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章节目录 冰魄收怒语谈因果 四层临虚空吐真言1

章节目录 冰魄收怒语谈因果 四层临虚空吐真言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六十四章冰魄收怒语谈因果,四层临虚空吐真言

    景元正巧在用神识探查四周,自然发现了秦悦。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他看着这个女修散漫的姿态,一抹讶异从眼底升起。

    “道友怎么一个人走在后面?”景元道。其实他并不好奇这个,他只是很想知道为何她分明是在秘地探险,神情却悠闲惬意,仿佛在自家洞府门口散步。

    “哦,我跟着你们走的。这里禁飞,我步速不快,你们只管走便是,我会慢慢跟上来的。”秦悦实话实说。

    景元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突然有些摸不透她的心思。转念一想她和李雁君是旧识,估计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故意落后几步路,必有她的意图。

    有时候思虑过甚不是什么好事。单纯的秦悦就被景元这般错看了。

    又走了一段路,景元突然停下,敲了敲一面冰墙,揣测道“在这儿?”

    慢慢跟上来的秦悦操纵木莲撞上去,道“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木莲转了个圈又回来了,冰墙纹丝未动。

    拂光见状,拿出一张符箓扔了过去。

    冰墙一寸一寸地裂开,很快整面墙上都是冰裂的纹路。然后“砰”的一声巨响,冰墙轰然倒塌。

    三人抬眼一望,果然看见了李雁君。背对着他们,周身灵气缭绕。

    走近了才发现李雁君的情况不妙,面容青黑,唇色发白,分明是灵力枯竭之兆。她的双手正握着一团蓝色的东西,抓得紧紧的,景元辨认了许久,惊道“冰魄!”

    冰魄者,雪之精魅也。天地孕育,造化赋生。李雁君此刻的情形,竟然是想收服冰魄。可惜修为不够,反被冰魄倒吸灵力。

    “李道友,我劝你尽快停下。”景元看着李雁君,缓缓道。“我曾经听说冰魄和冰焰相伴相依,你若没有冰焰,怕是不能把冰魄收为己用。”

    李雁君神情痛苦,不知道有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

    “冰焰?我有!”秦悦突然道。

    景元又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她。冰焰是异火,并不常见。想要获取更是困难至极。这女修当真有冰焰?

    秦悦在玉镯子里来来回回翻了几遍,都没找到那个晶莹的火苗。但很快她就想起玉泉兽曾经把冰焰抱走过,不过小兽现在出不来,无法问它冰焰何在。

    景元看秦悦半天没有动静,忍不住问道“你的冰焰……”

    “不见了。”

    景元的表情很丰富。他觉得这话半真半假,冰焰至宝,总不会随意丢弃遗落,这女修应该是不想拿出来而已。但她既然不想拿出来,刚刚为何要说自己有冰焰?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景元心里不太畅快。他极擅揣摩人心,多年以来。无往不利。今日却几番看不透这女修的心思。这也便罢了,偏偏那个叫李雁君的女修,也精于猜测人心。他们两人棋逢对手,恐怕一直在互相算计。

    可惜此时的李雁君像是神思不清,双眸渐渐木然地阖上,紧握冰魄的手也慢慢地松了开来。

    秦悦大喊一声“不好!她灵力耗尽了!”

    拂光对李雁君有偏见,自然不会上前搭救。秦悦断不会袖手旁观,连忙扶住李雁君快要倒下的身子,轻轻摇了摇她“醒醒,醒醒。”

    冰魄脱离了束缚。飞一般地逃走了。景元本想捉住它,但李雁君前车之鉴在此,他也怕灵力被吸食得一干二净,只好放弃了。

    秦悦给李雁君喂了不少丹药。但毫无作用。看着一旁站着的两个男修,她喊了句“你们过来看看,这是什么缘由。”

    两人动都不动。

    秦悦不敢置信“我们四人先前有同盟之约,如今情况危急,你们竟然不施援手!”

    拂光翻了翻眼皮“道友说笑了。此女先前向我讨要良思符的时候,怎么没想起同盟之约?”

    “你……”秦悦没想到他会这么说。“那符箓的制法是你自己愿意给她的,作为她救你出塔的交换,如今反倒成了你坐视不管的理由!”

    “道友既然这么说了,我就实话告诉你,那良思符制法,是我师门秘事,不可外传。”拂光微微露出了狠辣的表情,“这李雁君,折在这里才好!”

    一旁的景元听了这话,突然上前走了半步,看了眼仍在给李雁君喂服丹药的秦悦,又默默地退了回去。神情隐含忧虑,不再不为所动。

    拂光虽然巴不得李雁君陨落,但也不会阻止秦悦救她。一来,他怕损人性命,耽误道心;二来,他看李雁君已然气息全无,八成是救不活了,恐怕最后还是难逃一死。

    但秦悦拧着他来,他还是不免挖苦几句“也不知是谁给你取的道号,这般没有远见。修真界见死不救的事多了去了,你事事都看不过眼,还想安安宁宁地修道问仙不成?”

    李雁君情况糟糕,秦悦正焦躁不已,突然听见拂光的话,顿时怒不可遏“我师尊给我起的道号,岂是你胡乱置喙的!宁之一字,取宁静祥和之意,求安宁长生之心,何须你质疑!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墨宁的师尊你还辱没不起!”

    秦悦第一次这么暴躁地发脾气,拂光和景元都愣住了。秦悦看了他们两人几眼,突然笑道“拂光道友,我奉劝你一句,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你今时见死不救,来日此情此景必定轮到你!”

    她险些忘了,在九重塔第一层,他的师侄景元便是远远看着他与灵刃相搏,没有上前搭救。这话说出来,确实有几分事实可依。

    拂光也恼了,任谁都不会甘愿受到这种诅咒。他一甩袖子,傲然道“我的事,也容不得你乱讲!”

    “我是信口开河还是言必有据,有朝一日,你定然知晓!”秦悦说罢,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景元。后者刚好也在看她,神色微讶。

    秦悦今天气得厉害,干脆又添了一把火“景元道友怕是再清楚不过!”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拂光转身面对景元,话却是对秦悦说的。

    景元挑了挑眉“墨宁,我师叔方才辱没你的师尊,是无心之举。你消消气,我代师叔向你道歉。”

    秦悦连连抚掌“阁下真会说话。避重就轻,我今天算是见识了。”

    说话间,一团蓝色的漂浮物慢慢飞了过来,绕着李雁君打转。突然化作了一道长线,没入了她的眉心。

    这团蓝色正是冰魄。李雁君突然动了动,睁开了眼眸。(。)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