能异宝傍身。我们四人不如互结同盟,共闯九重塔。这样机缘或许会多得一些。”

    那老者率先答道“在下天昊,正有此意。”

    秦悦有些犹豫。她和这三个人素昧平生,此时若是贸然结盟,日后难免会起利益纠纷。

    而且,这拂光和景元师承一脉,若是遇见宝物,二人为求独吞灵宝,难保不会联手,对付她这个势单力孤的女修。

    秦悦正打算拒绝,恰在此时,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我想加入,不知可否?”

    来人又是一个女修,拂光冷冷看去,心中极为不快这两个女修都自己渡过了昔鹏之劫,而自己却要依靠景元才有幸得脱。她偏偏还一副毫发无损的形容……真是让他在师侄面前丢尽了脸面。

    秦悦转身,讶异道“李雁君?”

    她之所以惊讶,并不是因为她不相信李雁君有能力躲避昔鹏,而是因为她觉得李雁君为人小心谨慎,性情孤僻冷静,不像是轻易与陌生人结盟的人。

    “真巧,你我又见了一面。”李雁君淡淡地应了一声,神态自如。

    “原来你二人是认识的。”景元道,“一路上倒能互相关照。”

    秦悦本没想同他们结盟,但李雁君这种性子的人竟然愿意加入,倒让她好奇其中缘由。所以她也点了点头,道“如此,我们五人就相伴而行吧。”

    “昔鹏在此,外面恐怕已经血流成河。”拂光冷哼,“我们困在这里,结盟又有何用?”

    “此言差矣。”天昊当即接道,“我们若一直待在这里,昔鹏早晚会循息追来。此地不宜久留,当务之急,应该是尽快找到通向第三层的阶梯。”

    显然拂光很少被人反驳,闻言有些恼羞成怒“景元,你说呢?”

    “我们五人既然互为盟友,自然要听众人的意见。不知李道友和……”景元看向秦悦,“和这位道友以为何如?”

    李雁君不置一词。

    秦悦也只回了一句“我道号墨宁。”

    她的目光在两个年轻修士身上来回打转。这个叫景元的男修,分明是拒绝帮衬他的师叔拂光,这才转而问她们二人的意见,祸水东引,不知是何意图。(。)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